会见师涛是我的一桩心愿,师涛被难的时候,我没有律师证,没有办法越过重重高墙铁门去见他。最近我被批准重新执业,听湖南的朋友说,他又面临婚变,我立即联系他母亲,毛遂自荐为他代理。其实,离婚代理不过是个借口,更重要的是我想见见这位为了追求新闻自由而失去十年自由的诗人。聊表仰慕之意。

母亲的心

10月24日我从青岛飞到长沙,通过朋友先见到了师涛的母亲高琴声女士。高妈妈是位退休女教师,今年60岁了,气质高贵,风度娴雅,是一位典型的知识女性。她早年丧夫,一个人养育了三个儿子,师涛是她的长子,也是她心目中最优秀的儿子。说起师涛、张林,高妈妈泣不成声,她问我:他们都是多么优秀的人才啊,这个国家为什么要毁灭他们?高妈妈的话我无法回答,不知道我们的执政者如何回答?这些年来,有多少我们民族最优秀的儿女因为理想、因为言论、因为追求国家的光明前途被关进监狱?独立中文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追踪的案例,仅仅限于被因言治罪的就有六十多个。这里面有蜚声中外的博士、教授、学者、作家、记者,他们是这个民族的精英和希望啊。但是他们却被统统送进监狱,和强奸犯、贪污犯关在一起,并且受到连前者都不如的对待。

关于师涛泄密案,高妈妈还说出了另一个不为人所知的天大秘密。早在案发以前,师涛就受到了那个国家最隐秘机关的关注,但是因为诗人写的东西,要罗织罪名构陷入狱不太容易,人家才迟迟没有动手。师涛参加的那次导致他入狱的绝密会议,其实他根本没有理由参加,因为他在前一天就提出了辞呈,离开这家报社了。但是报社的领导还是在他已经辞职以后通知他参加会议,并且宣读了那条要命的绝密文件摘要。高老师问我,你是律师,你觉得这是不是一个圈套?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判决书上师涛的职业会是“无业”而不是“记者”,警察、检察官、法官对师涛一天之差的身份变化是多么清楚!原来人家早就知道师涛的价值取向,知道他会“泄密”,就是看到师涛辞职才急不可待的决定让他“泄密”的啊。根据刑事心理学,如此周密的设计,师涛几乎没有可能跳出这个圈套。这一圈就圈走了师涛十年自由,这是个多么可怕的警察圈套啊。究竟是不是圈套,目前我们当然只是推测,但是,我相信总有一天,那个神秘单位的卷宗曝光的时候,一切都会真相大白。高妈妈为了儿子,卖掉了在陕西的房子,带着小儿子师伟来到长沙租房居住,已经11个月了。我问她这是为什么要这样?她说,“每个月可以有两次探监的机会,我住在这里,看儿子方便啊。”高老师身患冠心病,已是风烛残年。师涛虽然已经二审终审,但是她仍然打算在长沙住下去,儿子坐十年牢,她也要在这里陪住十年。我把高老师的这个决定告诉法官时,女法官感动地说:可怜天下父母心,这就是母爱啊。

诗人情怀

赤山监狱是湖南最有名的监狱。坐落在洞庭湖里的一个岛子上。这里关押的都是十年以上的重刑犯。著名的八九天安门毁损毛泽东像案的“主犯”喻东岳也关在这里。我在一个风雨交加的下午,经过许多繁多的手续见到了师涛,因为师涛案的特殊情况,监狱方面安排了两名警察陪同会见。下面是谈话笔录(节录)

李:师涛先生,你好。我是你母亲委托的李建强律师,代理你与妻子的离婚案件,你是否同意?

师涛:同意。我母亲说过了,我还以为是李建平呢,我还想呢,李建平怎么改行当律师了?

警察:原来你们不认识?

李:对,这是第一次见面。(这时警察有事暂时离开,我悄悄说,李建平也进去了。你们是上海的同学?)

师涛:是啊,他怎么了?

李:写文章,被控诽谤罪。

师涛:判了没有?

李:还没有。(这时警察要求我暂时离开,等候另一个警察到后再继续会见。半个小时后,另一警察到后,我们继续谈话。)

师涛:我不同意离婚有三个理由,1、我的案子是冤案,我现在正在向最高法院申诉,我坚信能够改判无罪。妻子要离婚是受到了单位的压力,不是真的感情破裂。(2、3略)。

李:晓波先生和笔会的朋友们都很关心你,希望你能保持开朗的心情,你正在被笔会推荐在国际上获奖,晓波也发表了给雅虎总裁的公开信。对它的起诉正在预备中,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师涛:感谢晓波,感谢朋友们。我现在情绪已经完全稳定了。我妈妈经常来看我。生活环境、劳动条件也不错,身体也很好。请朋友们不要挂念。其实监狱并不像外界认为的那么可怕,我也可以读书,可以通信,可以打电话。朋友们可以给我寄书和杂志,张耀杰寄的两本书我都收到了,只要不是敏感的和色情的书籍我都能收到。

李:是吗?(两个警察都微笑,表示同意。)

师涛:这里的案犯都是重刑犯,很多都是无期甚至死缓,我是最轻的。在这里没有受到不公平的对待。

李:你的校友小乔也就是李剑虹让我问候你,她来看过你母亲,以后会照顾她老人家的。

师涛(眼里含泪,很激动):感谢她。

由于警察严密监视,除了离婚的问题,其他我们不可能谈的太多,这是大概的内容。有个警察事后跟我说,师涛跟别的犯人没有什么不同,如果表现好,也可以减刑,早日出去。我问,那么喻东岳被判15年,怎么到如今还在这里?警察很警觉地问:你怎么知道喻东岳在这里?我说,全中国都知道。那是16年前的大案啊。警察解释,喻东岳进来后精神出了问题,一直没有劳动改造,所以也不好减刑。

师涛对他的妻子还是一往情深,他说,不愿意过多连累她,为了她的名声,愿意在适当的时间主动提出离婚。他还特别嘱咐我,你不要像代理一般案件那样对待,不要让她感到伤害。已经婚变,还在情中,这就是诗人情怀啊。

无奈的离婚

根据我与师涛的约定,我到太原去见师涛的妻子。经过法官的联络,她在单位领导陪同下跟我约见了。这是个单纯、坦诚的女孩,她对我说,她只是个普通的女人,她没有跟师涛一样的社会理想和政治抱负,也只想过普普通的平安的日子,师涛案件的发生让她承受了巨大的压力。那个秘密机关长时间传讯、监听和跟踪她,所有的朋友都不敢跟她接触,她所在的报社领导频繁找她谈话,明言如果不跟师涛离婚就只能让她下岗!陪她来的那个单位领导对此给予肯定,他说,我们是新闻单位,我们对自己的记者有特殊的要求,现在报社内部竞争激烈,像王媛的这种情况,如果不能尽快解决,恐怕不能再跑采访了。山西的这家报社确实敌情观念鲜明,几天后我们在赤山监狱相见时,法官告诉我,他们居然要求派人到湖南来监督王媛开庭的态度,这个无理且过分的要求被法官拒绝了。

对于王媛女士的离婚要求,我经过和师涛先生商定,表示同意,毕竟师涛先生身背十年冤狱,一对小夫妻刚刚结婚一年多就要高墙永隔,大难临头,劳燕分飞,本在情理之中。为此,我们对原告的离婚请求不提出异议。虽然,我们也清楚的知道,判决离婚的实质要件是夫妻感情破裂,没有和好希望。而本案根本不存在这样的情事。师涛先生愿意把这个悲剧看作一种外来强力对个人幸福的摧毁,看作自己追求自由理想所付出的代价。王媛女士的选择有外来压力的因素在起作用,一个年轻柔弱的女孩的肩头承受不了这种巨大压力的时候,她做出任何选择都是应该得到理解的。我的态度得到了王媛的认可,我们商定本月24日在赤山监狱再跟师涛进一步落实这个共识。

10月24日下午,两位女法官、王媛和她的律师我和高老师一起汇聚赤山监狱,因为办手续耽搁了一段时间,我们进入第六监区临时法庭时,王媛已经和师涛在进行私人谈话了,法官说,他们谈得不错,可能不需要正式开庭了。他们很快就离婚、财产分割达成了协议,我们双方的律师几乎没有参加什么意见。原来原告在诉状中称没有共同财产,王媛解释说是为了少缴诉讼费,并不是真的要独霸全部财产。这样,最后商定的结果是,房产价值22万(合同价)归王媛,债务15万元也归王媛。师涛的个人财产3000册书籍,资料和手稿,100张碟片和衣物等归师涛,王媛另付师涛30000元现金。法官说,这个结果要通过判决体现,双方不服还可以上诉。调解结束,两人紧紧拥抱、缠绵悱恻,难舍难分,法官、警察和我们律师远远站在一边,让他们说了半个多小时的情话。我对法官说,这哪里是离婚?这是正在上演的一出梁祝悲剧啊。

从湖南回来,就得到师涛获得国际新闻自由奖的消息。天意从来高难问,世间正理是人心。我想,这获许是对这位狱中诗人和他母亲最好的褒奖吧。

2005年11月13日于青岛虎山居

(民主中国2005年11月)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