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忍无可忍,老艺术家们站出来了,在京城开了一个座谈会,大声疾呼:“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推动网络歌曲健康发展。”老人们赤心拳拳,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在年轻人的音乐世界里,他们的话不过是一块石头砸进大海里,泛起一阵涟漪之后,很快就会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如果你觉得悲哀的话,那么这是新陈代谢的生命本身的悲哀。

在我看来,这件事的本质,其实是代沟问题。老年人对年轻人看不惯,这是很自然的事。不要说这些艺术家,就我自己,偶尔打开侄辈的BLOG,看见他们的那些火星文,听着他们挂的那些歌,都忍不住要感叹:什么玩意儿啊!

代沟问题常常被替换为雅俗之争。老艺术家们总是被质问:你们现在认为高雅的东西,比如李谷一吧,更不要说邓丽君(听歌)了,在上世纪80年代不同样有被认为低俗的时候吗?就是歌剧,高雅得不得了吧,也不一直都有雅俗之争吗?我们当年热爱的、老艺术家们现在还难以接受的崔健(听歌),早都已经老成经典了。

音乐当然有好坏之别,也有诚实与虚假、深刻和肤浅、熟练与生涩的不同,但怎么分?有人认为,电视上不应该播放的一些肤浅的歌,从诚实的角度看,我还真不认为它就比一些假大空歌曲差多少,而某些谄媚的假大空歌曲,也许正被列入高雅之列。

老艺术家们不反对那些歌曲,是因为他们听着习惯。把自己的习惯称之为高雅,把别人的习惯叫作低俗,这多少有点让人听着害臊。但是老人们真就那么认为,他们也有发表意见的权利,说了也就说了吧,大家不用那么紧张。

现在大家担心的是,这些人在无力“推动网络歌曲健康发展”之后,会不会气急败坏,然后游说权力,对网络歌曲进行查禁?我们应该思考的是,为什么老年人的艺术主张和修养,没有耳濡目染、春风化雨地传递给年轻人,而必须通过这么激烈的抵制号召甚至权力大棒来实现?

世界是年轻人的,这句话其实也不怎么正确———世界当然是大家的,年轻人应该拥有历史和传统,老年人毕竟见多识广,经验丰富,应该受到尊敬。我一向认为,虽然我们号称历史悠久的礼仪之邦,但是历史和老人在年轻人心目中有真正的位置吗?在西方国家,名胜古迹、博物馆、老记者、老歌手、老作家,受到的礼遇都比我们这里好。

这个问题比较复杂,就文化领域而言,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在我看来,老一代的精神要传承下来,应该靠自然的感染,而不是强行的灌输,更要警惕染指权力。抵制和呼吁,在形式上,其实更像年轻人的举动。艺术的力量也是人格的再现,如果老艺术家们能够在反省自我、体察人心、阐释社会方面做更多的事情,让年轻人感觉到正义、真诚和善良的激情,他们的影响力就会更大一些。

中国报道周刊2007-12-01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