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5日约金玉去潍坊参加丁汉忠法制研讨会。丁汉忠是潍坊市农民,因为居住的家园遭遇不明身份人员的野蛮暴力拆迁,丁汉忠及其儿子惨遭毒打,丁汉忠奋起反抗致两名犯罪分子死亡,实属典型的正当防卫,而潍坊市中院竟判死刑,与会者群情激愤,忧懑交集,阴风凄凄,山河晦暗,公义何在。

晚上在回济南的火车上,遇黑龙江哈尔滨一退伍的武警,甚健谈,说话投机,情绪渐热。

据他介绍,他在服役期间主要负责常年看守种植的特供水稻,专门进贡的,至于到哪一级享用,他们一直不知道。

他说,水稻的施肥是直接把健康的狗、羊勒死,做肥料;

水稻有虫,直接派武警战士用手摘,万万不可打药;

我们问那水稻有多么好吃?

他说他守卫了几年稻田,竟然从没有吃过,不知道什么滋味。收稻子时不能割,直接连根拔起,一起运走,一个稻穗都不能留下,这是铁的纪律。至于在哪里脱粒他们不能问的。

有人问割和拔有什么区别吗?

他说区别大了,割会掉下稻穗,拔是连根拔起,一点东西都不能留下,吃肉不吐骨头。

做的真绝!周围很多旅客听了都惊讶的目瞪口呆。

他说他的一个战友人极老实可靠,保密保的好,就被选派到南方常年守护高山上几棵稀有的茶树,不让人靠近,采摘后直接进贡,他们守护几年也是从没有喝过,根本不知道什么滋味,都是吃肉不吐骨头的。

周围的旅客也都联想到自己家乡的土特产最好的那部分也被贪官污吏给掳掠去,给上头进贡,自己是捞不着吃的,中国统治者们的特权特供现在发展到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地步,手段周密刻毒。

他说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黑龙江的一切都是国有的,矿山、森林、土地、工厂等等,没有老百姓的什么东西,所以这里从来都是连根拔起的,一车车运走:

满洲国时日本鬼子把木材、煤炭、铁矿石运走,他用不完储存到海里;

抗战胜利后苏联人把东北的一切值钱的东西都运走,甚至包括拆除的门窗,桌椅,老人们说这一运就运了半年多。

中共执政后也是靠东北作为基地,支援全国,一火车一火车的机械、石油、粮食等各种物资运啊运的,多少年来,回到东北的都是空车。

现在东北真的穷了,落后了,没有多少东西可运了,只有运东北的美女……

唉,总归是把东北连根拔起的,吃肉不吐骨头。

我说你们那里的违法拆迁相对来说报道出的比其他地方少一些。

他骄傲地说那是,哈尔滨的城管他不敢胡作非为耀武扬威,如果他欺负小商小贩,市民马上就会对他们群起而攻之,他们只有被救护车来走的份,狠了就送他们去殡仪馆。周围的旅客对哈尔滨人的血性充满了赞许羡慕。

他说谁要是在他们那里强拆,不管是警察、武警,基本上都不能得逞。比如有次派武警去强拆一个居民区,周围的居民到处都扔砖头石头,砸死俩武警,都找不出凶手。

强拆的主使者本人或他的亲属很快会受到严厉的关照,不会让他有什么好下场的.“

从潍坊到济南两个小时的路程,一眨眼就过了,临分手我们对这个朋友说哈尔滨人还保留着中国人的敢于反抗暴政的精神令人学习,建议中央电视台和媒体向全国推广一下哈。

2014年12月19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