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候选人来说,选民常被分为三种:我们的人、他们的人和中间的人。于是,选战获胜的方法归根结底也就是三种:增加“我们的人”,减少“他们的人”,争取“中间的人”。而要从整体的选民中分割出一块“我们的人”,就要有“我们”共同的东西,简单的如出身、籍贯、性别、姓氏——好比金门选举,陈、李都是大姓,其中陈姓更是一等一的大姓,只要动员所有姓陈的投姓陈的,估计就没李家什么事了,复杂点的比如信仰、理想等等。

而在所有的“共同”里面,“共同的敌人”是能量最高的。大敌当前,往往信仰、理想、恩怨统统靠边站,中国的一个成语最能说明问题,那就是同仇敌忾。没有什么“共同”,比“共同的敌人”更能让人们团结在一起了。

悲情,制造敌人

政治人物需要敌人,正如电影编剧需要敌人一样。美国需要邪恶国家,正如007电影需要恐怖分子、阿凡达需要入侵者一样。电影中那些怪兽、屠夫、残忍的外星人、冷血的机器人,是某类型电影大片不可或缺的东西。这的确是人性的弱点,我们一方面谴责暴力,爱好和平,可是如果一部动作片、悬疑片、科幻片一旦没有了敌人,有谁愿意去看呢?

你能想得到吗?这可爱的小猪扑满会突然成为绿营的选举利器,给马英九带来偌大的麻烦。

选举更需要敌人。这就是为什么每到大选前,美国鹰派声音就会甚嚣尘上。1994年,刚刚坐稳位置的李登辉为了巩固自己的领导核心,迎接1996年第一次直接民选台湾地区领导人,接受日本右翼作家司马辽太郎采谈,抛出震惊台湾和世界的声音——《生为台湾人的悲哀》。“这之前,掌握台湾权力的全都是外来政权。就算是国民党也是外来政权呀!一想到牺牲许多台湾人的‘二二八事件’,《出埃及记》就是一个结论。”

……

用游戏精神化解敌人

事情的起因是,蔡英文在台南造势,有三胞胎姊妹捐出“三只小猪扑满”。台湾监察部门只是提醒了一句未成年人选举献金法律上有限制,却被民进党因势利导发动为“小猪扑满运动”,民进党发言人表示,“发起运动,除实践为人熟知的小猪精神,用心不偷懒才能有成就,也是为了反制国民党的打压,期许民众一起用小猪的力量,力挺民进党,化不满的怨气为拼‘大选’的利器。”

“打压”——多么熟悉的字眼,民进党又一次用悲情制造出了“敌人”。三个小姑娘,“三只小猪”,大怪兽,剧本浑然天成,再经民进党文宣高手一改造,国民党就一直被动挨打。马英九跟蔡英文民调原先那么大的差距,因为“三只小猪”竟至生死一线。而且,小猪游戏还没完了,以后“三只小猪”回娘家、小猪嘉年华呢!

国民党也试图用“平安福”来反制,但没能破解“三只小猪”困局。收效不理想。原因之一就是“平安福”较“三只小猪”缺了游戏精神。

台湾人是爱玩的族群,“三只小猪”对绿营动员有限,真正打动的是中间选民,那些民调滑到蔡英文一边的选民,不过是被“三只小猪”的游戏精神所吸引和打动。“三只小猪”塑造出的清新勇敢可爱的形象,才是国民党难以应对的罩门。

所有的一切不妨回到游戏精神来。既然,“三只小猪”脱胎于童话和动画片,那么我们不妨从童话和动画片里去寻找破解“三只小猪”的答案。民进党版本的“三只小猪”,其故事架构就是小动物对抗大怪兽。如果去除了大怪兽,“三只小猪”就失去了意义。

美国和中国大陆有两部流行动画片似乎可以给人们以启示:一部是《猫和老鼠》,一部是《喜羊羊和灰太狼》。在现实生活中,猫和鼠,羊和狼,永远不可能和平共处。但在动画片中,猫时常被老鼠欺负,狼成了永远吃不到羊的可怜虫,特别是灰太狼,其怕老婆怕得要死、爱老婆爱得要命的性格赢得众多女性的喜爱,“嫁人要嫁灰太狼”成为流行语。在动画片里,猫和狼不再是威猛暴力的形象,而是通人性的小可爱。

国民党何不因势利导,顺水推舟将马英九打扮成整天被民进党欺负、怕老婆又爱老婆的“马太狼”。马英九的厚道在台湾已经深入人心,而马英九的“好丈夫”形象也是台湾女性的最爱。如果“三只小猪”对抗的“大野狼”根本就不存在,“三只小猪”靠什么聚集选票呢?

马英九既然是台湾地区的领导人,那就应该有胸怀有气度地邀请台湾各种颜色的猪,不管是蓝的猪,还是绿的猪,到他官邸做客,嘉年华上,一只灰太狼和一群五颜六色、戴着“平安福”的可爱小猪们,手拉着手载歌载舞,晚会的高潮是:大灰狼终于掀开他的头套,露出马英九那经典的憨厚笑容,啊,原来大灰狼其实是一只披着狼皮的羊,不,准确地说,是一只被民进党披上狼皮的“马”呀!

(摘自《南方周末》2011年12月8日版)

(《参选纪实》,孙文广/著,香港夏菲尔国际出版公司,2012年)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