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高飞 睿鹏网 2022-06-18 17:35 发表于四川

川籍知名媒体人王甘霖因一篇监督报道引发牢狱之灾,在被江苏邳州警方关押19个月后,2022年6月16日,备受关注的王甘霖涉嫌非法经营罪一案在邳州不公开开庭审理。在庭审陈述阶段,王甘霖泪洒法庭,当庭陈述他前后两次监视居住期间共坐了8天早已被废除的酷刑老虎凳。同时,此案另一涉案人张某某当庭曝出,他也遭遇了长达一个月的老虎凳酷刑。

王甘霖一案庭审持续两天,2022年6月17日开庭第二天,上午开庭伊始,因辩护人提交了排除非法证据、调取监视居住期间的录像两份申请,中止了举证程序,就是否存在变相肉刑、是否存在威胁逼供展开调查。

王甘霖在法庭上陈述,他被坐了长达8天的老虎凳。第一次坐老虎凳,是第一次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从2020年11月19日开始连续坐老虎凳五天。第二次坐老虎凳是第二次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自2021年3月24日开始连续坐老虎凳三天。驻所检察官曾到监视居住的房间,看到王甘霖坐老虎凳,但没有提出纠正意见。

王甘霖说,他还有挨饿和家人被威胁的痛苦经历。2020年11月18日到19日,连续36个小时不给吃东西,患有糖尿病的自己,身体特别虚弱。11月18日做笔录时,侦查人员让按照他们的意思供述,否则就要抓他的老婆和女儿。王甘霖说到动情处,声音哽咽,泪洒法庭。他担心家人,害怕被报复,这些一直不敢告诉律师。

王甘霖家属说,因为王甘霖一直是严重的糖尿病缠身,这次庭审见到他,整个人瘦的不成人样,简直不忍直视。上个月25日突发疾病,被送医院抢救一天,现在体重不到100斤。

另一涉案人张某某陈述,2020年11月17日,他在邯郸被刑事拘留后的三天时间,没有正常的睡觉,困了只能睡在水泥墩子上。那时已经是11月份,寒风凛冽,非常冷,冻得受不了。也是这时的三天时间,不给张某某饭吃。邯郸当地人实在看不下了,对侦查人员说,你们不能这样对待人,要出事的,这位邯郸人将别人吃剩的面包偷偷地给他吃。 张某某再次陈述,他在2021年3月24日到2021年4月23日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坐了一个月的老虎凳,每天长达17个小时。白天坐老虎凳晚上睡觉还戴上手铐,一只手被铐在床边的铁棍上。

在随后的庭审中,辩护人再次指出,王甘霖发布文章删除文章等行为,没有一样发生在邳州,邳州完全没有管辖权。

公诉人举证的《受案登记表》《发破案经过》载明,“自2020年以来,邳州市公安局网络安全保卫大队在工作中发现:犯罪嫌疑人王甘霖、张某某等人使用‘獬法’、‘等辩’等系列自媒体账号,以营利为目的,对山东、山西、贵州、广东等地重大刑事案件及党委政府进行负面炒作,从事有偿发贴、散步虚假信息、有偿删帖等”。

辩护人指出,侦查机关立案时,指控的事实与江苏省及邳州没有一点的关联。邳州警方存在错误立案,错误抓捕,错误侦查。

辩护人还指出,公诉人指控的非法经营罪是不成立的。涉及到台儿庄案件,2020年4月25日和26日王甘霖删除网络上自己写的文章《“土豪”及保镖手持匕首冲进诊所 台儿庄警方反转凶手为“受害人”》,没有收取钱物。一周后,陆守伟自行来到成都送香烟,不是王甘霖要求的,双方也没有合意。将近半年之后,及2020年下半年,陆守伟在徐州高铁站塞给王甘霖2万元路费,更是与删除文章无关。因此,公诉人指控的“有偿删除信息服务”,根本不成立。 其他三起事实,涉及到山西长治、贵州六盘水、广东阳春的黑恶案件。王甘霖、张某某所写的文章,没有接到任何删除的要求,没有任何人起诉他们名誉侵权,当地的党委和政府也没有指控“负面炒作”。最重要的是,公诉人指控的“文章内容包含虚假信息”,但没有拿出有力的证据。

辩护人指出,非法经营罪,要有违法国家规定,要有扰乱市场秩序等行为,迄今为止没有看到公诉人举证,被告人违反了哪条“国家规定”?扰乱了什么市场秩序?

此前一直“认罪认罚”的张某某在法庭上说,一个二十多年间靠非虚构写作谋生的人,没有因稿件内容失实而受到过单位处分、没有受到过行政处罚、没有受到过被监督单位诉讼,没有被监督单位暗中殴打;最主要的原因是,就自我保护策略,“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甚至“有十分证据只说七分话”。

张某某称,侦办单位“没去被监督单位核实一定是明知虚假”的说法,无疑是违反常理的、外行的主观臆断,是站不住脚的。在最后的庭审阶段,张某某坚持自己无罪,并当庭要求判处自己无罪。(高飞)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