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坪巴扎上的人们在品尝食物。

在柯坪逛巴扎。所有巴扎都大同小异。一对维族夫妻看到我带着相机,让给他们拍照。拍完后他们从相机屏幕上看到自己形象,跟我说谢谢。我想他们谢我什么呢?虽然我给他们拍了照,可无法打印照片,没法给他们,照的相还是在我的相机里。

到处都是“形象工程”。靠街房子的正面都贴了瓷砖,变成白色,但房子的其它几个面仍是泥墙。白瓷砖只是给坐汽车经过的上级看。一位新疆大学的教师因为母亲生病,请假回来照顾。他在新疆大学已经教了十八年课,工资只有一千四百元。我不知道他在乌鲁木齐的家状况如何,他母亲的房子却实在简陋,甚至可以说贫寒。

新疆大学兴办时,说是主要为了少数民族的教育,但是现在全校四万名学生,少数民族学生不到一半,教职员工中少数民族不到百分之四十。目前继续推行汉化的重点在于要求用汉语教学。所有教师都得通过汉语八级考试,连国外回来的博士也不例外,否则有多高学位都不承认。为了通过汉语考试,有些教师考了十次、十五次。而新疆大学原本大部分课程都用维语教,现在都要改成汉语教。

去当地的书店。大部分是维语书,这里汉语书没人买,而阿克苏的书店大部分是汉语书。由此能看出,汉人主要集中在大城市,至少南疆是这样。

回阿克苏的路上,先是下雨,快到阿克苏又变成风沙茫茫。到阿克苏天已黑。在路灯下看街两侧标语牌,那是中共阿克苏市委宣传部制作。其中一副画着中国陆海空军三个士兵,一群维族青少年围绕他们。朋友给我翻译,上面的维文标语大意是“做好语言文字工作是加强民族团结、反对民族分裂、维护国家统一的需要”。朋友问我:为什么维族青少年围绕的是中国士兵呢?士兵和语言文字工作的关系是什么?他问的问题当然不需要我回答。

另一个标语牌画着两男三女五个维族少年,蓝天白云,和平鸽飞翔,标语文字是“普通话是我们的校园语言”。朋友给我进一步分析,意思是只要学好普通话,和平就有了。还有一个标语是“普及各民族的共同语言,提高中华民族的凝聚能力”。朋友说,共同语言当然就是汉语。总之,这批标语都是关于语言文字的,明显看出强化汉语的用意。我不奇怪维吾尔人对此的反感。

因为我明天离开阿克苏,和T见最后一面。碰头时,T带着七岁儿子。儿子从幼儿园就上汉语班,汉话说得相当好。上小学前,T曾想让他上维语学校。家附近各有一个汉语学校和维语学校。但是儿子大哭,坚决不上维语学校,原因是维语学校不如汉语学校漂亮,设备也不好,于是就让儿子上了汉语学校。一块来的朋友不认同T的解释,认为他还是出于让儿子学好汉语将来便于找工作,否则仅是儿子的要求不能决定学校的选择。

我们找喝酒地方时,T的儿子对类似麦当劳形象的汉族咖啡馆最感兴趣。我们没去那种地方让他好失落,不过他比汉族的独生子要好,没有哭闹,听话地跟我们走。我们选了个回族饭馆,喝当地传统方式酿造的土产葡萄酒。让T的儿子选饮料,儿子立刻点可口可乐。朋友对T的儿子滔滔不绝说了一番维语,儿子脸上显出不情愿的神色,接受了为他选的黑加仑饮料。那种饮料是维吾尔企业生产的。我问,为什么不给儿子喝可口可乐?朋友说,可口可乐是犹太人的企业,对以色列进行很多援助,所以喝可口可乐等于间接帮了以色列,很多维吾尔人因为这个理由拒绝喝可口可乐。

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