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建设兵团三十六团的团部所在地米兰镇

新疆建设兵团三十六团的团部所在地米兰镇,靠近古楼兰的伊循故城。据说伊循故城曾经做过楼兰都城,但现在提起楼兰,都以为就是罗布泊的楼兰古城。不过楼兰古城也在若羌县的地盘内。当年彭加木失踪的楼兰考察,就是从米兰出发去罗布泊的。

从当地人得知,罗布泊现在已经不是死寂无人的区域了。一个年产一百二十万吨的钾盐厂在那里建成开工,有一千多名职工。前不久二炮部队还在那里演习,来了上万军人,据说任务是从东海的潜艇往这里试射导弹。

米兰镇不大,建起了新宾馆。当年我住过的三十六团招待所是平房,仍然在。这里的饭馆基本都是汉餐,街头小摊卖的是凉粉之类,还有大笼屉里的馒头,跟陕西、河南的风格差不多。

流经米兰的河叫子母河,当地人说这就是西游记里的那条子母河。1993年我来若羌时,三十六团的一个业余考古学家老洪向我解释,因为楼兰王是女王,所以楼兰国就被传说演变成女儿国,后来吴承恩便写成猪八戒喝了子母河的水怀上胎。不过老洪说子母河水的确促进怀孕。他有数据。仅三十六团可以查证的就有四十七对不孕夫妇喝了子母河水而生育。甘肃、青海、西藏有车来这,很多都大桶小桶灌满子母河水带回去。老洪说米兰一带的双胞胎特别多,用子母河水灌溉的庄稼和果树产量也高。

那年老洪还带我见过一位百岁维族老人库万,当地维吾尔居民普遍长寿,首屈一指的是库万。我见库万时,他两眼有神,看上去只如七、八十岁,据说仍能劳动。当时有位老妇在扫他家的院子,看上去不比库万年轻多少,老洪说她只有七十多岁,是库万的新老伴。老伴去世后,库万跑到百里外的若羌县城,不知道施展什么魅力,让这位小他三十多岁的妇人答应和他结婚。当时库万去若羌县民政局办登记结婚时碰了钉子。他的户口所在地是米兰,属兵团管辖,不属若羌县。若羌县民政局因此拒绝给他登记。恰好三十六团的团长到若羌办事,亲自去找若羌县长。团长和县长平级,县长当然要给面子。一个电话打到县民政局,库万的好事就办成了。

然而过不多久,团长就为他的热心后悔了。一位黄姓港商来米兰,看中了子母河的开发前景。黄某尤其对库万感兴趣,在向三十六团许诺了一系列投资后,话锋一转提出个条件,给库万找一个确保有生育能力的新妻子,不超过四十岁。假如库万能让那新妻子怀孕,第一笔投资马上到位。黄某会立刻派摄制组来拍摄整个过程。等库万的婴儿一出世,大投资正式启动。黄某将从香港派高级专家和护士对婴儿哺育保健,同时大做广告,向全世界推出这个人类奇迹,矿泉水厂和疗养别墅群等工程也会同时开工。

从生意角度,黄某主意算得上奇想。但是三十六团和若羌县官员却犯了难。老库万刚结婚一个月,难道能逼他离婚?库万换个小媳妇也许很高兴,可怎么处置他那新老伴呢?要是老库万当时能多忍一个月,或者是团长没在若羌县城碰上他就好了,怎么这么不巧!

当时我问老洪接下去怎么进行?他说暂且绕开婚姻问题,先给库万找个年轻女人,就算当偏房也可以,重要的是让她尽快怀上孕,才能把外资引进来。至于以后给那女人什么名分,库万老伴怎么办,到时再说。

我虽然很想亲眼看那出人间喜剧的结果,但考虑即使有子母河水助威,一百多岁的老人弄出儿子也得是个旷日持久的过程,所以没等下去。我不确定对库万这到底是喜还是悲,却由此更清楚地看到金钱的无边法力。即使人活到一百多岁,也能弄成配种的动物,为它的增殖效力。

一九九六年我再次到米兰时,听说老库万已经死了。老洪则退休离开了米兰,我找不到人打听更详细的情况,只能猜测是不是太奋力地完成「引进外资」的使命导致老库万早夭。看来他的使命肯定没有完成,因为港商允诺的矿泉水厂、别墅群等那时都无踪影。子母河照旧无遮无拦地流淌。而米兰镇的人们还是靠搓麻喝酒消磨时光。

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