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本哈根高峰会的缘起

美国总统川普上任的那一年,NATO前秘书长,同时也是丹麦前首相的拉斯穆森忧心,美国不愿再肩负国际间的领导角色,这让威权国家有机可趁,民主自由的价值也因此遭受严峻的挑战。

为了团结民主国家、对抗威权扩张,他成立了民主联盟基金会(Alliance of Democracies),并在2018年举办第一届哥本哈根民主高峰会。为了凝聚共识与找出解方,这个会议决定邀请民主国家的政治领袖、企业领袖、媒体以及公民社会这四方领导者同时参与。而往后的每一年,民主世界的这四群人,都会在夏天齐聚丹麦哥本哈根,共同讨论民主阵线遇到的挑战与解方。

今年是很特殊的一年。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战争威胁下,不仅是首当其冲的欧洲,整个民主世界对威权国家发动的战争感同身受。因此,高峰会也特别聚焦在如何协防乌克兰、以及避免其他威权国家的进一步扩张。

立法委员范云前往丹麦哥本哈根参加民主高峰会。图片来源:翻摄自范云脸书粉丝专页

科技是民主的助力还是阻力?

在这样的背景下,高峰会第一天的主题聚焦在“科技与民主”,大会关心的问题是:自由世界是否能继续领导科技?以及,科技是否会回过来伤害民主?

Google的前执行长Eric Schmidt,当天仔细地帮大家分析了西方国家与中国,从AI到半导体等的竞争优劣势;他也提醒与会者,要与威权国家的科技发展对抗,需要民主世界的政府更多资源的投入与合作。

资深媒体记者与国安专家共同探讨在数位时代,资讯如何透过社群媒体散播,并且因此对“真相”的定义、人民的信任感、甚至战争的局势造成影响。在战时,社群媒体上的假讯息,也对于民主造成不利影响。

数位与社群媒体的时代,资讯流通被分割与分众。在演算法的机制下,人们活在同温层内,只看的到自己想看的内容,就像是活在平行时空。

因此有人点出,最重要的是要重建人民对于机构的信任、强化机构的外部问责机制,例如传统的大型新闻媒体。同时,现场也有新闻媒体自省,新闻媒体也应重建内部以及外部的问责机制,才能持续生产受人信任的新闻报导。

民主国家如何合作来对抗威权主义?

第二天的主题,就是打开天窗说亮话,从乌俄战争讨论到中国威权主义的威胁,大家聚焦于民主阵营如何能够做得更好,以对抗威权主义?

代表欧盟的欧洲议会议长Roberta Metsola,首先就表达对于乌克兰的支持与守护民主的决心。今年43岁的Metsola来自马尔他,是最年轻、也是第一位女性议长。她提醒,这个世代,有许多人从未经历过威权统治,将民主视为理所当然。直到了今年的2月24日,当普丁的坦克车驶过俄乌边境,才猛然醒悟到,我们以为理所当然的世界已不复存在,即便在这之前早有许多徵兆。

她认为西方国家能够团结一心,协助乌克兰,是因为人民如此要求。然而,随着战争时间拉长,人们会疲乏、会忘记。维系民主,需要付诸努力、勇气、更需要领导力。

向欧亚对抗威权主义的领袖学习

大会的高潮,是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的live视讯演讲。他还没开口,现场就多人起立致敬、掌声不断。他的发言,热力十足、清楚明白;并要求领袖们以行动,而不是言论,来惩罚破坏规则的人,否则规则会失去意义。

泽伦斯基指出,一个图谋不轨的政权,很容易就可以将他们所散播的不实宣称,例如某国的领土应属于另外一国,转化成实际的侵略行动。民主国家是否有足够的准备及工具来应对?这在去年的高峰会,只是假设性的问题;在今年,却已实际发生。当乌克兰的人民用实际的行动,守护民主与主权时,民主国家也应将他们对民主的承诺,化为行动。

拉斯穆森接下来,邀请另一位在欧洲守护民主自由最前线的立陶宛首相希莫尼特致词,并提醒大家立陶宛曾经因误信威权国家而付出过代价。

希莫尼特首相提醒大家,威权政府利用许多工具来侵害民主,如创造民主国家对他们的经济依赖、运用社群媒体来进行政治宣传、甚至也利用了民主国家人民的天真与良善。

她分享,立陶宛曾经遇过俄国突然停止对他们的石油供应,宣称是石油管线需要维修,但至今已15年却从未开始。讽刺的是,这条管线就叫做“友谊”!此外,俄罗斯也会突然禁止立陶宛的产品进口,试图让受到伤害的企业将他们将矛头指向政府。(听起来,威权国家政府的手段简直如出一辙啊!)

最后,希莫尼特说,解方只有一个:避免对于单一国家经济过度依赖,以防被以此政治要胁。立陶宛多角化的提前部署,让他们得以成为俄乌战争爆发以来,第一个完全不依赖俄罗斯石油、天然气及电力的欧洲国家。

台湾与民主盟友分享对抗威权国家第一手经验

蔡英文总统连续三年受邀于哥本哈根民主高峰会发表演说,可见主导此大会的民主国家领袖,持续将蔡总统视为亚洲对抗中国威胁第一线的领导者,以及重要盟友。

拉斯穆森在引言时说,尽管台湾每天都面临来自中国的军事挑衅、经济胁迫,以及资讯战,但却是疫情下,唯一一个自由与民主指数逆增长的国家。“台湾是一座不折不扣的民主灯塔!”。

透过影像,蔡总统先提到,感谢在过去一年间,欧洲国家向台湾展现出了更多的支持与合作,而这些都是奠基在我们共享的自由民主价值。呼应立陶宛首相所言,蔡总统也指出,民主国家之间的经贸协定,是增强对威权国家抵抗力的一大重点。

蔡总统也切入大会关心的科技与民主的议题,表达台湾的高科技产业能提供一个稳定的全球供应链,并且防范威权国家的科技渗透。最后,蔡总统点名感谢立陶宛、斯洛伐克、捷克、波兰,在疫情期间不畏中国压力,对于台湾提供的帮助。也重申台湾对于守护民主、维系区域和平的决心。“如同乌克兰,我们不会向威权低头!”

蔡总统的发言,奠定了台湾在这一波国际新兴局势中以民主对抗威权的关键地位。民主不只是应当追求的重要价值,也是对抗威权侵略的策略性武器。当民主国家开始反省过去轻忽俄罗斯对其邻国的领土威胁时,如何协作以守护台湾的民主、对抗威权中国的入侵,就是现在很重要的事。

尤其,台湾如何保持在科技上领先,如何第一线面对资讯战与政治渗透,如何让人民不因受到军事与经济贸易威胁而让步妥协,这都可以让西方民主国家学习。

我在几个不同的场合,听到各国朋友提到蔡总统的发言。有美国朋友特别欣赏蔡总统提到的Radical Transparency:极度的透明与民主就是防火墙,是对大家很好的提醒。

之后的几个论坛,无论是拉丁美洲的民主斗士Leopoldo Lopez,或是面对中国威权主义的国会观点,包括非洲、印度、以及台湾林昶佐委员的发言,都提醒大家,作为民主国家的我们必须彼此分享资讯、彼此学习,如何面对民间压力、市场压力影响国内政治,力抗中国的各种威胁利诱。

乌干达国会议员Lucy Akello用水蛭来描述中国对他们国家的经济诱惑,一旦吸附上,你可能整只腿就会报废,甚至丧命!然而,国家内部贪腐政治就是中国渗透的温床,乌干达如此、斯里兰卡如此,台湾更必须时时戒慎恐惧。

开放国会工作坊分享台湾的成果与努力方向:降低参政门槛

除了参加民主高峰会之外,我以及参访团也在美国国际民主协会(National Democratic Institute,NDI)的安排之下,与瑞典、科索沃、拉脱维亚、丹麦的国会议员和公民团体,交流各国在“开放国会”上的经验。

我与林昶佐委员,代表台湾国会,报告台湾在开放国会上已有的成就与未来的挑战。台湾在开放国会上展现出的精神与行动,正好呼应蔡总统高峰会演讲中提到的Radical Transparency ─透过全民监督国会运作,防堵反民主势力渗透。

我在报告中强调,开放国会的终极目标,就是为多元背景、缺乏资源的年轻人,创造更友善的政治环境。如此一来,国会也会更多元、更廉能、更被信任。

我们的国会,1995年时只有14%的立委是女性。在妇女团体的努力倡议下,成功在2005年修宪时纳入不分区立委女性保障名额;今天,台湾女性国会议员比例来到42.5%,不但是亚洲第一,更高过许多西方民主国家。

台湾女性进入国会的门槛已大幅降低;然而,还有另一个平等参政的挑战,就是金钱。因此,我以及民间团体不断倡议降低选举保证金,让缺乏资源与家世的素人,也有公平竞争的机会。

结盟各国友台政界人士,巩固抗中、护民主阵线

这次的旅程,最大的收获,除了亲眼见证西方国家抵抗威权意识的觉醒之外,就是认识了理念相同的国际友人、为台湾争取更多盟友。

如拉脱维亚国会议员Inese Voika,在疫情前曾以国会议员身分访问台湾,很欣赏台湾人的坚韧与民主活力。我与她深入讨论、比较了台湾与拉脱维亚国会运作方式的异同,及彼此民主遇到的挑战。对于拉脱维亚,俄罗斯及中国都是潜在威胁,但Inese庆幸自己国家是欧盟与NATO的一员。

我也见到了瑞典国会的友台大将─Kerstin Lundgren,她也是瑞典中间党的外交政策发言人,今年四月才拜访台湾。她在瑞典国会推动通过了要求深化台瑞关系,以及将瑞典驻台代表处正名为House of Sweden(与丹麦驻美机构瑞典之家同名)。我与她在两国的托育制度、开放国会做法上,都有很愉快的讨论。

这次哥本哈根之行,也看到欧洲兴起的政坛新世代,展现出守护自由民主,面对中国威胁无所畏惧的一面。Thomas Rohden就是这样的代表。他是哥本哈根社会自由党的市议员,26岁。他因不满中国在国内与海外的作为,选择用图博的雪山狮子旗作为竞选海报,旁边写上停止与中国合作,作为他的竞选诉求。他还成立了中国批判社团,揭露丹麦采购大量中国制造的监视器,恐有人权危机等。期待他在政治上更上一层楼,成为抗中的坚实盟友!

我也有幸,因为在这趟旅程中尽力宣传台湾在争取及守护民主上的努力,而获邀担任总部设在德国柏林的民间组织─Democracy Without Borders(DWB)的谘询顾问。DWB的理念是推行跨越国界的民主改革、民主治理。他们的执行长邀请我担任顾问分享台湾视角,显示了国际社会对于台湾经验的重视。

民主自由价值就是台湾站稳国际脚步最大的筹码

为期两天的哥本哈根民主高峰会,今年有多达800位的各国代表实体参与,汇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民主斗士。台湾,作为一个国际地位受到压迫、远在太平洋西岸的小国,也能凭着对于民主自由的坚持,在民主联盟的国际盛会拥有一席之地。

有人会说,民主、自由不能当饭吃,有什么能比经济发展、人民发大财更重要?然而,世界各国在见识到中国、俄罗斯等威权国家的野心与谎言后,已纷纷觉醒,认知到唯有与遵守国际规则的民主国家打交道,才能发展永续、互惠的经贸关系。

台湾坚守的价值,就是台湾最大的筹码。台湾需要继续坚定、大声地与民主阵线站在一起,甚至成为对抗威权的战略及技术输出者,世界,才会与台湾站在一起。

范云
作者为美国耶鲁大学社会学博士。曾任野百合运动总指挥、妇女新知基金会董事长、无任所大使等。现为立法委员、台大社会系副教授。

(思想坦克2022-08-1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