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通常所说的极权主义,可以分为二大类:一是以列宁斯大林为首的左翼极权主义,二是以墨索里尼希特勒为首的右翼极权主义。左右二大极权主义虽然在二战时期发生过激烈冲突,但事实上,二大极权主义其实同根同源。二大极权主义的共同源头是什么?是基督教。

从理论层面上看,基督教的教义为极权主义提供了主要构成要素。

一个领袖:

“除了我(耶和华)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恨我的,我必追讨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出埃及记)

“祭祀别神,不单单祭祀耶和华的,那人必要灭绝。”(出埃及记)

一个主义:

“信他(耶稣)的人、不被定罪.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因为他不信 神独生子的名。”(约翰福音)

“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马可福音)

伟光正:

“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翰福音)

“耶稣进前来、对他们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马太福音)

无限恐怖:

“耶和华你的神把城交付你手,你就要用刀杀尽这城的男丁。 惟有妇女,孩子,牲畜,和城内一切的财物,你可以取为自己的掠物。耶和华你神把你仇敌的财物赐给你,你可以吃用。 离你甚远的各城,不是这些国民的城,你都要这样待他。 但这些国民的城,耶和华你神既赐你为业,其中凡有气息的,一个不可存留。”(申命记)

“你们不要想我(耶稣)来,是叫地上太平。我来并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动刀兵。 因为我来,是叫人与父亲生疏,女儿与母亲生疏,媳妇与婆婆生疏。”(马太福音)

“去事奉别神,以致耶和华的怒气向你们发作,就速速地将你们灭绝。”(申命记)

阿伦特这样描述极权主义一大特征:“极权主义运动是分子化、孤立的个人的群众组织。同其它一切政党和运动相比,极权主义运动最显著的外部特征是个体成员必须完全地、无限制地、无条件地、一如既往地忠诚。极权主义运动的领袖们甚至在攫取政权之前就已提出了这样的要求。”(《极权主义的起源》)

与之相吻合的是:

“人到我这里来、若不憎恨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弟兄、姐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作我的门徒。”(路加福音)

“这样、你们无论甚么人、若不撇下一切所有的、就不能作我的门徒。”(路加福音)

“也不要称呼地上的人为父.因为只有一位是你们的父、就是在天上的父。”(马太福音)

“又有一人说、主、我要跟从你.但容我先去辞别我家里的人。耶稣说、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不配进 神的国。”(路加福音)

“凡为我的名,撇下房屋,或是兄弟,姐妹,父亲,母亲,妻子,儿女,田地的,必要得着百倍,并且承受永生。”(马太福音)

从历史演进上看,我们需要走二条道路,才能将极权主义与基督教的关系理清。

一.基督教与反犹主义

提起希特勒,我们习惯于想起他对犹太人的屠杀。那么,屠杀犹太人的原因是什么?有人总结为1929年开始金融危机中,一些犹太人在德国进行的投机倒把活动。这个原因,我不敢说没有,但这不是唯一的原因,或者说,不是主要原因。希特勒的反犹主义,其实来源于基督教。

反犹主义,起源于《新约》。《新约》是耶稣死后百年,由基督教会编写的经典,集中地记载了基督教对犹太教的种种诋毁与攻击。在《新约》的马太福音、马可福音、约翰福音中,多处指责犹太人是与魔鬼有关联的人,是受恶魔驱使的人,又是恨上帝的人,是杀害先知的人,死不改悔的人。因此作为上帝选民的犹太人已被上帝抛弃,被逐出了天国。

当时基督教对犹太教发出的众多指责中,影响最为深远、攻击最为离奇的为指责犹太人是杀害耶稣的凶手。这是《新约》中反犹言论的最核心部分,成为日后基督徒仇恨犹太人的最主要原因。《新约》中的四大福音书:马太福音、马可福音、路加福音和约翰福音,都把耶稣的被害归罪于犹太人。归纳起来,四大福音书大体上是这样说的:耶稣原为犹太教徒,但不按照犹太教的传统布道,他修正摩西戒律,甚至向人们宣传他具有显示神迹的能力。因此招致正统犹太人的不满和嫉恨。这一年逾越节的前夕,他按照古代先知预言过的方式,骑驴进入圣城耶路撒冷。入城后,他洁净了圣殿,并在殿中宣讲福音。由于叛徒犹大的出卖,耶稣就被犹太祭司捉拿,押往犹太教公会受审,受审期间,耶稣不仅遭受侮辱,还被毒打。为了置耶稣于死地,犹太祭司和长老把他捆起来交给当地罗马总督彼拉多处置。彼拉多本想释放耶稣,却遭到犹太人的坚决反对。不得已,彼拉多下令判处耶稣死刑。

公元前六十三年,罗马统帅庞培攻陷耶路撒冷,毁坏圣殿,犹太人进行了长期反抗斗争。公元七○年和一三五年,犹太人最后两次反抗罗马统治的起义失败之后,犹太人不仅失去主权,而且失去家园,成为一个浪迹天涯的民族。幸存下来的犹太人被迫逃离巴勒斯坦,向世界各地流散,开始了长达一千八百多年的民族流散历史。其中欧洲是犹太人主要流散地,几乎所有的欧洲国家都有犹太人的居留点。然而当时欧洲已经是基督教的天下,犹太人成了唯一的异教徒,在基督教会的长期宣传下,全欧洲的基督教儿童,从小就开始受到犹太人是杀害耶稣的凶手、是基督徒不共戴天的敌人之类反犹太思想的薰陶,自然十分敌视犹太人。因此,在全欧洲内,长时期地频繁出现排斥驱逐和迫害犹太人的事件。

到了1889年,一个人,诞生在了奥地利的一个小镇上。在洗礼登记册上,他的名字叫阿道夫·希特勒。希特勒其实是个基督徒。

“当我(希特勒)在十四岁的时候,常于政谈中听到“犹太”这个名词。这时我对之未免稍有不悦;至于讨论宗教的歧异时,那我便感到更觉不安了。”

“我发信心,谨遵造物的意旨;和犹太人奋斗,这就是我在代上帝行事。”

“基督教并不把建立他们本身的祭坛算是满足;必须要进而去破毁异教的祭坛。但是这种狂热的排他性,能够创立了万古不磨的信仰,这就是该教存在的绝对的必要条件。”(《我的奋斗》)

“反犹主义原系主张信奉基督教的人们首先鼓吹的······几世纪来,天主教徒们所受的教育是,耶稣是被犹太人杀害的;第一个新教徒马丁·路德也攻击说,犹太人不仅把上帝变成了魔鬼,其本身就是“瘟疫、流行病、不折不扣的灾难。”总之,犹太人是基督教和全世界的大敌,必须用断然措施予以对付。”((美)约翰·托兰《希特勒》)

“本党同样地支持积极的基督教,但它自己不为任何特定教派服务。 它反对我们内部与外部的犹太唯物主义思想。”(《纳粹党二十五点纲领》)

希特勒是“基督教照我去反犹”的基督徒斗士,基督教则从希特勒身上看到犹太人的克星。于是,这二者就走到一起了。

4970_110919095815_1
(希特勒问候红衣主教)

null
(1939年4月20日,大主教Orsenigo庆祝希特勒的生日。)

翻开尘封的历史,确实令人难以置信,但这一幕幕,确实在历史上发生过。1941年10月,希特勒的高级助手杰哈德·因格尔(Gerhard Engel)在他的日记中记载了希特勒的一段私下谈话,其中有一句是“我跟以前一样是天主教徒,并会永远是天主教徒。”希特勒到死一直都是罗马天主教会的成员,他的教籍至今也没被梵蒂冈开除。

二.基督教与共运

早期的基督教(未被古罗马的君士坦丁大帝定为国教的基督教)其实是一个进行共产主义运动的组织。

“信的人都在一处、凡物公用.”

“那许多信的人、都是一心一意的、没有一人说、他的东西有一样是自己的、都是大家公用。”(使徒行传)

古罗马的君士坦丁大帝将基督教定为国教后,基督教发生了分化。一部分接受招安,投靠朝廷,往封建神学发展;另一部分,则继续保持早期的基督教本色,依旧进行共运活动。

1534 年2 月9 日,基督教的再洗礼派于德国的明斯特地区发动起义,占领市议会,23 日选出再洗礼派市长,成立新的市政机构。明斯特城市议会颁布普遍再洗礼令,将富人驱逐出城,加强城市防卫,并按财产公有的理想变革所有制,严格禁止高利贷和投机活动,登记生活资料,没收所有金银以应公共需要。莱顿继马笃斯任领导人后,任命12 位长老组成政府,颁布律法,并于1534 年秋成为公社的国王,集思想、政治、军事领导于一身。起义者于1534 年5 月打退明斯特主教雇佣军的第一次进攻之后,坚持防御战达16 个月之久。后由于援军不至,城内粮绝,丧失战斗力。1535 年6 月24 日城市被攻陷,莱顿期其他领导人于1536 年1 月26 日被处死。

1818年,在诞生过明斯特公社的德国,基督徒马克思来到了世界上。马克思将基督教的共产主义改造了一番,并蒙上了一层“辩证唯物主义”的幌子。马克思给共产主义蒙幌子,而同时代的另一位德国共产主义者魏特林则说了几句大实话:“基督教要求财富共有共享,一句话,要求社会的全体成员共享自由,同甘共苦;不可忘记,凡是不愿意财富共有共享的人,就是基督教的敌人,所有善良的基督教徒必须联合起来反对他们。”(《一个贫苦罪人的福音》)

还有一个旁证,由恩格斯提供:

“如果说安东·门格尔教授先生在其所著《十足劳动收入权》一书中表示惊异:为什么在罗马皇帝时代土地占有大集中的情况下,在几乎纯粹由奴隶构成的当时的工人阶级受着无限痛苦的情况下,“社会主义并没有随着西罗马帝国的灭亡而出现”,那是他恰恰没有注意到:这个“社会主义”在当时可能的程度上,确实是存在过的,甚至还取得了统治地位——那就是基督教。只是这种基督教——由于历史的先决条件,也不可能是别个样子,只能希望在彼岸世界,在天国,在死后的永生中,在即将来临的“千年王国”中实现社会改造,而不是在现世里。

这两个历史现象的类似,早在中世纪,在被压迫农民,特别是城市平民的最初的起义中就有突出的表现了。这些起义同中世纪的所有群众运动一样,总是穿着宗教的外衣,采取为复兴日益蜕化的原始基督教而斗争的形式;但是在宗教狂热的背后,每次都隐藏有实实在在的现世利益。这在光荣不朽的扬·杰士卡所领导的波希米亚塔博尔派的组织中表现得最清楚;但是这种特征贯串于整个中世纪,在德国农民战争之后逐渐消失,到1830年以后又再现于工人共产主义者身上。厄内斯特·勒南说过:“如果你想要知道最早的基督教会是什么样子,那就请你看看‘国际工人协会’的一个地方支部。”在他说这句话之前很久,法国的革命共产主义者,还有特别是魏特林及其追随者早就提到原始基督教了” (《论原始基督教的历史》)

恩格斯的这一大段文字提供了二个值得注意的要点:一是早期基督教是进行共运的组织,二是近代共运(1830年以后)是早期基督教的复活。

我们的教科书在介绍共运史的时候,为了保住当年马克思蒙在共产主义上面的“科学共产主义”,“辩证唯物主义”的幌子,使我们意识不到共产主义是来自基督教的一种宗教理论,对以上内容是隐藏不见的。

1870年,一个人诞生在了俄国。在未来,他将开创一党制,在俄国建立一个可以长久存在的明斯特公社——苏维埃政权,他就是基督徒列宁。再之后,基督徒斯大林将列宁开创的基业推向高潮。

斯大林,其实也是基督徒:

“多年后,我坐在中央党务档案馆里,面前放着一份哥里市圣母升天教堂出生登记册关于约瑟夫·朱加什维利(斯大林的本名)出生情况的记录照相复制件。

“1878 年。生于12 月6 日,受洗于17 日,双亲为家住哥里市的农民维萨里昂·伊万诺维奇·朱加什维里及其配偶叶卡捷琳娜·格奥尔基耶夫娜。教父为家住哥里市的农民齐希塔特里什维利。”(拉津斯基《斯大林秘闻—原苏联秘密档案披露》)

基督徒斯大林和基督徒希特勒一样,也沾染了基督教带来的反犹主义:

“斯大林的一大缺点是对犹太民族的态度很不友善。他作为领袖和理论家,在自己的著作和讲话中从未表露出过这方面的迹象。绝对没有人提到过他曾有充满反犹太气息的主张。表面上看去,一切冠冕堂皇。可是一旦他在自己的小圈子里谈起某个犹太人的时候,却总是用过分夸张的语气说话。日常生活中那些没有觉悟的落后之人才有这样的谈吐,他们蔑视犹太人,故意扭曲俄语,突出犹太人的发音或者某些负面特点。斯大林偏偏喜欢这样做,这也成了他的一个典型特点·······对于谋杀李特维诺夫,斯大林有着双重的动机。斯大林认为他是敌人安插进来的美国间谍,他一向都是把自己屠刀下的所有牺牲者都叫做间谍、祖国的叛徒、变节分子和人民公敌。李特维诺夫身为犹太族也起了作用。如果以官方的立场谈到反犹太主义,斯大林作为中央委员会书记、党和人民的领袖,表面上自然是与其作斗争的,然而在内心深处,在小圈子里,他却煽动反犹太主义。”(《赫鲁晓夫回忆录》)

阿伦特以调侃的笔调,一把将“辩证唯物主义”的画皮扯了下来:“纳粹领袖实际上并不只是利用宣传,他们也相信这样的理论:“事实上,我们越是认识和观察自然和生活的规律……我们就越是服从万能之神的意志。我们越是深刻认识到万能之神的意志,我们越是能获得更大的成功。”很明显,无需改动多少字,就能表达斯大林用两句话所说的信条:“我们越是精确地认识和观察历史与阶级斗争的规律.就越会遵从辩证唯物主义。我们对辩证唯物主义的认识越深刻,就越能取得伟大的成功。”无论如何,就斯大林关于“正确领导”的概念而言,没有比这更好的解释了。”(《极权主义的起源》)

有的极权主义看似反宗教,其实极权主义本身就是宗教。

null

轮到中国。基督徒孙中山(怎么又是基督徒!)将苏俄的一党制引进中国,并借北伐战争扩散至全国。

“吾党此次改组,乃以苏俄为模范,企图根本的革命成功”;”吾等欲革命成功,要学俄国的方法组织及训练,方有成功的希望”;“所以我请鲍君(共产国际代表鲍罗廷)做吾党的训练员,使之训练吾党同志。鲍君办党极有经验,望各同志牺牲自己的成见,诚意去学他的方法。”(《人民心力为革命成功的基础》,《党义战胜与党员奋斗》)

“俄国革命发生於六年之前,现在已经完全成功。就是三民主义在俄国已经完全达到目的。”(《救国救民之责任在革命军》)

一部极权主义的历史,就是如此。

来源:共识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