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01

河南省新乡市有个人早上跑步,发现熟悉的路边上的一条小河突然变成红色的了,随即在微博上发了消息,引起社会强烈关注。这条河叫西孟姜女河,在新乡卫滨区八里营村附近,上、下游都有橡胶坝,主要承载沿岸村庄的生活污水,平时水流缓慢,发黑发臭,但突然变红,不是文学夸张,是猪肝色,深红,当地人称之为“血河”。新乡市环保局立即组织了20余名执法队员沿河排查,把被严重污染的几公里河段都走到了,但没有发现排水口和污染源。这就成了一个需要福尔摩斯来侦破的疑案。就这个个案来说,很可能是不法企业用罐车于深夜倾倒废液。但就河南乡村的一般现象,更多的更严重的更经常性的污染,是来自偷排污水的渗井和暗管。据媒体披露,河南乡村企业排污也玩起了“高智商”:白天歇业、晚上开工;利用地下暗管、渗井,打起了排污“游击战”;而且排污从“粗放式”发展到“精细化”,排污管道“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让你无法追查。于是污染势若雪崩,无可阻挡。一个接一个的癌症村,人得怪病,家禽家畜长不大,生怪胎,大片土地弃耕。

有专家学者说:“农村环保监管能力不足,几乎所有乡镇尚未设置环保机构,人员、设备、管理经费缺乏,技术力量薄弱,难以适应日益繁重的农村环境监管工作需求。”这话没说错,但若是抓住了作案企业,人赃俱获,又能怎样呢?

让我们来看一条有点搞笑的新闻:

最近几天,6月27日,《南方都市报》报导了一个受贿案:罪犯叫李学智,是环保部华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的督查处长,被认定受贿36万元,判了12年。被告不服上诉,结果认定索贿190万元,给他又加了两年。这个案子有两个看点,一是环保官员执法犯法,勾结不法企业获取巨大私利;二是这位督察处处长索贿过程中表现老道,非常注意安全,独创了一整套反侦查程序。

故事是这样的:

李处长带队去核查河南新乡、安阳的污染物总量减排。当地环保部门哪里经得起中央大员的核查,主动要求“给检查组的同志们买点土特产、纪念品。”李处长指定了厂家,指名要化妆品,最后由县政府和环保局牵线,由新乡鸿泰纸业有限公司和安阳利源焦化厂支付了这笔总共16.6万元的化妆品款项。李学智处长查到一家新亚纸业,掌握了他们偷注污水、偷排污水和偷埋污泥的罪证,李处长拉下脸,宣称这是一个重大案件,说偷注污水是全国罕见的事件,建议停产整顿。他这个建议不得了,当地政府立即要新亚纸业停产整顿,停产整顿造成上亿元损失。接下来的故事谁都懂,就是一个收受贿赂的讨价还价过程。精彩的是,该李处长把新亚纸业董事长宋某叫到郑州,李处长先检查人家手机,看通话和短信记录,确定没有异常,说这手机不错,给他拿5个来。宋某当然知道5个手机不够,留下了10万元,李处长却说至少要三五百万,是孝敬他的领导的。新亚纸业承受不起停产整顿的上亿元损失,宋董事长就拎着150万现金送到北京。交款地点是北京九华山庄一个温泉别墅,判决书披露,宋进屋后,李处长要人家脱衣服洗澡,董事长不干,大约觉得有失人格,李坚持“脱衣服洗澡”,谁都明白关键点不在洗澡,而在脱衣服,排除录音、监听。脱完衣服,两人才开始谈钱。由此,李学智处长开创了一个新风范,一来安全,二来裸体相见是一个恰如其分的象征:他们本来就只有肉体欲望而没有人格,没有灵魂。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