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艾米

Fluide引发争议的《寒流》杂志封面

最近,一份销量并不大的法国幽默漫画周刊《寒流》(Fluide Glaicial)突然成了中国媒体,尤其是《环球时报》关注的目标,原因是这份杂志在《查理周刊》事件发生后不久出版的最新一期刊物主题是中国,在封面漫画上标上“黄祸已至,挡之晚矣?”的字样,刻画的是所谓“中国人占领巴黎”的一个街头即景,内页版面也有不少与中国有关的漫画内容。

《环球时报》的报道指出,《寒流》这份已有40年历史的刊物虽并不以专门讽刺一种文化为乐,但也常有排外和歧视移民的主题,认为“法国小报用一百年前的“黄祸”来贬低中国人,是非常失礼的行为”。

《环球时报》的反应也同样被法国各大媒体上报道。究竟《寒流》杂志是一份什么样的杂志?编辑方针如何?出于何种契机出版了这份中国特刊?这份特刊的内容是否真的带有排外和移民歧视的色彩?

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寒流》杂志的主编杨 ∙兰丹格尔(Yan Lindingre)。

法广:为什么出版这本中国特刊?

兰丹格尔: 事实上很简单。因为今年是我们的杂志创刊40周年,所以法国安古兰姆(Angouleme)漫画节邀请我们前往参加,我要求他们为我们做一个特展。但他们说对这样的安排不感兴趣,但同时告诉我,漫画的未来在亚洲,而我们今年的展台正好在中国展台的对面。

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就说,既然在中国代表团对面,那我们何不开个玩笑,出一期中国特刊呢?这也算是向中国的漫画代表团宣一个“幽默战”。对我来说,这完全是一种在“小团体内部”的挑衅,都是无关紧要,没有什么目的。起因就是这样。

同时这期刊物关注的也不是中国或中国人,而是法国人对中国的看法,稍微带有一点狂想症的看法。法国导演让∙延纳(Jean Yann)上世纪七十年代拍摄《中国人在巴黎》这部影片时也有同样的动机,他实际上在这部影片中也没有讲中国人,而是讲了法国人,以及法国人对中国人,对阿拉伯人和美国人的恐惧。

在这期特刊的封面上,我也在讽刺法国人的某种幻想,也就是法国将被入侵,中国人抢走了我们的女人,法国人要去拉黄包车,而这也是《丁丁历险记中》的一个情景。所以,您就可以很明显地看出来,主角不是中国人,而是法国人,是法国人幻想中的中国人,这和中国没有任何关系。实际上我本人对中国一点都不了解。

法广:当您听到《环球时报》对这期杂志的看法时,第一反应是什么?

兰丹格尔: 我当然感到十分吃惊,因为我们不太习惯别人对我们感兴趣,一般来说,都是我们的读者在看了出版的杂志后作出反应,我们每期大约有5,6万读者,但来自媒体,尤其是国际媒体的反应这还是第一次。

这期杂志实际上是对上世纪60年代的一个映射,同时也指向法国人自己的文化。法国人总是在担心自己的国家被别人侵占,不管是北非马格里布人,还是中国人或别的地方的人,在这一点上,法国人简直有点狂想症,他们总是害怕外来的人。“黄祸”这个词在上世纪六十,七十年代流行过,但现在已经过时了。

法广:您在编辑这本中国特刊时,有没有想到会有来自中国方面的反应?

兰丹格尔: 实际上,对我来说,《环球时报》的反应有点装腔作势和夸张。我想象这个媒体可能有点献媚政权,只不过是扮演了…..怎么说呢……小丑的角色, 或者是专门让人扫兴的人。我感觉他们希望因此可以获得一些政治上的反应,但据我所知,并没有类似效果,中国驻法大使马上就表态,息事宁人。因此我认为应该讲他们的做法有点过分。但如果我们真的会遭到来自中国情报部门的攻击,我可能就笑不出来了,但我想肯定不会发展到这一步的。

法广:中国媒体可能不太喜欢以“黄祸已至,挡之晚矣?”这样的字样,同时也认为这是法国承认自己的地位发生了变化,有了危机感的表现。

兰丹格尔 : 这就是文化的区别。打个比方,这就有点像谴责影片《辛德勒的名单》的导演斯皮尔伯格有反犹主义倾向一样,因为他的影片中讲的是押送犹太人到集中营去的德国纳粹。

完全不是这样的,中法两国距离很远,所以我们就想象另一个国家的人是怎么回事,这一点法国人就很容易理解,也就是说他们一看就明白这期讲的是那些有对中国有幻想症的人,也就是说都是法国人脑子里对中国固有的一些偏见。

而我写的“编者的话”也是将一些有关中国的笑话和偏见堆积在一起,我也可以写同样一篇关于法国人对非洲人,甚至是有点种族歧视的偏见的文章。

但不同的是,我们不停留在这些话的表面,而是进入了第二层,甚至是第三层含义。这一点可能比较难以理解。

在法国,言论自由并不是宗教,而有幽默文化这一点却显而易见。我没有任何种族歧视,我也不太了解中国。

但是我不会为自己做的事道歉,因为我本来也不想伤害中国人,而且,我看到不少中国人在社交网站上因此笑得很开心。

所以,不能只停留在封面上,请你们打开好好读一读!!就像查理周刊一样,只有真的打开读过了才能了解我们的想法。

而且不要忘记一个细节,正常的情况下,我们真的不会受到任何关注。

这期杂志在《查理周刊》的恐怖袭击案发生15天前就截稿了,所以我们根本就没有利用恐袭案吸引眼球的想法,两件事没有任何关系。如果因此为我们做了广告,当然也不错,因为这些都停留在媒体之间的舌战上,这是笔墨之战,没有任何暴力。

法广:法国的漫画讽刺所有的主题,这种幽默的文化从何而来?是文化,社会还是历史原因造成的?

兰丹格尔: 我认为完全是历史原因,读一读法国中世纪的作家拉伯雷的书,就会明白法国式的幽默文化的来源了。

但并不是所有的幽默都会令人发笑的,有些漫画家的确有种族主义倾向,很浅薄。所以也要区分来看。不仅在法国,在欧洲别的国家,比如意大利,英国也一样有自己的幽默,而 英式的幽默和法国幽默区别也很大,但两个是相容的,我们和喜欢英式幽默,一看就明白。不少英国幽默大师在法国都很受欢迎,但文化上还是有区别。

意大利的幽默文化也带有小丑,怪诞和夸张的色彩。

所以,我认为,总体上说,虽然有不同的倾向,但在欧洲有一种幽默文化,这是一个悠久的传统。

我刚才说我向中国幽默宣战,要向中国出口幽默,我自己坚信这一点,我想让中国人理解和接受法国式的幽默文化。因为这和法国的葡萄酒和奶酪一样,是不可模仿的。

法广:那么法国幽默有哪些特色?

兰丹格尔: 法国有各种各样的幽默,有好的,有差一点的。但都有一种讽刺的效果,尤其是讽刺强者和领导人的传统,拉封丹和拉伯雷都是这个领域的先驱。而这些法国强人最后也接受了别人对他们的嘲笑。如今,在法国,如果有人想当领导,就必须要接受对他的嘲讽。他明白这样做,可以赢得民众和同僚的好感。

随后就是幽默的规则,是国王和逗乐小丑的传统,这些小丑有嘲笑一切的权利,而且也只有他们有这个权利,因为他们擅长这样做。所以还是有一定的传统。

下面讲讲我本人的观点。我认为这在法国有一定的代表性。我们热衷幽默的原因可能是因为我们身上的拉丁民族性格,我试图找到一些轻松的话题,当我说“笑”是一种“乐趣”的时候,我不会感到耻辱。如果您读过翁贝托•埃可(Unberto Eco )的《玫瑰的名字》一书,就会知道,在宗教裁判所,笑是一宗罪,宗教不允许笑,所有喜剧书都被扔进了垃圾。因此,笑总是和自由紧密相连,反对宗教,反对独裁。可能也是因为法国的大革命比别的国家发生的早,因此,在我们的血液里和文化里,笑已经和自由连在一起,分不开了。

这期杂志的编辑过程中,我们也得到了一位中国朋友的帮助,她承认自己也用了好长时间搞懂法国式的幽默,尤其是在读了菲利普∙伍尔民(Vuillemin) 的《草原的回声》(Echo de Savanes)以后就全懂了,从那以后,法式幽默进入了她的文化,让她发笑。随后,她也慢慢向我们解释了中国式的幽默,以及法中两种文化之间的区别。

法广:在法国,有哪些主题不能作为漫画潮笑的对象呢?

兰丹格尔 : 我们可以笑所有一切,但是笑的方式很重要,尤其是处理和时事有关的事件时一定要注意方式。这就需要能力,需要找到距离,找到合适的图像。有时,不能太直接,有些事情也不能笑的主题,比方说孩子的死亡,这可能是最遭的事。

举个例子,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一辆载着孩子们去度假的车翻了,不少孩子遇难,太悲惨了!但是一个星期后,Harakiri杂志(编者注:《查理周刊》的前身)上就发表了一副与此有关的漫画。让所有人感到震惊,但实际上,要理解的是,他们并没有就车祸本身进行幽默,而是嘲笑那些前去报道的媒体假装在哭,实际上却拍摄了一些遇难孩子的遗体和棺材的照片。Harakiri的漫画讽刺的是这些媒体。所以就应该理解幽默的方式,也就是说,我们不嘲笑事情本身,而是嘲笑这些有窥视嫌疑的媒体的做法。

所以,幽默必须要找好对象。实际上,漫画的对象并不只是指向我们认为要讨论的话题,而是指向一些做法不够恰当的媒体或别的……在这样的基础上,我们就可以开始嘲笑一切。

所以我们的中国特刊,并不是有关中国人的,而是那些认为中国人是威胁的法国人。

法广:都是幽默漫画刊物,《寒流》和《查理周刊》有哪些不同点?

兰丹格尔 :这一点必须讲清楚,1月11号法国人上街聚会,举着《我是查理》的牌子,当然很好,但是有不少人从来不读《查理周刊》。也有不少人打电话给我,将我们的刊物和《查理周刊》混淆起来,但我们是完全不同的。

《查理周刊》是一份讽刺性的刊物,刊登与时事有关的漫画,而我们的期刊内容从来不与时事挂钩,我们的主题都是随手选择的,极具偶然性,但绝不触及时事热点。我们的方针有点“乱七八糟”,也不愿意将大炮对准某人,这完全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为了笑而搞笑,就是一群开心的“傻子”,这也是我们自己的定位。

所以,中国绝对不是我们的目标,我们这样做是因为希望在安古莱姆漫画节上用这种方式迎接中国代表团。通过这些法国人对中国人的固有偏见宣战的方式让我们感到好笑,就这样做了。然后就过去了,不管反应如何,即使中国有五亿人作出反应,也不会再出别的中国特刊。我们将继续做自己想做的事,如果下一期我们想以风景优美的村镇为主题,我们就会继续做下去,绝对不受时事的干扰。

法广:也就是说您的杂志是为对生活和世界带来一种不同的视野,给生活增添一些笑料?

兰丹格尔 :完全是这样的!我们做的就是幽默和漫画,没有任何别的自命不凡的想法,更别说想伤害什么人了。

但是,因为我们的初衷不错,所以会继续这样的编辑方向,我们也希望中国人都我们的刊物。如果有人不喜欢这一起,我完全可以理解,但是如果他读了我们的上一期和下一期,就会明白我们真的是用各种方式针对所有的主题,甚至可以说在胡言乱语。

感谢法国寒流杂志主编兰丹格尔接受法广专访。
来源:RFI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