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子立:悼念王荣清先生

Share on Google+

今天我偶然联系杭州的陈树庆和黄伟东两位同仁,得知是王荣清先生出殡的日子。在王荣清先生病重的前些日子里,我觉得应该说点什么,但什么也没有说。以后恐怕只有一些民运老人还能提起他,年轻一代就不太清楚有这么个人了。如同先前去世的王东海老先生,许多身处民主维权中坚力量的七零后甚至都不知道其人其事了。所以借此时机多留下一点纪念的文字,以表达我们的哀思。

初次听说王荣清先生还是在1998年组建民主党的风潮中。当时我追随北京的徐文立先生,在圈子里听说了很多其他地方民主党人的事,包括浙江的王荣清王荣耀兄弟。当时浙江的几位民主派同仁率先成立民主党筹备委员会。没多久,王有才,徐文立,秦永敏等三人被抓。但各地民主党人并没有停止活动。第二年,第二波对民主党人的打击范围更大,浙江民主党人被判刑人数最多,刑期也最重。但是面对红色恐怖,王荣清先生在战友入狱后继续坚持民主党人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则从事民主活动,对于今天国内民主党的大旗还扛在浙江民主党人的肩上贡献卓著。

由于2001我已经被捕,等我2009年出狱才逐渐听说王荣清先生后来坚持民主活动、数次被抓捕并被判刑的故事。直到去年四月我去了一趟杭州才见到王荣清等民主党人。王荣清先生当时已经患有严重的肾病必须做透析,健康状况不太好,但是精神看上去还很矍铄。他当时就表达了要为民主奉献这一生的意愿,那时才知道他在79年的民主墙时代就已经成长为民主战士,令我等后辈深感敬佩。期间他带我去见陈树庆等其他同仁,骑着一个小电动三轮载着我去。一个七十岁的老人还到处跑,也没有什么收入,还要跟国宝打交道,生活真的很不容易。没想到刚分别一年多,他就突然发病离世,真是令人痛惜。

王荣清先生的平生事迹在一些网站,以及陈树庆等同仁写的文章里有更详细的介绍。令我感动的是,王荣清先生能够在很早的时候就率先觉醒,为追求民主不怕各种遭遇。同时坚持韧的战斗,并没有太激进的言行,即便是起草并提交给国家机关的《政党法草案》也是一种建设性的政治民主化方案。既不激进,也不言退,在有人主持大局时甘心让贤,在无人冲锋时又坚守阵地。既很早投身民主运动,又没有任何摆老资格的架子。他的一生可以用“春蚕到死丝方尽”来形容。

他最大的遗憾是没有等到民主在中国实现的那一天。为了不让更多的民主战士抱憾终身,我们唯有更加努力。这不仅是为了荣耀历史上为民主奋斗终生而悄然离世的那些伟大的普通人,也是我们当前这代人肩头的责任,更是为了我们的孩子将来能生活在自由和公平的社会,不用再担心孩子的孩子仍然受到专制独裁的戕害。

2014年7月2日

阅读次数:1,32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