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番禺区有一个叫罗某文的人,工民建大学毕业,曾经凭着父辈的关系搞到一些工程做,当起了包工头,经常在工地上跟施工员、班组长一等人打牌赌博,管理涣散,施工中不乏一些偷工减料的行为。当时我也批评过他,他不当回事。后来可能由于遇到人生低谷,反省后良心发现,决定重新做人。他放下架子去应聘建设局的合同工,从最底层做起,工作兢兢业业,认真负责,严格把关,却成了那些偷工减料、管理混乱的包工头的眼中钉。一天晚上,在某重点项目工地召开整顿施工工作的会议,他正在讲台上讲话,一台铲车从外面破墙而入,从他背后向他猛冲去,铲车斗砸在他头上,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这样惨死在众目睽睽之下。而肇事者竟然一直没找到,不知是谁,案件不了了之。想必他触犯的不仅仅是包工头的利益。这就是当今建筑行业的黑暗现状,也是整个中国的现状。

当初我们同时考建设局的合同工,我自我感觉考得很好,出来后我们相互对答案,他错了很多题,直叹气,说他肯定没希望了,肯定是我(指作者)被录用。然而后来录用的却是他。为此他后来每次见到我都显得很谦卑、客气,也许是心有愧疚。其实我并不在意,那份工作待遇不怎么样,比建设局的正式工差远了,干的是最辛苦又不讨好的事。我当时一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二是想如果进去了,就可以利用那个职位做一些改善建筑行业不良状况的事情,收入低点也无所谓。因为我觉得只有以政府工作人员的身份才能真正发挥作用,在企业根本就起不了作用,没人听,不把你当回事。想必他也是这样的想法,所以不惜动用关系弄进去。看到他以一种新的姿态出现,带来新的工作作风,我为他感到高兴。我仿佛在他身上看到了我的影子。我们有过几次小小的配合,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畅快。想不到他后来竟遭此毒手!

我跟他没有很深的交情,前面阶段我们是对立的,不太愉快,后面阶段我们是一致的,但却是君子之交淡如水。但我深深地怀念他,一个浪子回头有良知的人,一个身上有我的影子的人。我忘不了每次我们工作配合完后握手道别时他那会意地微笑的眼神。

我想,如果是我进了建设局,也许被铲车砸死的就是我。我要想避免遭到他那样的厄运,只有去努力改变社会现状,从制度上改变。尽管这样做也会有风险,但我心里坦然,舒畅。即便我死了,只要最终目标能实现,也能让后代不再遭受那样的厄运。

2014年7月3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