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7日,在北京上访的河南访民张小玉、许有臣夫妇,被焦作当局强制押解遣回原籍,在返回的途中,许有臣用一把水果刀刺死了民警王军干。随后,张小玉、许有臣夫妇就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连夜被焦作市公安局刑拘。之后,被拘留的夫妇二人在酷刑中遭到毒打,并致张小玉双目接近失明。

再之后,为张小玉夫妇辩护的律师常玮平,被警方先是变成了此案证人,接着又诬陷成这起事件的“犯罪嫌疑人”,以迫使常玮平解除辩护人的身份。

同时,当地警方又迅速火化了死者,并将民警王军干申报为烈士。

由于此案的不正当处理,引发了各地网民的热议和围观,800多名公民联署要求侦查人员集体回避该案,民众纷纷为张小玉案申请异地审理,并抗议焦作警方拒绝辩护律师刘书庆会见当事人张小玉夫妇。

该案并不是一起偶然事件,而是大陆上访制度的一起悲剧,是各级政府剥夺访民的正当权利,对他们进行残酷迫害的结果。为了维护自身的权利,张小玉、许有臣夫妇上访已经多年,遭遇了和大多访民一样的悲惨经历:一次次上访,一次次被拦截、被关押、被虐待、被遣返原籍,而他们的冤情却始终得不到解决。这起事件,既反映了中国非人权的现实,也体现了极权体制和公民正当权益的激烈冲突。

习近平上任后,大陆民众原本对他抱有很大的期望,期望他履行承诺,实行宪政,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但是,习近平所遵循的是毛路线,不断强化中央集权,更变本加历,继续遏制公民人权,其反腐则是为了挽救党日益瓦解的政权,巩固专制统治,维护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

我们可以看到,在习近平反腐的同时,贫富差距却继续加大,社会不公更见增长,民众的权益不见有所保护,反而更被剥夺,访民数量越来越多,对他们的打压也比胡温时期更严厉。习口头许诺“依法治国”,实则却是“以法治民”,坚持专制体制,继续掠夺民众财富及国家资源。

近来,当局更是实施了更严厉的管制措施,如屏蔽谷歌,禁用网络通讯软件、微博实名制、扩大“五毛”队伍、宣扬红色意识,逮捕关押民主人士、律师和维权人士,强拆和暴力维稳更为猖狂。这以上种种,并未因周永康落马而有收敛,反而是更严厉。

张小玉事件是习近平执政形态的一个体现,表明习所许诺的“宪政”和“依法治国”是虚伪的。习所说的“依法治国”,不是用法律管理国家,也不是以法律保护公民的权益,而是用法律巩固政权,加强对民众的控制。在习的治国策略下,整个国家的公安、司法系统,都是为维护党的专制统治服务的。

20年前,张小玉家从焦作市一集体组织中收购一煤矿,该矿后被该组织强行收回,令张小玉家损失近7000吨煤。于是,张小玉夫妇提起诉讼,法院判其胜诉,但判决却不得执行,其经济损失得不到赔偿。由此,张小玉夫妇走上上访之路。在多年的上访中,其冤情不仅得不到解决,反而遭到当地公安部门的迫害,最终导致此案。在张小玉夫妇整个上访过程中,公安、司法部门不是坚持司法公正,保护受害人的权益,落实对他们的赔偿,而是出于“维稳”的需要,对张小玉夫妇进行百般打压迫害。张小玉案以事实揭示了什么是当局所谓的“依法治国”。

张小玉案说明,要想真正实行“依法治国”,就不能一党专政;只要一党专政,“依法治国”就会成为维护专制统治的工具,变成“以法治民”。习近平的威权政治,实际是“维稳”的延续和强化,其进一步的发展乃是回到毛的个人专制独裁,而被人们看好的“反腐”,实是习近平强化专制的手段。

如果我们认清了习近平执政的实质,那么我们就需要将以往的维权运动,提升到公民社会的建立,提升到反专制、求民主的斗争。透过张小玉案,我们看到,民众仅仅限于维护个人的具体权益是不够的,也是实现不了的,甚至只会成为被当局打压迫害的对象;民众需要团结起来,有更高的诉求,反对专制制度,争取“宪政”,实现民主。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48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