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30

image (60)廖家安(后排右)和高瑜(前排左一)与丁子霖夫妇合影(廖家安提供)

本台日前报道,中国独立媒体人高瑜在狱中向法院递交了11页的自辩书,强调自己没有泄露国家机密,没有犯罪行为。

高瑜的自辩书,虽然没有公布具体内容,但高瑜的律师尚宝军透露:高瑜拒绝接受当局加给她的罪名。对此廖家安指出:“高瑜不认罪,在于她根本无罪可认。高老师这个案件在公安机关预审的时候,最终找到的一条就是所谓向境外泄露国家机密,就是‘七不讲’。公安机关认定的境外媒体是《明镜月刊》,但是《明镜月刊》出示证据,还出了律师函,他们根本没有收到高瑜的任何东西。即使高瑜谈到‘七不讲’,也只是共产党的一个意识形态文件,我们听说过泄露国家经济机密、泄露国家政治机密,从来没有听说过泄露国家意识形态机密。共产党的意识形态还是机密吗?所以高瑜不认罪,关键在于她没有罪,无罪可认。”

高瑜在去年4月24日被捕,同一天,当局抓捕了她的儿子。5月8日,中央电视台播出了高瑜面对摄像机镜头认罪的画面。廖家安指出:司法机关以她的儿子作为人质,逼迫高瑜认罪,这是一种国家恐怖主义行为。他说:“司法机关采用抓人质的手段,把她的儿子抓起来,这是在过去江泽民的十三年、胡温的十年,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习近平以来,我们的司法机关走到了国家恐怖主义的地步。我们还看到国家的媒体《中央电视台》、《环球时报》,在司法机关还没有审判高瑜之前,就宣判了。国家媒体宣判新闻记者,这也是中国新闻史上最丑陋的一页,也是国家恐怖主义的一种形式。”

目前在美国游学的廖家安,与高瑜相识20多年。他与高瑜是北京人民大学的校友,比高瑜年级低,称高瑜为老师。高瑜入狱后,廖家安曾撰写《在风雨中抱紧自由》的文章,介绍他所了解的高瑜以及高瑜案件的真相。廖家安对记者说:“高老师的新闻人生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她是党内的改革派,他在官方中新社工作,她站在体制内的立场,向海外宣传中国的改革开放。但是六四的枪声,使高老师毅然决然的走向民间,走向体制外。这三十多年来,高老师以独立的新闻记者的身份,客观的向海外介绍中国发生的事情。在这个过程中,她的日子从来没有好过过,她不是坐牢,就是走在监狱的路上。她顶着最大的压力,坚持新闻人的梦想,她是我非常钦佩的一个有良知的、坚持新闻自由的在中国不多见的记者。”

据律师估计,法院将于春节前对高瑜案进行宣判。廖家安呼吁:检察院撤诉,法院无罪释放高瑜,让高瑜回家过春节。他说:“高老师已经七十多岁了,正像前一段有律师转出来的一首诗一样:七十年中事。凄凉到盖棺。我们希望高老师能够早一点回家,和孩子享受天伦之乐。对高瑜撤诉,让高瑜回家,这对中国的司法机关,是最好的做法。因为高瑜在监狱里一天,世界媒体关注她一天,对中国司法机关的形象就损害一天。”

特约记者:CK 责编:嘉华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