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5月13日

台北 — 因报道武汉疫情,遭中国当局依“寻衅滋事”罪判刑4年的公民记者张展原定周一(5月13日)刑满出狱,但张展母亲及友人连日来遭到噤声,甚至被禁止前往上海女子监狱接人,张展是否如期获释并顺利回到母亲家,直至周一傍晚仍无法确认消息。多位维权人士担心,张展就算出狱了,也恐遭当局持续软禁或监控,难获得真正的自由。

律师出身的张展2020年2月以公民记者身分只身前往武汉,第一手揭露武汉封城和防疫的真相,但仅三个月后,她就被捕并遭以“寻衅滋事”罪判刑4年,锒铛入狱。

入狱初期,张展坚持绝食抗争,不仅瘦成纸片人,健康也恶化至一度病危。

张展刑满但行踪不明

张展熬过4年刑期后,据沈艳秋在内的中国维权人士透露,张展家人和友人原计划5月13日去上海女子监狱接她返回上海母亲家,因为健康情况不佳的她出狱后仍须家人细心照料。

不过,长期关注张展的上海维权人士沈艳秋说,她已接连多日被请去“喝茶(指遭当局约谈)”,上海国保警察不仅禁止她去接张展出狱,还警告她不准接受媒体采访,她说,当局对于外界高度关注张展出狱后的动态显然很紧张,至于她自己虽遭施压,但没有心理压力,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只不过,原答应陪张展母亲去接人的计划现被迫取消。

沈艳秋于5月13日张展出狱当日上午告诉美国之音:“领导派人在我家门口,现在正在‘喝茶’,现在不方便联系。”

沈艳秋傍晚左右顺利出门,但到了火车站、一上火车就被警方拦截,并送至饭店,她说,她日前曾联络张展母亲,张母曾因病开刀,现健康状况也欠佳,原希望陪同张母去监狱接张展出狱,但张母当时也似有隐情地回说“到时不一定能去。”

美国之音多次致电张母和其他家人的手机,但皆无法接通。

据《自由亚洲电台》5月10日报道,张母也恐遭官方施压,她委婉在电话中表示“不一定能去”接女儿,且要求记者“最近最好不要打电话”给她。

台媒《中央社》5月12日也引述前张展辩护律师的话分析,张展获释后有两种可能,一是送回家,但监视居住;二是被送去某处,继续幽禁1至3个月。

无国界记者组织:张展出狱不代表真正自由

致力维护全球记者权益的无国界记者组织驻台北倡议专员白奥兰(Aleksandra Bielakowska)表示,她非常担心张展“无法真正出狱”。

白奥说,包含该组织的联系人、多位中国境内的人权捍卫人士和律师,近几周都收到了中国当局的警告信息,禁止他们通过国际管道声援张展或助她在出狱后向外寻求协助。

白奥兰表示,中国当局不但限制传播有关张展的信息,更禁止相关人士接受任何访问,以确保国际社会无法与张展保持联系、更新或讨论有关她的后续情况。

白奥兰告诉美国之音:“我们非常担心张展,她面临的困境可能非常雷同,(中国)当局会运用权力使出各种手段,尤其因为她是揭露疫情真相的一个具指标性的记者。今天她应该可以刑满出狱了,但我们将继续相关的倡议活动,希望国际社会能在此前提下,团结起来,监督中国政权并共同关注张展的处境,以确保她是无条件且真正地被释放。”

根据无国界记者组织每年所编撰的全球新闻自由指数,中国的新闻自由度今年在180个国家中排名第172,虽然摆脱了前一年倒数第二名的排行,但中国仍是目前世界上关押最多记者人数的国家。

白奥兰表示,根据过去观察经验,被中国关押的记者或新闻自由捍卫者出狱后,多数人仍被当局没收护照,限制出境,或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甚至再次被拘留者,也大有人在。

她说,无国界记者组织担心,张展获释后也会受到同样的待遇,恐持续被监视,无法得到真正的自由。

总部设于巴黎的无国界记者组织2021年授予新闻自由奖给张展,并持续对她声援。

另外,张展于2023年6月也曾被提名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

张展刑满之际,国际网络组织“张展关注组”5月13日公开出版《自由张展》一书,汇集张展发布于网络的文章、访谈,并有专文回顾张展案由经过、张展在狱中的抗争以及国际的声援纪录,以此书向张展致敬。

来源:VOA

作者 edit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