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02

Minpao 64
《明报》职工工会周一早上发表声明说,当天《明报》头条原定为《加国密件记録学生目击六四开枪》,总编缉锺天祥星期天深夜突然推翻编辑部高层的集体决定,把头条改为《阿里巴巴10亿助港青创业》。(网页截图)

香港《明报》职工协会2月2日发表声明,批评该报新任总编辑钟天祥把一条有关1989年六四事件内幕的新闻,从头条改到第二条。声明认为,总编辑此举是不尊重该报采编人员。香港支联会也就此发表声明,但担忧香港新闻自由空间被缩小。有分析认为,事件凸显目前香港新闻媒体自我审查现状。

香港《明报》职工协会的声明表示,该报编辑部原定于星期一出版的报纸头条是涉及1989年六四事件的加拿大官方解密文件的报道内。在前一天的编辑部会议上,去年刚刚任职的总编辑钟天祥并没有对编辑部的决定表达意见。但在当天深夜,钟天祥突然致电编辑部,强行把这个已经确定的头条新闻更换成“阿里巴巴出资十亿设青年创业基金”,而六四事件的解密文件,变成了第二条新闻。

《明报》职工协会的声明认为,总编辑“无法就不寻常改动作合理解释,只会加深同事对他的不信任,亦反映他不尊重明报行之有效的集体商议机制”。

《明报》职工协会的职工会理事覃纯健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采访时,对钟天祥的做法的合理性表达了质疑,

“有人可能觉得他是总编辑,有权力更换头版,但问题是,是否合理。如果全公司那么多同事,几乎一致觉得这宗新闻比较有新闻价值,为何他一个人独排众议?如果他每一次都独排众议去处理敏感新闻时,他是否合理行使总编辑的权力?”

他介绍说,原本头条新闻的加拿大六四档案密件,包括学生向加拿大使馆口述目击军队开枪,以及赵紫阳疑用公帑包庇儿子等内容。当天正在放假的钟天祥回《明报》参加编辑部会议后,席间并没有表达异议,但在当天深夜11时多,他召见部分同事要求换掉头条。《明报》编辑部的同事争取保留编辑会议的决定,但钟先生不同意。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岑倚兰对本台粤语部表示,香港记协对《明报》职工协的声明非常关注,并将就此事进行深入了解。她表示,总编辑和下属工作人员的沟通协作非常必要,如果有分歧,应该解释清楚。

“在这个情况下,我觉得锺先生更加需要跟他下面的编采部员工作出沟通,并不是要用他的权力去改便改,而不作出交代或指出他的理据,他需要有这方面的沟通。”

《明报》这篇引起争议的报道,包括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家人倒卖批文和赵紫阳动用公款为儿子填补亏空的内容。八十年代曾常驻北京的前香港文汇报副总编辑程翔对本台粤语部表示,这个内容可能不完全真实,

“当时要整赵紫阳,要在政治上置其于死地,如果当时查出他的儿子有问题,政治上会大肆宣扬。但当时查了很久,查完之后不了了之,也没有公布他的儿子有非法行为。”

程翔表示,八十年代许多高干子弟都有所谓“倒买倒卖”的问题,八九年学生运动针对的目标之一就是所谓“官倒”。89年六四事件的时候,赵紫阳反对动用武力镇压学生,并表示,清查官倒可从他儿子开始。

创立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末的香港《明报》在香港颇受中产阶级青睐,其自由知识分子的立场,使其常常和中国大陆当局有所冲突。去年三月,前《明报》总编辑刘进图被人用刀袭击身受重伤,曾引起上万香港新闻从业人员上街游行。随后,《明报》决定更换总编,也引起了香港新闻界的各种议论。

现任总编辑钟天祥,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复旦大学的博士学位。他长期在马来西亚中文报业集团工作,与现在《明报》的老板张晓卿关系密切。他上任的消息曾经引起明报新闻工作者的很大反弹。

美国南卡州立大学管理学教授谢田表示,作为一个报纸的总编辑,钟天祥无疑具有改动报纸新闻的权力,但本周的事件显示,钟天祥总编辑和明报编辑部员工之间缺乏良好合作和基本信任.

“他们应该是高度默契,才能继续合作。这些编辑大概和前任总编立场一致,对新总编没有信任。”

香港支联会星期一也发表声明认为,钟天祥弱化六四密件报道是破坏新闻自由,并要求钟天祥公开交代改变原因,并向《明报》编辑部员工道歉,承诺日后公正处理有关六四的报道,以维护《明报》多年来建立的公信力。过去几年,香港新闻自由指数的排名在全世界连续下降。香港各种媒体自律甚至篡改新闻的事件也时有所闻,很多人担心,一向拥有新闻和信息自由的香港,将逐渐变成和中国大陆一样,对当局不喜欢的新闻和信息实行过滤封锁。

香港《明报》是小说家查良镛,即著名武侠小说作者金庸创办的。中国文化大革命时期,因对毛泽东的政策持批判态度,金庸一度成为香港左派的最大敌人之一。上世纪九十年代,金庸将《明报》股权出售给商人于品海,后来《明报》股权由马来西亚商人张晓卿获得,于品海本人则收购了海外网络媒体多维,并把编辑部搬往北京。

记者:石山 责编:嘉华

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