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刑四年,坐着轮椅去的,他们(当局)惨无人道。她是面向法官,我们坐在她后面,看不见正脸。基本上她(张展)也没回答什么问题。

她的头总是歪着,也没有精神。人瘦得皮包骨头了。我看见她擦眼泪了,法官说把罪犯带下去,然后把她推走了……他们这是想置张展于死地。

因为张展的身体状况,他们很清楚。我以前没有配合律师,我是配合了警察。我觉得我上当了。没想到判得太重了。他们(当局)怎么忍心做这么残忍的事?我想跟法官说,张展这种情况,能不能人道一点,让她在外面恢复一下,但法官走了。出来的时候,门口的警察很多,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为何律师也被冲散了。打电话他们也听不到。”
——张展的母亲邵文侠(自由亚洲电台报道)

张展今天看起来仍然很虚弱,在被宣判后她显得非常难过,感到很震惊,没想到会这么重。我对她的精神状态非常担心。”
——任全牛律师(法新社报道)

我最担心的是,她这么坚定的一个人,在完全认为自己无罪的情况下,我们当庭两个律师都做了无罪辩护,还判得这么重,她可能会更坚定自己要绝食到底,那样我很担心她的生命、健康安全。”
——任全牛律师(德国之声报道)

我想跟她说对不起,(她)从小我教育她要诚实,要讲真话,我没想到把她给害了。她就是太诚实、太善良、太天真了,她就是觉得黑暗的一面她不能容忍。”
——张展的母亲邵文侠(立场新闻报道)

当法院判决结果下来时,张展好像有点震惊,因为她没想到法院真的会判得这么重。但她仍未就此发表任何观点,她还是什么话也没说。她妈妈在法庭外痛哭失声,一直不停地哭……张展目前绝食仍未停止,她将来也可能继续绝食,所以我希望各界继续关注她的身体状况,为她呼吁。”
—— 张科科律师(德国之声报道)

张展的性格跟理念与陈秋实和李泽华不同。张展是个基督徒,她做很多事感觉都非常执着,她认为自己是对的。因为她也是律师出身,所以即便别人说她违法,一旦她不认为自己违法,她便会将认罪视为耻辱。这也是为何她坚决不认罪或不配合。绝食便是她最大的不配合,因为她宁可死也不愿去认罪。我担心如果张展的判决没有改变,她又继续绝食、不配合政府,中国政府可能会迫使她陷于绝食之中,最后置她于死地。”
——旅美法律人杨占青(德国之声报道)

来源:《自由张展》

作者 edit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