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者按)这个帖子,汇集了很多人回忆改开以来去广东打工者失踪、被殴打和抢劫、被强制收容、被强奸、被买卖器官等情况的记录。其中女性、农民、青少年,是受害最惨痛的。她们被联防队员、黑心老板、黑社会、流氓恶棍轮番欺凌。

触目惊心:中国的经济腾飞,背后是这样血淋淋的代价

百万游子到广东,村村都有未归人。

广东打工失踪人口100多万!

@一江月:千万都不止,被治安队欺凌过的都不止百万。都用电棒打人,还手被打死很多。这些联防队员现在都是居住城中村的人。

我一直都希望我所发的全都是假的,一直都希望这所有的故事全都是凭空编造的,全都是自己臆想出来的,可是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人求助,我希望能找到那失联多年的亲人,为什么你们都不回家?这么多年你们到底去哪里了?你们忘记自己的爹和娘,你们忘记了生养他的家乡了吗?

@希望:光有暂住证也不行,还要暂住证,计划生育证,人口流动证,卫生证,有卫生证,也不行,还要本村卫生证,反正查到你没那个证。就是要钱,送收容所劳教…

@点点z s:打死了人当时为什么不报警?这是怎样的一个黑色幽默!

@老宋专业钣金喷漆:当他经历过半夜暂住证被咔咔撕掉,接着给你要暂住证的时候,被带上车的时候就不会这样问了。

@∴杨老头:我在坪山有证,被治安员撕掉

@艳如雪:我98年去深圳龙岗差点托别人卖了[流泪][流泪][流泪],还好我反应快跑回了厂里,现在想想都怕

@懒人贪吃:我看1998年在石岩,有一天晚上去看我妹妹,也差点被一个男人抓到,我拼命的往我上班的工业区跑,从那以后我晚上不敢一个人出去,离我妹妹的工业区一公里多都不敢去[捂脸]

@已重置:03年在深圳松岗打工 晚上在商店门口看电影。骑摩的混混一把扯下站在我身边一女孩儿的耳环。15年在东莞 路边认尸体的广告贴的眼都看花了 大部分都是女孩。当时非常深刻的认清这个社会。

@韩城市视通眼镜:我是94年去的汕头进的服装厂,那时候的治安就是差,我们厂老板娘挺好,常告诫我们晚上不要出门,特别是女孩子白天出去逛都得成群结伴。

@相处:以前东莞很乱,我曾经看见一个面包车大路过来,一把抓住一个20多岁女的上车真可怕

@他和她和猫:14年开始好点了 以前真的乱 飞车抢劫 大巴车弄女孩子很常见

@洗个手,也要绕着走:那时候还真的失踪一个人就像一只流浪猫走了一样!天天满大街寻人寻尸一大把!

@迁徙的鳗鱼魂:97年我在常平火车站差点被挖肾

@宁静致远:我们村失踪了两个,我老婆堂哥也失踪了都是2000年左右

@时间都去哪里了:我一同学应该是9几年去广东打工,过年回来的时候在火车站看见一个皮箱打开一看一个人头从此旧疯了。那个同学以前是我们班的班长,人长得 很漂亮,给吓疯了[泣不成声]

@可爱的小熊猫: ️:那个时候,查暂住证抓了好多人走了

@不堪回首:我九二年在深圳蛇口东角头码头干活,每个月都有治安仔或者是边防第六支队的兵仔查房,没有暂住证通行证的或者是过期了的被抓去惠州或者台山。[捂脸]

@毛毛爱猫猫:我们村的从小一块长大的男孩,1997年在深圳一家韩国人开的电子厂打工,最后一回寄信回来说他被挑上在流水线上做领导以后工资会高工作也会更轻松,还说再过些天会被厂里送到韩国学习,从那以后二十多年了杳无音信

@鲁戈戈:01年在深圳龙岗被几个彪形大汉捋进面包车,搜我身看到我身份证就把我放走了,估计是老乡就没下手[捂脸]

@高山流水:唉,哪里都有未归人!99年广州打工很多人被骗,据说同厂的长相优秀的几个女孩子被厂长迷晕卖到香港、澳门等贩子手上,最后老板也跑路了[捂脸][流泪][感谢]

@Duo :10年一个人广东电子厂 位置有点偏 人来人往大巷子一个人走 笫1次 有台面包车慢慢跟在后面 感觉不对劲 赶紧往人家屋里去 那伙人以为我是本地人 开车快速走了 笫二次出去逛超市总感觉被人订上 自己时不时往后看 第2天男同事提醒我被人盯上了 吓得不敢出厂门 安全意识 把最坏的总想在前面 以防不测 现在想想当时还是带脑子的

@心语(拒绝私聊):九二年一起去深圳宝安新桥打工的同乡有天突然失踪了再也没有回来也没人管

@有爱才有家:樟木头是东莞90年代打工人的噩梦

@小城四季:别说九几年了,我2003年在东莞打工,大白天的如果身上戴金项链,拿手机就直接抢呀!我一个同事坐在糖水店里拿手机打电话被抢了,还把脸划破了,……

@橘子红 :我九六年去东莞打工没觉得乱,晚上可以出去跟老乡玩,主要是不要在外面野玩,现在在外面野玩也会这样。@丁立:你太无知了,很多人贩子开车去四川贵州山区抓女孩子卖到徐州的

@可乐不加糖:是这样的,以前我一个朋友的表妹也是大晚上的在马路上没有什么人,然后有那种黑色面包车一下子把人拉到车上了,被强奸虐待,疯了然后放出来了。以前时候大晚上我在马路上看到这些车我都害怕我都跑的远远的

@曹枫叶:九七年那时候公明至松岗公交车上明抢,车上坐满了人,也没人敢出声,特别是女孩子没事不要出门[捂脸]

@思念:我们村里也有这样一个女孩出走时才19岁,前几年刚刚接回来,知道是怎么找回来的吗?走丢女孩的阿姨在杭州某个领导的家里做了十几年的保姆,她无意间跟这位领导谈了这件事,所以领导帮她找了这个人了,可是找到她时那种惨状哦!真的不准直视,已经瘦得瘦骨零形了。精神也恍惚也出现了痴呆的这种状况。真的是惨不忍睹了

@小鱼干:这是真的,我以前去按脚的时候那个按脚小妹跟我讲,过他在东莞就被绑架过,拖上面包车抢劫17年的事

@阿里郎:当时杀个人像杀条狗没什么区别,和缅北没什么两样。山东有个人被打的半死,捡了条命,年年举报都没有用

@大海 ﹌:广东深圳山上河里到处是吓人的肉,和缅甸没啥两样黑煤窑黑厂子进去就出不来

@无尽星空:无论什么时代,涉及性命的时候,不反抗是百分百的死亡率,反抗还能博取那万分之一的活命机会,哪怕输了,死了,也不后悔!

@乐天下:当时我是酒店服务员,偷偷放走了几个女孩,全是那里帮派骗过来打工的,等过来后才知道买淫,不听话就打,还用打药物控制,放走后当时我怕得要命,怕被报复。

@不想起名字哎:小学的是侯 和家人吃晚饭 一辆黑车抓着一个女生就往车上拽 围观者没有人吭声

@变太难:09年的时候去深圳打暑假工,姑父在厂里做主管的,晚上下班了从来不让我一个人出去玩,我想出去玩他怎么也要拉个老乡带我出去,别人在打牌在牌桌上也给拉下来带我出去,我觉得有点小题大做,后面有一次当街看到骑摩托拿着刀当街抢东西就跑,老乡才告诉我附近经常有绑架的 直接大街上抢女孩子 杀人的都有,我姑父没跟我说只是怕吓到我 ,后面晚上再也没出去过[尬笑][尬笑],去他妈的吧[尬笑][尬笑][尬笑]

@醒一拖鼻涕:我听我叔叔讲,那时候他去当安保队,和别人一起坐面包车,看哪个不爽拉到车上就是一顿打,拿皮带抽,后来怕报复,骗上面的说家里有事,跑到另一个地方打工了[捂脸]

@小花生:08年我在东莞下水道亲眼见过一具女性尸体当时11岁吓坏了也没敢报警

@阿正:九九年我初到广东东莞,一个星期左右就因为没有暂住证被抓了七次,有两次是治安队里有河南老乡,没怎么为难我,悄悄地让我走了,有几次都是靠自己年轻敏捷凭实力跑掉的,最后一次直接就进了收容站,在里面度过了一个月,到年底就放了出来!

@天道1974:95年至2008年在广州待了13年,见证了广东用打工者白骨磊起的繁华。联防队像魔鬼一样的存在,庆幸当时有一帮广州籍的战友帮助我。谢谢他们[感谢]

@桂N裕哥:07年我在东莞,刚下班回住房到楼下被人家拿刀打劫,我把少一人进泥巴路上,就一拳打过去,把那人牙打了,他们两个人看到我拼命的反抗,后来跑了,因我我和他对对打几分钟体力不支让他们跑丢了

@17951:其实不光是这,还有很多黑厂,当年进了黑厂,不给工资,还要被打,本人亲身经历,我当年进了一个黑厂,不让我走,不给工资还要问你要生活费,压金,我是半夜,等别人都睡着了,把被子搓成绳子,从二楼吊下来,才跑掉,饿了,渴了,就喝马路边污水,身上一分钱都没有

那个年代出去打工的大部分都是60 70 80后,有的年纪很小,十三四岁出去打工很多很多也不能说全部怪父母啊,是因为那时候新奇的打工车大家都往外面跑啊,就追风嘛,就像我们那时候很多想着出去闯闯世界,看看外面的精彩,可是我们那时候没有什么消息来源,根本就不知道外面是到底是怎么一个一个世界,很多人都是懵懵懂懂。青春无耻,一不小心就被人家上了头,有句话不是说嘛,能把你卖了,你还在一边数钱,这就是我们那时候,那个年代的人是很纯真的,很朴实的。呃,在外面打工,受尽了很多苦难,受到很多委屈,也只能自己。咬着牙子往肚子里面,不通,因为信息不通,那时候电话没有,你没办法跟跟家里面人去诉说,所以只能自己默默承受。然后他们有些人遭遇了不幸,可偏偏家里面的人还以为他们是无情无义,有的父母可能临终时候还在念叨着他们的名字,他们或许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可能早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或者是在哪个地方正在承受折磨。哪个孩子不想嫁呀,哪个孩子不想娘啊,更何况是我们的八零后啊。所以我一直在花这些事情。就是想帮助他们,帮助他们团员,然后之前在平台上面看到的都是些儿童,老人失踪的,根本没有人去关注这个群体,所以我来了,我一直在发。

那时候工厂早上八点钟就上班了,经常要加班,加到晚上十一二点钟,你哪有时间去办什么证,而且越休息最多就两天,有的工厂就是一天,可是你休息的时候人家也休息啊,有些在外面租房子的灯你去办,办证的话必须要有黄灯的。证明,要不然你办不了。还有一个呢,就是在那个年代,普遍的工资三四百块钱,那么你会舍得花费一两百块钱去帮这个忙,甚至你根本就没有时间出去,所以说大家都抱着一份侥幸的心理,而且这个还要看人家心情好不好,有很多人遇到了,人家直接把那个一看,他说你这个是假的,上车你也拿人家没车,所以说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简单,那时候的七八年后真的很可怜,都是年纪轻轻的,十几岁让你出去打工了。他们早上六七点钟要起床洗脸刷牙,然后可能去,然后去吃早餐,可能厂里面还要开早会,上到中午十一二点钟吃饭,有的是三点半,一天下来可能就休息个一两个钟好,然后又继续加班,加到十一二点钟,可能在现在的那些人眼里面就觉得好像不可思议,可是我们真的顶过来,真的好心酸,这世间并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美。

2003年,龙华龙光路有一家工厂叫金宝石包装材料厂,它主要是生产那些首饰盒、礼品盒之类,这个厂就坐落于当时的汽车站旁边,那时候那个厂大概有七八百号人吧,经常加班加到十一二点钟是家常便饭,一个月休息个两三天吧。有一次厂里面放假,有三个女孩子下月一起去龙华公园玩,在他们返回东厂的独镇,在天虹商场往观澜方向那个路口,一过去之后,突然有一辆面包车一停,然后下来几个人,拉着拉,拖着拖,有两个女孩子就。这样被拖上了车,另外一个女孩子吓得赶紧跑了,让她哭哭咧咧的跑到厂,厂里面找他帮忙报了警,后面也不知道怎么有没有消息,有没有找到,那这个女孩子因为受到了刺激,后面可能回家了吧,这样的情况那时很多很多,因为那时候实在太混乱了,所以有些网友在评论区说只要不出去就没事,那你作为一个正常人的话,你不可能一直待在那个厂里面不出来了,那时候又没有网购,你不可能不出来买东西吧,你不可能不出来走走吹吹风。那那时候有很多那些面包车,开着面包车故意说好乡到哪个地方怎么走,然后说老乡,我第一次来,你能不能帮我带我一次,有些人很很老实,很热心,然后就上当受骗了,有些是先是这样混吧,如果你你不答应的话,那趁着没人的话,就直接把你拉扯上去,因为他们有好几个人,至于其他的,我也知道很多很多,但是在这里不能跟大家相处。过几天腿抖。

@汪洋中的小船:当年有联防队员以查身份证暂住证为由把打工仔身上的财物抢劫走

@兰姐:我之前在广东一个电子厂上班,厂子门口经常贴那个无名尸体照片,无人认领。厂子后面有一片荒废的场地,野草丛生,经常听说警方在那发现尸体。

那时候的70 80后为了生活,为了理想出去打工,很多都是跟着同村或者亲戚或者同学一起去那个陌生的地方。可是当时的工作都不好找啊,所以很多都不在一个工厂上班。呃,由于没有电话,没有手机,没有网络,基本上是单枪匹马,举目无情,有苦有难也只能自己往肚子里面吞了,或者偷偷躲起来哭。那时候你要去找老乡或者找亲戚,都是在他的厂门口。苦苦的等,耐心的等着他们出来,所以真的很不容易啊,但那时候在那些外面,那些混混,还有那些穿狗皮的,还有一些玩得好的工友,不可能是成为祸害他们的心生,因为有些工友家里面比较贫苦,比较勤劳,而有家有的家人。还没讨媳妇啊,所以就造成了他们失身的缘由。可是那时候的工厂又不管他们没人管,你一天没来上班,就算看工两天,也算痛工三天,就算你这年从来没人管你去打了,怎么样?那可怜的家里面的父母啊,还在苦苦等待,一年没回来,两年没回来,三年四年还是没回来。在漫长的等待中,有怨恨道,责怪他们一直在念叨着自己的孩子为什么那么狠心不回来看看他。可惜的是,他们的孩子有的是没办法回家,有的是已经不在人世了。呃,他们。却被一些。不明理由的人。不知情的网友在做梦,悲哀难过。

2003年,东莞长安一家工厂有过江西籍的男员工,在工厂放假的时候独自前往菜市场买菜,之后就再也没见人回来。三天之后,工厂就把他跌入自动离职人员名单,家里面人也没有任何消息,也没见人回来,他以为他在外面打工。直到三年之后,父亲接到一个电话,是他打来的求助电话,只见他说,爸爸快来救我,你立即到镇上所里面报案求助,带帽子叔叔过来找我,父亲必须带着家乡的帽子叔叔。前往他所说的地方去找他之后才知道,当年他穿着拖鞋,穿着短裤去菜市场买菜的时候,当走到菜市场门口,突然一辆面包车一停下来,几个大大汉拉着拉推了推就把他推上了面包车,之后被伸进了一家黑厂,稍微不听话就要挨打。

这个人很聪明啊,他看见反抗没有效果,然后就装作很听话的样子,然后根据他几年的观察发现的有的人找机会跑出去了。但是不久又被抓回来了,然后当着他们的面狠狠的折磨,甚至有的人自此之后再也没见到了,所以他就长了心眼,他就故意去迎合那些打手,甚至他协助他们去管教其他人,慢慢的获取了他们的信任。后来有天晚上下着很大的雨,那些人都喝醉了,所以他找机会逃了出来。经过他分析之前那些逃逃出去又被抓回来的那些人的失败原因,他不敢走大路,只有往山上跑,一直走了三天之后,他才敢出来找人借用手机向父亲打电话求助。

当他与父亲会合后,他想起那些还在受苦受难的兄弟姐妹们,他觉得良心不应该被泯灭,就选择去了当时的南方都市报报社。此事经南方都市报一报道,后来广州日报、深圳特区报、京报等媒体波丰刚才在帽子叔叔的帮助下,在惠州一个山嘎嘎点找到这个厂,解救出许多人。经查明,当时该厂以300至六百一个人的价格购买劳力,而那时候的路边招工的中介还有面包车拉人,均是以右片掳掠的方式加人渗到盖。此事情一经发出,舆论通风,省里、深圳纷纷发布,强烈打击黑厂、黑窑、黑看黑作坊之后没多久,在龙华大浪查了几个黑厂。

那时候的更惨,都要压工资,有的是一个月,有的是两个月,也就是你要做满两个月才有工资呢。那等你正式上班了之后,你就根本没有什么时间出去,天天都是上班加班,经常都上到晚上十一二点,你哪有什么时间去办什么证的,要么你说厂里面放假吧,可是厂里面放假,要么就节假日,要么就礼拜天,你放假人家也放假呀,要么你说请假吧。那时候的工厂,你哪里请得到假啊?不是那么容易的,就算你请假,也要厂里面开证明。没有证明,你办不了证牌。要么就找外面的租房的那些老板啊,房灯啊,开证明,可那是需要钱的,那时候工资很不高啊,区区几百块钱,哪经得起这样折腾。你就算办了这个证来之后也没什么时间出去,遇到运气不好的,人家把你那个证随便一丢,这个是假的,上车你也没辙。第二年去了人岗大棚一家工厂,那个厂里面没有饭堂,他是工业区里面的饭堂,老员工的话,厂里面发一张饭卡。像我们这些新员工啥也没有,要赚满一个月才有的,身上的钱花完了,要熟悉的人都在龙岗那边,而且也没有电话联系,真的是举目无亲。是厂里面的两个宿舍的女孩子救了我,他们经常给我打早餐或者宵夜,要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办,因为他们年纪都说比我大,我都叫他们叫姐姐,经常在在他们宿舍玩,有时候看到累了,直接找个看床就睡了,很纯洁的友谊样。说真的,非常感谢那两个宿舍的女孩子,只可惜那时候我去拍照的时候,只有这两个女孩子在那里,其他的孩子,女孩子要么出去玩了,要么去上班,去加班熬夜。

@张张L:要给那些受害人,下落不明的人一个交代。

诗人但丁在神曲中写道:地狱里最炽热的地方是留给那些在出现重大道德危机时仍然选择保持中立的人。因为你在不公正的情况下选择保持中立,其实你已经站在了邪恶的一方。

来源:知乎

作者 editor21

在 “自然之子:南下广东打工失踪人口(以及改革开放以来农民工、女性、青少年打工者的苦难)” 有 1 条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