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坐在一只巨型火锅面前
烟火,像是升起了一面庄严的国旗
我们在它的面前废话少说
思念曾经在我们的记忆里航行
漂泊多久才能成长为一个真正的诗人?

空白之屋窝藏着历史上失踪的酒鬼
一生的贫困,守不住美丽的潘多拉
我们在自己的祖国吞食巨石
灵魂的果核高悬于夜空
光的表象里祭祀投江的诗人

生于清贫世道,觉悟不先不后
“只有一棵树发现了它的荒凉”
我们被迫在隐喻中,匆匆结束
空白的童年,仓惶的青春
情人一丝不挂地迎候在幻镜中的花园

一封掩盖数年的信件细数分别后的家常。
一个诗人可耻地杀害了自己的妻子
更多的诗人盲目中阐割了自己。艺术的田野
腐化了偏激的”诗人的影子”

我们打印出彼此的苦难,交换
对岁月的尊重
把不可控制的混乱色彩,烩进
人类精神的火锅。是时候了
把瘦小的梦遗者制作成一堆愤怒的炭火

2014.6.2.

来源:作者微博

作者 edit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