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4月7日,从杭州押解回遂宁,我即被行政拘留13日。在狱中邂逅韩斌。韩先生,遂宁人,1989年为成都体育学院运动医学系学生,参加过当时成都和遂宁的学运。多年来,初衷未改,只遗憾未和同道有得联系。闻我则喜不自禁,相约出狱后共同致力于民运事业。作此诗以记。]

刚被推进牢房门
你就让跑巷道的红毛来问
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我说,姓八九,名六四
出生在天安门广场,北京
血型:爱国、民主、学运

你就敲打着铁门和墙壁喊叫
那么用力,象在拼命似地
兄弟啊,这么多年的分散、隔绝
我有多么想你
我寻找得多么艰苦、努力
苍天长眼睛
又相逢了,又能够在一起
……
你问我小二哥的情况
我说他在坚持,在努力
你问我王丹
我说正流亡中他们建立根据地
仍然是好朋友、好兄弟
……

十六年了
我们的手握不到一起啊
但我们的心为什么
还联系得如此紧密
只因为啊,我们仍然拥有
共同的姓名、血型和出生地

2005年4月10日

《民主论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