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Li12

波兰之恋

没有警察局,就不会有我俩的相遇

斯德哥尔摩灰暗的皇宫

就不会变成我们亲嘴的背景…..我

望着窗外的雪花在想,并再次看见你

排在我跟前:一朵金色云鬓。你

和我一样,也在延长签证。你回头莞尔一笑

没有那三小时的排队,就不会有

我们裸体演奏的《波罗乃兹》

克拉科夫和上海就不会叠成同一个雨夜

没有雨夜,我就不可能品尝你

从多难的家乡带来的咸涩难咽的

罐头肠,喝你愤怒的伏特加酒。没有

伏特加酒,你就不会在瑞典的医院

打工,上中班。我就不会在午夜

与你做爱,梦见自己被波罗的海的波涛吞没

但你,我阴郁的梦露,你为何

不停地抽烟,盯视那间租房的墙?

是,我不喜欢和我亲嘴的女人抽烟

但你不抽烟,我们就不会一起长时间散步

在宁寂的维斯瓦河畔,在厚厚的雪上

那只大天鹅就不会向我们缓缓游来

我们交谈。用糟糕的英语。我们紧抱在一起

好像唯有如此才不会被空虚带走

但惨叫把我们拆成两道母语的铁壁

玛丽亚教堂的钟就这样在窗外敲响

敲落元夜,敲落满天的雪片

我们和唱诗班的歌声在烛光里飞舞

“留下吧!”你用潮湿的眼睛恳求

我僵硬地站着,没有应答。波兰语

太苦,我返回200年没遭战争蹂躏的瑞典语

中央广场!明丽的阳光。五月!

多年后我旧地重游。熟悉的背影,金发!

我叫你。你转身:“我不是茱莉。我叫玛丽!”

 

偷情

孤岛。松林。一个貌如圣母的女权主义者

弯腰,世界缩成她采集的一朵蒲公英

我贴着她。从背后。一只甲虫贴着

另一只甲虫。爱,征服,或两者皆是

我抽动一下,她就呻吟一声。破冰船

在海上耕耘,不,是指甲在撕开结盖的伤口

紧张,怕岛上一个快满五十的陶艺人

他在开花的花园坐着,看见我们,招手

他善如耶稣。他请我们喝茶。我们谈到

死亡。“我喜欢庄子击盆而歌的逍遥!”他说

陶罐列成一排孕妇的肚子。他的灵魂

在飞。“塑造黑洞时,我发现了手!”

他捏泥巴,泥巴露出地球的形状

他不停地在重复某部影片一个父亲

从监狱窗口触摸女儿脸庞的动作。“他怕做爱!”

我想起上星期和她约会时她说的那句话

 

来源:智岚JASON视文采风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