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02

552aff2e-41e9-4046-97d6-549d07a32669图片:立人乡村图书馆创办人、执行理事、总干事李英强在讲课——如何改变世界。(网络图片)

海外媒体报道,中国独立民间组织的生存愈发艰难。对中国独立的公民团体,特别是那些从事有关劳动者权益、法律宣传和反艾滋歧视等有政治风险工作的人来说,目前是一个危险时期。

美国《纽约时报》最近报道,北京一家民间智库“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的平面设计师、该组织研讨会组织者、以及其创始人先后被警方带走。为此,该智库研究员杨子立目前逃离了北京,因为他害怕有人逼自己在暗箱操纵的审判中指证同事。杨子立从去年11月开始就躲藏起来了。他表示,朋友们一个接一个的失踪,使他非常害怕,而警方根本不依法办事。简直就是为所欲为。现年43岁的杨子立,曾因为和一群朋友就多党制选举和言论自由举行非正式讨论而入狱八年。

报道说,对中国独立的公民团体,特别是从事有关劳动者权利、法律宣传和反艾滋歧视等有政治风险工作的人来说,这是个危险时期。长期以来,这类团体一直在中国界定模糊且不断变化的官方容忍范围内艰难求存,但它们也成了致力于社会事务的公民的港湾。然而,在习近平的领导下,共产党大幅度收缩了可容忍的活动范围,让外界担心,在极具约束性的中国总体政治生态中,这些拥有更高开放度的小领域可能很快便会消失。

最近几个月,政府已对多个组织采取了行动,包括一个反对歧视乙肝患者的团体,甚至还有一个由22个乡村图书馆组成的志愿者团体。报道援引在广东省深圳市专门从事制造业劳动权益的机构“深圳市春风劳动争议服务部”负责人张治儒的话说:“草根组织的压力从未像现在这么大。过去一年里,不但他本人的汽车被人破坏,警方的骚扰还迫使他管理的组织换了十几个地方。去年12月,五名员工中的最后一人辞职。

报道说,广州上月生效的一项监管措施,进一步加强了对接受外国捐赠的非营利组织的审查。而中央政府此前也提议通过了旨在加强对在华的外国非政府组织控制的立法。“深圳市春风劳动争议服务部”的张治儒表示,因为中国慈善人士唯恐惹恼当局,他管理的团体已有的资金已用完,甚至连中国的众筹网站也不愿列出该组织的名字。他说:“政府就想让我们消失。”旅美中国人权活动人士刘青表示,在中国真正意义上的非政府独立民间组织不仅数量很少,而且很难长期生存:

“在中国,几乎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非政府组织,因为当局强迫所有民间组织与政府机关挂钩才能注册。一般来说,NGO的存在有两个功能:一是为老百姓提供救助和帮助;而另外一个就是监督政府。中共把NGO提供救助和帮助看作是与自己抢民心;而中共更不会允许民间组织来监督自己,否则那不是造反了吗?”

《纽约时报》的报道说,中国目前打压民间独立团体的重点,是那些被视作异议人士避难所的团体。而位于北京西北部大学区的“传知行”组织既支持市场经济,也支持受压迫的群体。他们对出租车司机所受到的剥削、对农村孩子不公平的学校政策以及三峡大坝所带来的环境代价都进行了研究。该组织也吸引了民主改革的倡导者,他们中的部分人之前就与当局有过摩擦。目前仍在躲藏的该机构研究员杨子立表示,他们一直希望在艰苦的条件下能勉强维持生存。但更独立的NGO,即,那些非政府组织,特别是那些批评政府政策,或是不利于政府形象的机构,则遭遇了遏制性甚至毁灭性的对待。

报道说,在员工开始失踪前,传知行是众多接受私人资助的组织之一。虽然政府对独立公民社会团体的态度暧昧不清,但这些组织还是普及了起来。2007年与法律权利倡导者许志永分道扬镳后,来自华东农村的活动人士、经济学者郭玉闪创建了该智库。许志永支持以更大胆的方式开展运动,争取公民权利。许志永在2013年夏天因组织反对官员腐败的街头抗议而被捕,不久后郭玉闪接受采访时说,“你可以在网上发表观点,或是写文章批评政府,但一旦组织起民众,你就会碰到一些严重的问题。”

郭玉闪新成立的智库避开了街头激进主义。该组织旨在向公民提供专业知识和论据,以在政府政策中赢得更大的发言权。郭玉闪称这个过程有助于中国和平地走向民主。他和他的研究员团队选择有关国家权力的问题,如税收政策等作为重点研究议题,然后通过会议、报告和媒体采访等形式传播他们的研究结果。杨子立透露,当局一直密切监视着传知行的工作,特别是其组织的讲座和会议。有时候他们会逼他们限制参加人数,有时候当局干脆在最后一刻让他们取消活动。

报道说,中国共产党称,在一个面临贫穷和城市化压力的国家,慈善机构和其他民间机构可以提供一些急需的社会服务,这类机构的数量已经出现增长。但是,中共也唯恐出现自己无法控制的公民行动,因为,非营利机构只有获得一个国有实体的支持才能注册。就像许多其他机构一样,传知行也只能作为一家私营企业进行注册。

中国民间反歧视公益机构“北京益仁平中心”常务理事陆军就中国政府针对NGO的态度表示,当局对NGO总是持怀疑态度,而且一直是管制多于支持:

“在中国一直存在对独立民间组织的不容忍和打压,而这种状况现在越发严重。中国政府针对民间组织的态度和所出台的政策,都是更注重管制,而不考虑为他们给予支持。”

《纽约时报》的报道说,“传知行”的一些前员工说,当局之所以认为该组织是危险机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该机构48到65万美元的年度预算中,很大一部分是来自海外的基金。当局越来越认为,跨国基金是从事政治颠覆活动的工具。

2012年,在郭玉闪帮助盲人法律倡导者陈光诚逃脱了在山东农村的居家软禁之后,传知行遇到了更多麻烦。陈光诚前往美国之后不久,警方就对郭玉闪实施了81天的居家软禁。如今传知行虽然恢复了研究工作,但每当它召开会议或举办活动时,警方都会不请自来并发出警告。2013年7月,负责监管非政府组织的民政局的官员对传知行的办公室进行了突访,并没收了数百份研究报告,指责该机构非法运营。

2014年10月初,警方逮捕了传知行的前实习生凌丽莎,因为她复印了支持香港亲民主抗议活动的传单。10月9日,十几名警察和安全人员冲进了郭玉闪位于首都郊区的家中。他们拿走了几台个人电脑、一个iPad和几部手机,并带走了郭玉闪。警方在当月还对传知行的办公室进行了三次突访,每次逮捕传知行的员工时,都会没收更多材料。

郭玉闪妻子潘海霞说,她今年一月收到通知,称丈夫因为“非法经营罪”被正式逮捕。随后,她为郭玉闪聘请的代理律师夏霖也遭到逮捕,罪名目前还不清楚。迄今至少有五个与传知行有关的人遭到了逮捕,其中四人后来又获释。另外一人是传知行的行政主管何正军,他也被指控犯有非法经营罪。

中国官媒新华网去年12月底报道,中国国务院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交审议国务院起草的“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草案,并说,该法旨在规范国外非政府组织在中国的活动,以保障其合法权益。路透社的有关报道说,中国政府几个月前就静悄悄地开始了一场对在华国外非政府组织的全面清查。例如在广东,11月份以来就已实施了针对由外国资金资助的非政府组织的清理措施,志愿者担心中国政府可能对他们进行打压。

记者:希望 责编:吴晶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