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1949,那一年……

Share on Google+

1949某个主义漫山遍野的炮声轰走了世界五强之一的蒋家王朝和他们的中华民国,那年的中国人民前赴后继的抱着反政府主义的大腿扭着秧歌歪着脖子唱红了这一片焦土 ,那年中国的知识阶层着了魔的集体向神圣的自由宣战,那年,从上海启航的太平轮在去往台湾的途中缓缓的沉入海底,那年,千山万水凝结成浩浩荡荡的血色冰花,那年的北风似火熊熊。

那一年,中国人民足够犯贱。

那一年上帝闭上了眼睛,一个民族天大的问号被浊浪淹没,那一年,在领袖的感召下中国人民自以为是的站了起来,那一年,一个古老民族的心门被铁锁紧紧锁住,那一年,这个星球上的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土地与世隔绝。

龙应台女士说我们的苦难吞噬了1949,我说关闭吧1949,关闭吧我的国门。中华民族曾经的国门一关就是两千年,这一次,谢天谢地谢谢上帝我们的国门只关了三十年,直至火红的太阳陨落。

所谓兴也主义,败也主义,且兴且败还是主义。

1949,龙应台看到了大江大海,1949历史见证了一座苍凉的孤岛,即将拥抱世界文明的华夏文化被挤压成一叶书纸飘浮在海的另头,心的那头,灵魂的尽头。

很少有哪个民族像中华民族这样对破碎的过去这么野蛮告别,更少有一个民族如此荒唐的开始,无数个省略号繁衍出一个天大的代价,野蛮无知的历史车轮碾平了整个尘间。

那一年中国人民的玩笑毫无遮拦的开大了,这玩笑一开就三十年。三十年后,有人写了一篇叫“恶梦醒来是早晨”的小说。那一年起三十年后,中国人民的确从恶梦中醒了一回,可是不久我们的人民又睡着了。

那一年的三十年后,有人又写了篇小说叫“醒来吧弟弟”,可这弟弟翻了翻身又睡了,弟弟的这一睡又是三十年。鲁迅先生说这小弟一定是装睡,我以为本国人民永远不缺的,且八九不离十的,就是装睡者。

2015-03-02/美兰湖

阅读次数:1,28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