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每逢北京“两会”,对重庆代表团来说,都是薄熙来唱主角,这回轮休似的,“山中无老虎,猴子成大王”,薄熙来骗术学校毕业的高材生黄奇帆满嘴喷粪,高谈阔论,成了新的谎言表演大师,一会儿接受吴小莉的专访,一会在分组讨论会上唾液横飞,仿佛过去几年他没在山城呆过似的,人们关注的“唱红打黑”如何评价,冤假错案怎样平反,薄王的余罪如何追究?一字也不提,他摇头晃脑地大讲“降低社保费”的“新建议”,连跳河的重庆访民的突发事件都不闻不问,真是“大骗子”的厚脸皮,“小骗子”的伎俩,贪官污吏的“黑心肠”,灭亡者最后的一跳。

据官媒报道,3月6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的重庆代表团审议政府工作报告,市长黄奇帆回答了记者的提问,于是,过去人们熟悉的“胖头鱼”般的嘴脸又登上各大媒体的头条新闻,阿黄不在乎读者油然想起的旧事:他曾有过自我形容的和薄熙来“如鱼得水”的奸笑;也不在意当年与“王口香糖”一起黏在直升机下,呲牙咧嘴,尽显重庆“黑老大”的霸道作风;更不在乎模仿孟姜女哭倒张德江的柔情,和“忽悠”孙政才,重庆“土地储备全国第一”的奇谈怪论。总之,他的阴阳术,很是了得,他要别出心裁地做什么呢?
为了转移人们对“黑打冤案”关注的视线,黄奇帆忽出奇招,成了李克强的“跟屁虫”,他建议适当降低社保缴费率。据中新网报道,3月5日,在北京举行的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重庆代表团全体会议上,黄奇帆说,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降低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等缴费率”,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当前,我国养老保险缴费率是28%,医保缴费率是12%,住房公积金是12%,再加上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等,“五险一金”缴费率接近60%。其中,个人要负担十几个百分点,企业负担三四十个百分点。

在我看来,当官的人,在什么位置就应当考虑什么级别的事,这叫“安守本份”,“尽职尽责”,黄奇帆身在重庆,偏于中国西南一隅,面临许多地方性的大问题,有的曾影响了全局,有的毁掉了地方,更多的关系中国的未来,一言概之,就是如何评价“唱红打黑”,如何平反被“黑打运动”冤枉的人,如何重树民企的信心,如何再塑公检法的形象?但阿黄是一个“不见棺材不落泪”的骗子,他绕开主题,专谈偏门,地方官大讲中南海的事,我想,人家李克强是国务院总理,谈及“降低社保金”的问题,管他对不对,却是份内之事,你阿黄算哪家的哈巴狗,轮到你饶舌?

阿黄以“经济学”大师的口吻说,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在逐步建立统账结合的社保制度过程中,部分采取了挂账、缓缴、免缴等方式,为弥补基金缺口,确保当期收支平衡,不得不在一定时期内实行较高的费率。你看,黄奇帆讲话的称谓不合身份,他不称“我市”,而是“我国”,多么不自量力啊,这使读者忆及“唱红打黑”那几年,薄熙来有意捧他当宰相,做梦他们俩都配对,一个是党的总书记,一个国务院总理,可惜梦醒了,“薄三”去了“秦城国”,这一去就是买了单程票的“无期”,但阿黄的“黄粱美梦”还在继续,黄奇帆称,社保缴费率偏高,一方面降低了个人当期可支配收入,制约消费增长;另一方面,加重企业负担,提高经营成本,一定程度上影响着我国制造业企业的竞争力。

人们听他这样,好像有一点道理,但要我看,不论怎么降,哪怕降到零,如果不解决制约官员权力的大问题,有多少民脂民膏,都会被薄黄之流的“败家子”花光,谁能忘记重庆“唱红歌”花了多少钱,“出红书”花了多少钱,发“红色短信”花了多少钱,种“银杏树”花了多少钱,“打黑”抢夺民企多少钱,编造“黑社会”故事,挥霍纳税人多少钱,组建270个专案组,利用“农家乐”和“度假村”徇私枉法,浪费了多少“真金白银”,搞“女骑警”,“红雨衣”,“国宾护卫队”,围着“美国的黄奇帆”(基辛格)转,花了多少钱?等等。
黄奇帆回避了这些尖锐的问题,好像以前这些丑闻与他没关系,他把眼珠子挖出来,远离重庆,对准了全国,使劲解读苍白无力的所谓的“李克强经济学”,他建议适当降低企业和个人的社保缴费率,促进消费增长和企业降本增效,并通过划转部分国企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加大社保财政资金补贴力度、提升社保基金收益率等多种方式,拓展社保资金来源渠道,弥补因降低缴费率而产生的资金缺口,确保当期待遇支付和增长,但是,如果不彻底清算薄黄挥霍浪费公款的罪行,不寻找官员专权滥政的根源,不论如何变招抓经济,都不能堵漏补缺,都不能避免新的“薄骗子”的诞生。

心知肚明重庆问题实质的阿黄,为了躲过责任的追究,大谈“社保金降低论”,是为了施放遮掩“唱红打黑”罪行的“烟幕弹”,这与他以前的表演毫无二致,据《重庆日报》2月9日报道,上午,国务院第三次廉政工作会议结束后,市长黄奇帆主持召开市政府第三次廉政工作会议,贯彻落实国务院会议精神,部署全市政府系统廉政工作。黄奇帆在会上先颂扬了一番孙政才,把书生“孙博士”搞得晕晕糊糊的,他令人肉麻地说,2014年,在市委领导下,按照孙政才书记在市纪委四届四次全会上的讲话要求,牢固树立主体责任意识,坚持一手抓改革发展、一手抓廉政建设,将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纳入经济社会发展总体布局进行部署、推动、落实,实现了改革发展与廉政建设良性互动,在深化改革加大源头防腐、严明纪律促进作风好转、惩治腐败形成有力震慑、严格追责确保政令畅通等方面取得明显成效。

但是,各地“打老虎”运动都有新闻,重庆抓了什么高官?至今还没有高过,响过文强的吧,狡猾的黄奇帆说,转变政府职能首先要改革现行“权力清单”,要进一步推进简政放权,认真制定好政府权力清单、责任清单和负面清单,从源头上减少不必要、不合理的权力,以权力“瘦身”为廉政“强身”,他讲得多么漂亮啊,但是,他把“打黑”的“权力清单”的秘密全部隐瞒下来,自己的“肥胖”的身子不瘦还增,阴暗面一点也不允许媒体报道,没一件“涉黑案”获得平反,好公民李修武还在渝中监狱坐牢,这是“神马‘道理呢?

据2月17日的沙坪坝新闻中心消息,春节将至,2月16日,市长黄奇帆来到该区,为劳模李友权和困难职工范亚玲“送温暖”,并看望慰问坚守一线的干部职工,检查节日市场和安全工作,但厚脸皮的阿黄,忘记了几年前,他在此地干的伤天害理的坏事,重庆民企的许多老板,被包装虚构成为“黑老大”,关进了监狱,很多冤案都是由沙坪坝区法院宣判的,这些法院的“昏官”,“庸官”,“贪官”,大都是阿黄的嫡系人马,不知道黄奇帆在看望慰问“老劳模”李友权时,是否还记得同样姓“李”的老实本份的农民李修武?当铁证把“薄三”永远地锁进地狱,难道你阿黄还要李修武把薄熙来搞的“冤狱”牢底坐穿,直到你阿黄也去报道?
在笔者看来,不平反遍布全国,积压多年的“政法王”周永康治下的冤假错案,不论开多少会,讲多少好话,大话,套话,都没有用,因为人民都有记性,不会再相信自以为聪明的官员,不信,读者可看《重庆日报》2月27日的消息,记者写到,市委书记孙政才主持召开市委常委会会议,审议《市委市政府关于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民族工作的实施意见》,《重庆市民族团结进步模范集体和模范个人拟推荐表彰名单》,还审议《重庆市优秀民营企业家和优秀民营企业建议名单》。

怪了,一个堂堂的市委常委会,为何要研究有关民企的名单?原来,自从“唱红打黑”之后,重庆民企的元气一直没有恢复,软弱的民企老板不敢直言批评阿黄,也不敢建议平反之事,只在违心地阿谀奉承,但他们无奈的笑容的背后,是细长的倾斜的身影,影子下是加快走路的两只脚,斗不过,没希望,赶快跑吧。古人云:“三十六计,走为上”。结果,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等,中国人买下了“全世界”,只把“谎言”留在了母邦。人们清楚地记得,政府是如何花言巧语“养肥猪”的,但一旦肥透了,就会杀掉,薄熙来是操刀手,杀得“肥猪”嗷嗷叫,四处逃散;杀得血肉横飞,“敌对势力”哈哈笑,所谓“移民潮”,“资金外流潮”,即始于此,黄奇帆与曾给薄王敲锣打鼓的柴静一样,想把原因归罪于其它方面,不符合事实,也是徒劳的。

所以,官媒说,会议强调,要坚定不移地大力发展民营经济,按照“两个毫不动摇”的要求,全力支持、鼓励、引导、放手发展民营经济,培育一大批“顶天立地”的大企业和“铺天盖地”的中小企业,特别是科技型小微企业,为全市发展增添动力和活力。要坚持放开、减负、解难、引导,大力弘扬企业家精神,营造民营经济发展良好环境。要努力在全市培养一批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懂经营、善管理、有担当的民营企业家。民营企业要把握机遇、积极作为,在全面深化改革、扩大开放中寻找新的发展空间,为推动全市民营经济上规模、上水平、上质量、上效益再立新功。

但是,美丽的“大话”一箩筐,讲得再天花乱坠也没用,人们都是有一点记性的,就是在2011年的北京“两会”上,也就是在黄奇帆,张轩之流的官员们的簇拥下,也是在柴静似的老记的包围圈里,中国政坛的“大骗子”薄三满怀深情地论及谷开来的“法律咨询”,2012年,再为“贤妻”辩护,声称20年前关闭了律师所,在家看书,搞艺术,做家务,引来多少感动的泪水,但时过不久,她便成了十恶不赦的杀人犯,“薄三”在法庭自曝其妻与王立军如胶似漆的“暗恋”,而阿黄随后坐在“凤凰”的脊背上“裸飞”,矢口否认“围攻成都美领馆”的事变,却把重庆“黑打”的类似纳粹法西斯的罪行,掩盖得严严实实,好像一切都随风飘散一样,难道别人都是健忘的傻子?显然,视民众为“傻子”的黄奇帆之流必然倒台,难怪吴小莉对阿黄的专访露面不久就下架,看来,黄奇帆的末日该到了。

2015年3月5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姜维平私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2015年3月5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查看未发表的《姜维平中国政局预测和评论》,直接联系作者,邮箱:[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