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反腐的本质意义

1

十八大后的新一届中央高举反腐败大旗一路高歌猛进,大军所至摧枯拉朽,各种苍蝇、老虎纷纷落网,可谓一片血肉模糊的场景十分惨烈。素与中国政治进程毫不相干的百姓倒也有幸过了一把围观叫好的瘾,好不痛快。但是痛快完了以后呢?一切的一切还是与普通百姓毫不相干,这不过是一场两大利益集团间的相互倾轧,从前还可以看个热闹,这一次只能隔着高墙听听里面打斗厮杀的声音,不过对当下的中国老百姓已经实属难得。

我们先谈一个不太久远的话题,共产党的伟大领袖毛泽东为了清除其他同僚以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不惜发动了一场持续十年的人间浩劫,其自私自利的程度可以算人类有史以来的第一,浩浩神州几近变成了鬼州。毛泽东怎么能凭一己之力而撼动了整个体系呢?他的神器就是“红卫兵”——一群天真无知的青少年,硬是被毛泽东变成了无恶不作的红匪兵,这恐怕是领袖力量的最佳注脚。在对伟大领袖的 “无限忠于”声中,数以千万手持“红宝书”的年轻人有如决堤的洪水残酷无情的席卷了整个官僚系统,就手握宪法的国家主席刘少奇也都没能幸免。 “斗私批修”成了占踞道德制高点的思想武器,更成为夺人钱财、要人性命的正当理由。毛泽东的过人之处便是他马上敏锐的发现被利用完的“红卫兵”将是一股十分危险和可怕的力量,既然他(她)们能将国家主席置于死地,为什么就不能将党的主席置于同样的地位呢?唯一安全的办法就是在他(她)们还没有完全明白过来以前解决问题。要杀掉这么多对自己无限忠诚并随时随地都因高呼“毛主席万岁”而常常哭的死去活来的年轻人,没有正当的理由还真是没法下手。如果这些人继续留在城市,中国的经济无力支撑他(她)们的就业,宣布他(她)们失业等于承认自己是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任其成为城市无业游民,一场更大的危险将会接踵而至。“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这样一个由人类智慧结晶而成的 “伟大构想”就此诞生。把这股危险的洪水疏导到远离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农村去与世隔绝,再辅以军管,一切就跟没有发生一样。这当然是一场绞杀,是一次充满智慧的成功镇压,否则后果无人可以预料。

2

今天人们又一次的沉浸在了因祸国殃民的贪腐官员落马而带来的无限喜悦之中。绝大部分的官员则陷入了惶惶不可终日、官不卿生的境地。从官僚集团方面看这是恶贯满盈、咎由自取的结果。但是我们要是从制度成因去考究的话,他们不过是“体制陷阱”的受害者罢了。自中共建政至今一直是左派和极左派的天下,就连邓小平开启了“改革开放”之后,其实中国也一直都是经济行右,而政治实左。左派、极左派的表面特征是忠于党、忠于社会主义、信仰马列毛,而事实上他们只不过是极权专制的受益者和食利者,他们是曾经的官僚集团,也就是毛的旧官僚集团,他们鼓噪的回归毛时代只不过是企图重新获得曾经拥有的权力以及这些特权所带来的一切。借用文革中常用的一句话说就是“妄图恢复他们曾经失去的天堂”,因此他们并不关心国家法治是否遭到破坏,他们不关心广大民众是否遭受到不公正的对待和残酷的劫掠,正是在他们当权的时期中国饿死了几千万人,发生了文革浩劫。他们唯一梦想便是通过文革式的政治运动,重新建立所谓的无产阶级专政,对于民主和自由理所当然是仇视的。左派在得意时是给执政者帮忙,失意时也是积极的帮闲尽管牢骚满腹,总体上说就是助纣为虐的帮凶。

改革开放之初由于中共还深陷“文革”及历次政治运动造成的瘫痪之中,因此官僚集团成为了渡过危机的代用品,大量知识分子和草根阶层的人士被启用,营造出了中共俨然已经放弃了毛泽东“红色江山需要由红色后代接班”的既定路线。但事实上是打江山的一辈多数已经在毛泽东的清洗中消亡,幸存下来的大多已经垂暮老矣,有心无力。当时“红二代”们大多不是在工厂就是在从农村刚回城,从年龄结构上也基本尚未到达能进入高层领导层面的时候,就是一个青黄不接的阶段。这种状况下使用草根官僚实属无奈。大量的反右中的受害者被平反后进入领导岗位,这些人长期在农村或条件恶劣的农场,突然回到城市并一跃成为领导,有受宠若惊而不知所措的感觉,他们大多数人其实已经被毛泽东的残暴的政治运动所驯服并放弃了思考,虽然对曾经的迫害悲愤交加,但是一旦平反便感激涕零奴性十足,他们错误地把时代的悲剧当成了个人的悲剧,把时代的不幸当成了自己的苦难,更把平反当成了政府对自己的补偿,完全没有从政治和体制成因的高度去看待过往的历史,结果就是放弃了对历史的反思与思想的祭奠,放弃了对罪恶的清算与惩罚,并迅速的与罪恶之源的体制媾和,把同时代一起受害的最广大的民众忘记的一干二净,这是用广大民众的痛苦换取了少数从的幸福和享乐,这是对大众背叛,他们更没有对专制做出应有的反抗,并最终成为专制的继任者。

3

粉碎“四人帮”时在中学的一代是最为幸运的,他们赶上了一个因体制被自身的错误而削弱的历史机遇,中共因为尚未从文革的创伤中恢复,所以被迫放松了对社会的管制。而仅仅是这可怜的放松管制却激发了中国社会的巨大活力。笔者在另一篇文章《“粉碎四人帮”曾开启了振兴中华的新时代》中表达过相似的观点:“由于这种压制的效应,使这种持续近30年的专制强力在很大程度上减轻。因此三中全会制定的相关政策、方针才体现出了相应的普惠性,这就极大的调动了社会各阶层的创造积极性,有如甘涸的大地突然间流淌着一湾清泉,极大地缓解、化解了积累已久的社会矛盾,人们几乎忘记了创痛,全心全意地投入到了政府号召的四化建设之中,人民第一次被纳入到国家的政治进程中来,他们也真正第一次感受到了“主人翁责任感”,当然也就理所当然的担负起了“建设四化”的这个历史重任。”全社会到处洋溢着崇尚知识、热爱科学的气氛。学生以数理化的成绩优异为荣,工人以生产能手为榜样处处力争上游,农村以“包产到户”鼓励农民多生产粮食和经济作物、农副产品。全社会在很短的时间内便使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变得极其丰富。但是真所谓“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人毕竟不是动物,不是喂饱就可以的动物。一场反官倒、公腐败、要民主、要自由的学生运动便在全国展开,这是历史的必然,是人类社会进步的力量,但是遭到了中共动用了超过十个以上的野战集团军对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的残酷而血腥的镇压,不惜成为人类历史上最为无耻与残暴的案例而遗臭万年。

这次血洗的结果是让那些在“振兴中华,建设四化”的理想中成长起来的一代人的追求和理想突然崩塌和解构,他(她)们最终痛苦的意识到只有向邪恶投诚才能换来安全与物质财富,坚持理想只会举步维艰的被社会对立化和边缘化。紧接而来的便是“江氏腐败治国”的大幕迅速拉开,只要愿意接受招安便能分一杯羹。在六四的大棒打击后,经过“江氏腐败治国”胡罗布的诱惑下,中国最有希望的一代知识分子也堕落了。

我以为中国是没有右派的,这也是我的一贯看法。因为右派追求的是自由、民主、法治,这无疑是专制的天敌,当然的会遭到来自于执政者与左派的联合绞杀,所以徒有民宪思想而从来就没有形成所谓的派,在反右中就连有民宪思想的人也被绞杀殆尽。 “改革开放”之初所谓的“改革派”身上曾经掠过一丝右派的幻影,但随着八九.六四屠城后,新生代的具有民主意识的知识分子又一次遭到空前残酷的屠戮与镇压,幸存下来的大多在刺刀前集体跪下。进入体制的知识分子放弃了传统读书人“先天下之忧而忧”的道义责任,并在随之而来的“江氏贪腐治国”中迅速沉沦、堕落,可耻的成为了“先天下之乐而乐”一族。他们迅速的被权力所腐化和奴化,尽一切可能的利用体制的弊端与漏洞中饱私囊、鱼肉百姓,是今天苍蝇的主要组成部分。进入官僚系统的知识分子尽一切可能的想要与体制交媾,妄图成为“国家机器”上的一颗永不退役的螺丝钉,但这只是一厢情愿罢了。

4

作为80后与90后,他(她)们一出生便浸泡在了污浊的社会空气中。他(她)们看着六四的幸存者们被关押、被迫害、被边缘化;他(她)们看着父母或父母的父母被下岗。当他(她)们大学毕业时因社会已经劳动力过剩,知识过剩,而成为全世界独有的一族——蚁族。当他们要结婚时,房价开始发飙,当他(她)们要养育后代时,教育开始了产业化,当他(她)们的父母老迈生病时,医疗开始了产业化……这一切最终迫使大部分人变成了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这是他(她)们的错吗?不,他(她)们是社会体制的受害者。

他(她)们呼吸着有毒的空气,喝着有毒的水,吃着各种有毒的食品,但是他(她)们却是维稳大军的主力,他(她)们是强拆农民房屋的主力,他(她)们是满大街追打小贩的主力,他(她)们是网络上的五毛大军,他(她)们有一个极其正当的理由——要养家活口。正所谓“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体制之毒可以侵害尚未出生的婴儿,而况成人乎!受害者变成了加害者,只是看谁能以更快的速度向体制靠拢。具有极大的讽刺意味的是二战中,焚尸炉的具体操作者都是从被关押者中挑选出来的被纳粹认为是可以放心使用的犹太囚徒(当然他们大多最终还是进了焚尸炉),如果没有他们的配合,要焚烧超过600万具尸体,可以把集中营的纳粹看守们活活累死,可惜这一幕并没有发生。

一切罪恶与不公都在冠冕堂皇的理由中发生,社会的公平、公正遭到了几代人的合力破坏与绞杀而成了今天的样子:工人被下岗,农民失地、被强拆,学生失业就失业并光荣的成为蚁族,知识分子在歇斯底里的歌颂盛世,而普通民众则看不起病、买不起房、养不起儿、读不起书、买不起墓。无官不贪、无官不腐,国家级领导人变成了国贼、国妖、叛徒,而就在这种状况下“伟大光荣正确”却叫得比文革时还响彻云霄。

5

在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进程中,“红二代”们都去干嘛?他(她)们都去赚钱去了。他(她)们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理论的真正传人,他们从官倒开始,到国企大腕,到跨国集团寡头,利用红色血统对国家的经济进行垄断和劫掠,对和官僚集团一道对国家的资源和环境进行了涸泽而渔的抢劫与瓜分,然后连同家人一道转移国外,再爱国华侨的姿态重新回来。他(她)们在民众的血泪中完成了原始积累,他(她)们从白猫、黑猫成长了老虎。

一旦老虎长成便要祭牙,先吃谁?当然是官僚集团,也就是今天的既得利益集团,他们是横亘在“红二代”们通往亲政路上的“拦路虎”,不打虎才怪。官僚集团平时鱼肉百姓、无恶不作,出于自身利益的需要,是他们亲手绞杀了倡导社会公平、公正、民主、法治的民宪派人士,是他(她)们亲手破坏了法治,是他(她)们亲手阉割了言论自由,是他(她)们亲手将中国民众隔离在国家政治进程之外的,是他(她)们对“红二代”进行利益输送。今天他(她)们正在上演着跳楼的悲喜剧,却没有人能帮得了他(她)们,就象当年的刘少奇在被批斗时才想到宪法一样,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这便是“善恶有报”的最佳注脚。要与体制交媾的前提是血统纯正才行。

记得一次国宝请喝茶,席间我问他:你能保证你的子女一定能进入得了体制吗?他说不能。我问:有钱能否买到公平与正义和法治吗?他说不能。我问:你离开人世后,什么可以真正的庇护你的后人?他思考了片刻后说:法治,健全、公正的法治。

你看他们比谁都清醒,比谁都明白事理,但是中国今天的法治正是被政法委系统的腐败所破坏的。一个法治正常的国家用得着去强调“全面依法治国”吗?我们看到的不过是另一轮“城头变换大王旗”的大幕在徐徐拉启。前面耽误的几代人不算,从现在重新计数。

是哪个伟人说过“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不知道这个家伙是哭着说的还是笑着说的,我猜八成是哭着说的。今天的世事经过时间的刻意打扮后以全新的、几乎以认不出来的身姿重新出现了,但从她那浓郁的香水味中却不时的游离出一阵阵似曾相识的恶臭中我们可以轻易的指认:他们又来了,还是他们!

搁笔于2015-3-6

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