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 Lin昨天是三八妇女节,我和老婆、儿子一起去逛街。很多商铺打出三八节优惠的招牌,很多人光顾,老婆最喜欢逛这种店。做我的女人也只有这种命。老婆精挑细选,给自己买了两双鞋,挺便宜,看上去还挺不错。她大概心里有点过意不去,老问我要不要买点什么,一会说那件衣服不错,你试试吧,一会说这双鞋子挺好,你买一双吧。我从来都是抱着爱因斯坦的心态:对于我认识的人,我穿得再好他们也知道我是谁,对于我不认识的人,我穿得再不好他们也不知道我是谁,所以平时穿着上我不太讲究,以至于老婆经常嗔怪地说:你不要跟我走在一起,又老又丑又不讲究,像公公跟媳妇走在一块似的。

儿子穿的是不缺了,这会也没看到什么很满意的。

之后我们去游戏超市让儿子玩游戏。游戏种类很多,人也多。儿子以前没来过这种地方,只去过一些小的游戏店,这里的很多游戏他都不会玩,我也不会玩,又没有说明,又没有服务员讲解,只好看人家玩,然后挑了几个简单的游戏大人小孩一起玩。虽然不熟练,但手气似乎很好,居然赢了好几盘,看着那印花连绵不断地从游戏机里吐出来,儿子开心地欢呼雀跃。儿子不想再玩了,我们就拿着印花去兑奖品,兑了个小汽车和一个转笔刀,儿子很高兴。

我们准备回去了,就往汽车站走。一直跟着的看守大概也看出来了,其中一个靠过来问我是不是回去了,我说是,他连说好、好。他当然希望我们早点回去。走到汽车站,人很多,等了好一会车还没来,一个看守过来说,去那边的汽车站坐南沙的车人少一些,车也多。我说不用了,其实我很清楚,因为南沙的车贵一些,所以我不想坐。

这时,老婆说今天累了,不想回家做饭吃,我们去吃卡拉OK自助餐吧。她两年前跟小区里的邻居去吃过卡拉OK自助餐,觉得既实惠又多东西吃,还能唱歌,挺好的,跟我说过很多次想去,都被我找各种借口推掉了。今天是三八节,就顺一下她的意吧。她说她们以前去的那家卡拉OK自助餐大概在什么地方,市桥我很熟悉,我知道她说的是哪里,就带着老婆儿子往那里走。儿子说脚都走痛了,不想走了,老婆就说我背你吧。也不知她是因为我同意了去吃卡拉OK自助餐就来了劲还是本来就不累,竟然背着儿子走了一段,然后又让我接着背。

到了卡拉OK自助餐那里,我们开了单进去了,看守们大概上级没有批这项费用,就只好在门口等着。
老婆的歌唱得怎样俺就不点评了,免得她看到了生气。我趁机在这儿蹭一下WIFI上网;儿子这段时间沉迷于手机游戏,巴不得我们不管他。老婆一个人唱够了,拉着我唱男女声二重唱,挑来挑去会唱的只有《心雨》、《无言的结局》、《有多少爱可以重来》等几首,好像意头不是很妙啊。

吃的东西挺多,人也多,要排队,好吃的一会就没了。我知道老婆、儿子都是那种看着喜欢吃一口就没胃口的人,所以我不怎么拿东西,任她们拿,我就等着吃她们剩下的。自助餐是不准浪费的,剩的太多要罚款的。

三个小时一下就过去了,出门的时候,看守还在门口守着,也不知道他们吃了饭没有,表情似乎不太好。这可怪不得我。

声明一下:我一个人的时候,你们靠上来聊几句没问题,但我儿子在的时候,我不希望你们跟得太紧、跟我说话,我不好跟儿子解释,不希望他心里有阴影。还有,我不喜欢别人问我去哪里,问了我也不会说得很清楚,事实上我有时候是要去几个地方,难道我还一一汇报?你们跟着就自然会知道我去哪里,既然没把我投进小监狱,就不要管我去哪里。

来源:作者面书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