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8日我驾车去奥体游泳,出来,车不见了,按照地上留字,我去了交警大队,他们说:你的车牌尾号“151”被改成“181”,我坚决否认自己改了车牌。我怀疑公安嫁祸于我。

我的车3月5日黑夜被连轧三个轮胎,隔了三天又在黑夜里被套上了假牌,遭到扣车。我的楼门口,三年来每天都有国保和山大公安处的人值班,被人戏称“山大最安全的楼房”,为什么就在这个楼门口不到十米的地方,连续出现了违法侵权事件呢?难道不应该怀疑那些日夜值班的公安中,有人嫁祸于我吗?

2009年我在去英雄山悼念紫阳途中被打断四根肋骨,当时济南国保的“宋处”曾经到山大走动。最近两次事件的前后“宋处”又出现在我的楼下。他应该了解一些情况。

套牌事件,交警大队说,是群众举报,举报人是谁?应该认真查一下?

当局要想查清这个事件并不难,要想掩盖也容易。他们垄断了太多的资源,运作不透明。周永康的流毒至今没有彻底清理。依法治国谈何容易。但是真相应该昭示出来,对欺凌要奋起反抗。尽管年纪大了,我还是要尽力抗争。

任何一个国家,如果执法人员,带头违法而得不得惩罚,这个国家就不能叫做法治国家。

2015年3月9日于山东大学 13655317356 0531-88365021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