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ou Hongling通过1年多的活动,最近周鸿陵提出了“学国模式”。

我关注的中国市民活动家之一是北京新时代致公教育研究院(以下简称北京新时代)的主持人周鸿陵。北京新时代一直以来在城市里的“街道”、农村里的“大队”等基层小区进行以民主自治为主的治理转型实验。例如,在北京东城区九道弯进行了小区民主选举、在河北省容城县、吉林省吉林市、江苏省灌云县,协调处理过一系列征地引发的羣体性事件,开启了社会调解机制,形成了政府、市场、社会、公民多方参与协商处理社会冲突的模式。

2013年10月,北京新时代在北京通州区开始宾河新区治理转型实验项目。这是一个以向居民开展“礼仪讲座”等活动为基础,开展培育和支持小型公民社会组织的实验,以此为基础培育公民社会,带动社会协商,改革政治环境。通过1年多的活动,他们找到了进行这个项目的发展模式,最近周鸿陵提出了“学国模式”。

“学国模式”是通过比较美国社会和传统中国社会,构想出来的未来中国的发展模式。据他的文章,美国社会是“教国模式”,就是教会培育和确定了美国公民的基本价值和统一的现代规则。传统中国社会是“家国模式”,就是传统中国社会以家为核心,在耕读持家的传统中,传统中国人确立了自己价值观和做事原则。19世纪以后,中国社会面对“家国体制”解构的必要性,在不断的碰撞和磨合中,首先是国民党人,其后是共产党人找到了一个新的取代家国模式的新模式,这就是党是一切社会组织的核心的“党国体制”。

“学国模式”是取代党国模式的新模式。他文章里说“以公民教育学习为核心,进而培育社会组织,影响经济组织,改革政治组织,进而构建一个完善的内置于社会的循环改进系统。”

在中国,不少人(包括党员)都认为“党国体制”已经适应不了中国社会。在市民活动现场,很多人告诉我目前中国有必要培育和确定中国公民的基本价值和规范的思想。但是目前没有人找到能取代基督教、儒教等的新思想。“学国模式”应该是新思想的候补之一。对日本人来说,中国人特别尊重学习。学者在社会上的地位一般比日本高。在有名的历史人物中,孔子、老子等文化人物非常多。

当然,“学国模式”还是在过渡期的阶段。“学国模式”的具体内容要依靠学习的内容。进行公民教育学习之际,如果他们非常重视欧美式规范和礼貌的话,“学国模式”会有像“欧国模式”似的性格。而如果非常重视在中国古典里道德的话,这会是“老国模式”,或者跟习近平提倡的重视中国传统文化的教育方针会相似了。我认为北京新时代“学国模式”的本质通过他们今年和明年的实线中会更清楚的。我非常关注他们今后活动的进展。我每年一次邀请几位中国市民活动家,举行中日市民交流的活动。每年都邀请周鸿陵。

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