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6日

今天是我在日本国门外露宿的第23天。

上午,四位记者来电问候,并预约下周的再次采访时间。

我的暂住地已是我一个熟悉的“家”,虽然只有一张长椅子的面积,但它已成为了解中国人权状况的窗口,受到全球关注。我是房客,又是这个家的主人,我会重视这个家的国际形象,力求干净、简练、醒目。上午,我又因地制宜地重新布置一下。

上次告示板上的英文版内容更新后,又有一些网友提出修改建议,其中一位热心的香港徐先生提出十个文本供参考,还根据广告视觉的要求对关键文字用大号字表示。我采纳了他的最后一个文本:“Stuck here for 23 days is a Chinese citizen who exposed corruption, helped the poor and has been denied entry into China 8 times by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中午,二位入国管理局的工作人员来访我的暂住地,其中一位与我常联系的官员请求我:“是否可以拍摄一下你的住地?”我爽快地同意了。“可以随便拍摄吧。”他一连拍摄了几张,我今天的“房间”布局、广告宣传物品及其文字内容都摄入他的镜头,也将成为日本官方的档案材料。这是第一次,我不知道他派什么用处,至少是让日本政府部门的领导看一看这里的实况吧。

下午15:30,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制品人蒋先生专程来我的暂住地进行实地采访。过一会,中国民主联合阵线主席黄奔、理事长汪岷先生也专程从美国洛杉矶乘飞机来慰问我,送来一台DVD播放机及一部《幸福终点站》原版DVD、一套电脑上用的耳机话筒,并转达郑存柱、杨巍先生的个人问候及援助。他们带来一块横幅《我们要回家  We want go home》,我们一起合影。我们非常感谢这些旅居美国的知名民运人士专程来探望。在中国公民的基本人权问题上,应该不分宗教信仰、政治派别的不同,我们都可以站在一起。如果中国共产党派出慰问人员,我也欢迎并感谢。

 

Feng Zhenghu-Wang Min图:冯正虎与汪岷先生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