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忠秧诉称方方言论致其社会评价被贬低,方方称柳找她活动不得不过问

摘要:去年5月,湖北省作协主席方方发微博指责湖北诗人柳忠秧为鲁迅文学奖(以下简称鲁奖)四处活动,一时掀起了文坛轩然大波。随后,柳忠秧强硬回应,并将方方起诉至广州市越秀区法院,打起了名誉权官司。昨日上午该案开庭审理,方方和柳忠秧都未现身。

Liu Zhongyang湖北诗人柳忠秧。C FP供图

Fang Fang湖北省作协主席方方。南都资料图片

南都讯 去年5月,湖北省作协主席方方发微博指责湖北诗人柳忠秧为鲁迅文学奖(以下简称鲁奖)四处活动,一时掀起了文坛轩然大波。随后,柳忠秧强硬回应,并将方方起诉至广州市越秀区法院,打起了名誉权官司。昨日上午该案开庭审理,方方和柳忠秧都未现身。双方代理律师在庭上针锋相对,方方的代理律师还称,柳忠秧为评鲁奖,曾经托人活动到方方处,被当即拒绝,后来由于评委全票通过,方方才一气之下发了微博。经过两个小时的举证和辩论,庭审结束,法官提出是否接受调解的询问,双方都拒绝了。案件将择日宣判。

柳忠秧要求删微博道歉赔偿

去年5月25日,湖北省作协主席方方发微博称,“听同事说,我省一诗人在鲁迅文学奖由省作协向中国作协参评推荐时,以全票通过。我很生气。此人诗写得差,推荐前就到处活动,这样的人理应抵制。作协方面态度明朗,但他却把所有评委搞定。评委多是高校教授,教授们重人情而轻文学。无奈。我相信此人现正在北京评委中四处活动。我们拭目以待。”此言一出,很快就在网上引发广泛关注。

当晚,方方再次在微博中引用该作者创作的相关诗歌诗句,称“我真的觉得省作协不能推荐这类作品去中国作协参评鲁奖”。一时,矛头直指该诗作者、诗人柳忠秧。方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提到,“在省作协评委会评选前,曾接到柳忠秧托人转达的说情电话,并得知他也邀请作协党组成员和相关部分负责人吃饭,但遭拒绝”。

对于方方的指责,柳忠秧的态度非常强硬,他先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向对方喊话“有本事单挑,你别弄一些什么粉丝,你抹黑不了我,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并称方方不懂他的诗。随后,柳忠秧以名誉受到了侵害为由,将方方告上了法院。

柳忠秧的起诉状中称,其诗歌作品《自由天下骑黄鹤》和《楚歌———柳忠秧古体诗选》分别被湖北作协和长江文艺出版社向中国作家协会推荐为“鲁迅文学奖”参评作品。

柳忠秧认为方方的行为引发了诸多对自己不利的评论,使得自己的社会评价被严重贬低,“精神遭受很大痛苦,严重损害了自己的名誉权”。其代理律师王春平指出,方方发布的两条微博转发非常广泛,截至2014年5月28日,第一条博文被转发4007次,被评论1195次;第二条博文被转发670次,被评论300次。为此,柳忠秧还将保留追究方方诽谤罪的权利。

柳忠秧在起诉状中要求方方立即删除有关微博和言论,以书面形式向他赔礼道歉,并将经过柳忠秧认可的道歉信内容在方方个人新浪微博及三家以上全国性媒体上刊登发布。

在经济赔偿方面,柳忠秧要求方方支付精神损害赔偿金10000元人民币,并承担所有的诉讼费用。

方方称柳曾找作协多人吃饭

方方的代理律师王嵘认为,网友和公众对于柳忠秧诗歌的恶评并非源自于方方,而是网友和公众的个人感受,柳忠秧必须接受来自公众的评价,方方作为个人,也有权利说出自己对柳忠秧诗歌的感受。案件的争议点是柳忠秧到底有没有为鲁奖四处活动。

    方方在接受采访时回忆了发微博的整个过程。方方称,2014年3月24日,她在深圳写作,突然接到柳忠秧一个朋友的电话,希望她能在鲁奖诗歌初评时为柳忠秧帮忙,方方当即予以拒绝。由于评奖规则规定评选前夕不得四处活动,所以,随后方方给湖北省作协党委书记蒋南平打了一个电话,告知这一情况。蒋南平说,柳忠秧请党组成员吃饭,他没有去。

随后,方方还给参评项目的主要负责人发了短信。方方将两人的短信作为证据提交给了法院。短信显示,她先询问该负责人:“听说柳忠秧也要报鲁迅奖?他会上下活动,我担心你们被他搞定,提醒一下。别让作协丢人,这个关要把住。他的诗不能报。湖北那么多优秀诗人,报100名也轮不到他。”该负责人则回短信:“他今晚请我吃饭我拒绝了,离他比较远。”

方方称,她从深圳回武汉后,蒋南平代表省作协党组就此事几次跟她商量该怎么办。蒋南平建议方方去主持或参加评选,也建议省作协副主席陈应松参与到评委会,向评委们说明柳忠秧评选前到处活动的情况。但因方方从未参与过鲁奖初评推荐活动,突然为柳忠秧去参加评选,并不合适,所以方方表示不去参评,陈应松也没有同意参与。最后他们决定,遵守游戏规则,一切交由评委定夺。

方方的律师将这一过程形成文字,以证据的形式提交给了法庭,蒋南平也签字证实方方的说法。

方方告诉南都记者,此后她再也没有管过此事,看到柳忠秧初评通过,也没有表示任何意见,直到听说他满票通过,方方才忍不住发了微博。“这件事情爆发出来也有巧合,如果不是他活动到我这里,我也不会管,但他活动到了我这,我就不能不过问了。”方方说。

柳忠秧则断然否认了曾经要请方方、蒋南平等人吃饭。他反复向南都记者强调,在评奖期间,他既没有请客也没有送礼。但为何蒋南平、方方都证实柳忠秧曾经发出过邀请?柳忠秧称自己记忆力不好,“我们文坛的圈子很小,如果真有请客,也一定是参加诗歌活动,和鲁迅文学奖的评选无关。”

柳被指评奖期间频开研讨会

双方律师在庭审上交锋的另一个焦点是,柳忠秧的律师认为方方的两条微博指其为鲁奖跑奖,贿选,却拿不出证据证明柳忠秧贿选。而方方的律师称,方方只是在微博中说到柳忠秧在四处活动,这种活动包括在评选期间开作品研讨会,请客吃饭。

方方律师指出,柳忠秧在2013年11月27日到2014年3月30日的时间里,召开了四次作品研讨会,开会的密集程度并非常态。而一半以上的鲁奖参评评委的名字出现在研讨会中。

柳忠秧也承认开过作品研讨会,甚至在媒体上承认过开作品研讨会少不了组织饭局、车马费和小礼物。但柳忠秧强调开诗歌研讨会和活动鲁奖是两回事。

评委否认“重人情而轻文学”

在庭审中,第六届湖北省鲁迅文学奖的评委名单也作为证据曝光,其中包括武汉大学文学院教授樊星。由于方方曾在微博中质疑评委“重人情而轻文学”,樊星教授曾在微博上抱怨道:“方方与柳忠秧的交锋,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只是方方说评委教授重人情显然不妥。”他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被问及如何评价柳忠秧的诗作,称:“我的评价并不说满。如今写古体诗的诗人很多,像柳忠秧的作品这样大气磅礴的占少数。”

樊星坦言:“‘跑奖’并不新鲜,但是以此全盘否定评委的专业和品质则是偏颇的。”樊星称,即使有的作品有人打招呼,但如果实在太烂,是绝对不会投票的。即使个人投了一票,作品也难以通过。

方方则指出,文坛不应该出现不问是非只管站队的情况,对于诗歌的好坏,还是因为从文本来评价。

湖北省作协主席方方谈鲁奖:

官方过于重视让获奖者得“暴利”

因为两条微博引发了一场名誉权官司,方方直言并没有什么可后悔的。昨日下午,方方还在新浪微博上发布了其对鲁奖评定的一些看法,作为曾经的鲁奖获得者,她对鲁奖的感情可谓复杂。

“其实去年,我还有一条微博,大家没有更多关注。我觉得这是更为重要的一条:‘为自己作品获奖上下活动是极伤尊严也极丢人的事。即使得奖,这份丢人也总在那里。但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前赴后继呢?无数个人利益,皆以获不获奖为标准。使获奖后的个人实惠太大。大到很多人宁要实惠而不要其它。所以评奖在某种程度很伤害文学。让很多读者无从判断文学作品之优劣。’”

方方提出了多个疑问:“以前为什么跑奖的少?甚至没有跑奖这一个概念?现在为什么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为什么会突然什么人都为这些奖而活动?并且你发现,他们有的还能够跑成功。”

方方透露,因为一个国家文学奖,可以让有些人少奋斗几十年,尤其是低水平的写作者,得奖几乎是他们人生奋斗的捷径。得了奖之后,除了奖金之外,他出书也不再困难。他成为了当地著名文化人,出入于各种场所,全国各地讲学,到处受人尊敬。如果是专业作家,他的职称很快能破格升到顶级(直至文科类最高级别,也就是大学二级教授这一级)。”

方方指出,官方过于重视文学奖,给予了文学奖承受不起的重量。相当于给了获奖者一份“暴利”。这份“暴利”在真正的好作家那里没有什么意义,但对于水平低作品差的人,却相当有用。因为他们的成功,文学奖作品被劣质化,以文学奖为标准来评定的文化精英,也同样被劣质化。

南都记者 曹晶晶

方方的行为引发了诸多对我不利的评论,使得我的社会评价被严重贬低,精神遭受很大痛苦,严重损害了我的名誉权。

——— 柳忠秧

这件事情爆发出来也有巧合,如果不是他活动到我这里,我也不会管,但他活动到了我这,我就不能不过问了。

——— 方方

南都记者 曹晶晶 实习生 徐楚函 王伟凯

来源:南方都市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