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接余:人性恶及其疯狂的理性——读阿尔都塞自传

Share on Google+

哲学家杀妻并不惊世骇俗,惊恐的是他最后十年:作为福柯的老师,作为《保卫马克思》、《重读资本伦》这两部举世闻道的重头著的作者,他居然始终与20世纪最伟大的学科——佛洛伊德的心理学理论鄙视而拂违(萨特也是这样)!

这位法国高师的哲学教授,启迪拉康、德里达的后结构学先导,最后时期的自我瓦解却是履行一个心理分析的意识恢复过程,自我揭示一个共产党人一辈子自我欺瞒的恶果。

理性的大厦可以70年不倒,它的结构动力学却可能仅剩下反向的原动力!

美好愿景的正价值往往不能持久,顶多造就苦行僧的救世神话,罗伯斯庇尔的政教合一,而世俗的诱惑,酒色,野心,羡慕嫉妒恨,财富欲,占有欲都将打败成就欲。正价值只属于少数哲人艺人。那些武人,商人,工人的众击使之如谎如幻。

所有被压抑的负价值,酒色、野心、羡慕嫉妒恨、财富、占有、弱小变强大、奴仆变主宰等等恰是结构的原动力:假如你是一个文学家艺术家,那么对付原欲可谓驾轻就熟,可是一个循规蹈距于正价值的教师,职员,官员,就没那么幸运啦。

古时侯,各种原欲都有名字,而且具象,人,也就熟悉他黑暗时刻与之相处的东西,现代科技让人不信神,于是人无能与心中的魔鬼打交道了。

阿尔都塞的妻子是个老共产党人,抵抗运动老战士,虽出身游击大学,却能始终质难“党抛弃了工人阶级”,这个共产主义的殉道者,引路人,经由小她六岁的共产党哲学家之手成了祭牲,1980年,表明单靠所谓正价值的“高尚心灵”为担保的社会实践种种:在开明的民主环境中只具有倒退和落后的原欲面目。

佛洛伊德流亡伦敦之际(财产被没收,书籍被焚烧;那是第二国际退出的改革派墨索里尼的弟子希特勒所为,之前还特地飞去证求过前者意见;另一个退出的是暴动派的列宁和他的弟子斯大林)贺电如山,然而他最看重的还是爱因斯坦的贺电。

法西斯屏蔽关于人的真相的探索,却推普国家社会主义,这一种教义,并以这种教义规范人的行为,看上去还蛮象那么回事:比如一个维也纳的冲锋队员因将搜查佛宅中桌上的纸币硬币揣入囊中即被开除。

靠这没用!事实上我们每个人内心深处都埋藏着极权的想法,法西斯领袖体现了大众的意志,传统意义上的权威,文化家长,是解决人们内心冲突的法师;只有艺术,科学,管理等行业使有自制力的人得以转换他的精神流,20世纪专制的兴起:是人们渴望权威和次序,领袖应运而生,为人们提供决心,目的和真理,21世纪宗教激进迭起,也是人们无能对付内心魔鬼,解决内心冲突所致,以致以行动统一,思想统一,绝对服从权威的投射,把内耗的病魔转嫁给他人的伎俩!

来源:作者提供

阅读次数:1,56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