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于︰2015-03-27

毛泽东亲弟毛泽民(1896-1943)于抗日时期被盛世才处决于新疆。涉及斯大林、蒋介石、盛世才及延安中共的多重关系的分合较量。有许多史界未知的内幕。

maozemin

●毛泽民:毛泽东亲弟。被投蒋后的盛世才关押一年而杀。

1930年代之初,苏联曾经两次出兵新疆,帮助盛世才夺取和巩固政权。在与劲敌马仲英作战时,苏联甚至使用了空军。战事过后,苏联的一个机械化加强团——红八团——进驻哈密,扼守新疆东大门。另苏联在乌鲁木齐(一说哈密)设军用飞机装配厂,在独山子设炼油厂,雇人均在千人以上,在各厂派有少量警卫部队。若无抛弃盛氏,苏联必可早在1940年代帮助中共建起空军。苏联还兼并了新疆、内蒙结合部以北的科布多、唐努乌梁海两个地区。除了在军事、内保方面帮助盛氏之外,苏联还向盛氏提供经济援助,新疆的现代化建设——尽管规模不算大——得以启动。苏派新疆专家团的团长乃是斯大林的女婿。一条蜿蜒1500公里,连接苏新交界处霍尔果斯与新甘交界处星星峡的战略公路,在苏联的援助下于两三年内迅速修成。

苏联渗透新疆 盛世才投苏加入共党

苏联将新疆纳入其势力范围的目的有二:一是防止日本势力沿长城一线西扩,对苏联腹地构成威胁;二是策应中共北上,使陕甘宁苏区北有苏蒙,西有新疆作屏障和后方。此时西北只有青海一省未曾“闹红”。马仲英部败于苏军之后,苏联竟然不计前嫌,迎其入苏加以豢养,似有将来利用马氏图谋青海之意。此前,马氏部队奇怪地有着数位曾经加入中共而且留学苏联的黄埔军校早期毕业生呢!

据斯诺透露,盛世才当年选择离开南京,远戍新疆就是苏联暗中促成的。盛世才和郭松龄沾亲带故,郭氏反奉之时,正在日本陆军大学留学的盛氏专程返国参与其事。郭氏兵败身亡之后,又有冯玉祥设法融资助盛返日完成学业。冯、郭二氏其时均受苏联的支持,李大钊充当仲介。盛氏受到冯、郭二氏器重必然与苏有关,盛氏成为新疆一方之主后即刻登程访苏,受到斯大林接见;申请加入苏共得到批准。盛氏返新之后又申请转为中共党员,中共答谓:待到时机成熟,即予办理。随后,苏联又替盛氏建起秘密警察系统。在盛氏请求之下,苏共派出华裔干部俞秀松等人、中共派出资深干部毛泽民等人到新疆政府各部任职,辅助盛氏治疆。

斯大林当时对于盛世才的高度信任,由下可见一斑:盛氏向斯氏诬告俞秀松等人为托派,斯氏便派人将他们捉回苏联处死!俞氏乃是中共创始人之一,又是盛氏的妹夫。斯氏竟不留情,且不诘问。

盛投国民党,苏弃盛激其反毛

苏德战争爆发后不久,盛世才便转向投靠重庆政府。盛氏转向的原因据说乃是他见到战争初期苏联节节失利,一年多便丧师千万,担心苏联会被德国吞灭。但细想之下,这一解释不能完全成立。斯氏虽然一退再退,但仍能坚守莫斯科,更何况美英已开始对苏联提供大量援助;而蒋介石此时不仅一败再败,而且连首都南京都丢了,而美英给予中国的援助,与它们给予苏联的援助相比,少得可怜,难道此时蒋介石比斯大林更可靠吗?盛氏转向之后,国民党势力重新入新,盛氏感到后悔,又想向苏求爱(苏不接受)。此事说明盛氏对苏联退敌的信心,仍比他对重庆救亡的信心为大。

苏联新疆分离,若不是盛氏抛弃斯氏,便应是斯氏抛弃盛氏。当然,如果盛氏从无信心动摇,斯氏未必就会主动抛弃盛氏。斯氏抛弃盛氏并不意味着苏联全盘丢弃新疆,盛氏被迫转向之后,苏联即在新苏接壤处策动“三区革命”,苏军又被派出助战。三区成了新的防范日本势力西扩的屏障。那么,斯大林为何要抛弃盛世才呢?

据我分析,一是新疆只有省军2万,而重庆政府可以分兵10万守新。苏联此时必须借重蒋介石,而不是毛泽东和盛世才,来在中国东部和西部抵抗、阻止日军,以免它进攻苏联的远东地区和欧洲地区。盛氏割据新疆一事,这时成了苏联政府和重庆政府双方关系中的一根巨刺,必须予以拔除。

二是斯大林欲假借部分弃新和激盛反毛二事来行惩戒毛泽东。苏德战争爆发后头数月,斯氏多次——我粗算有12次,犹如当年宋廷发12道金牌予岳飞——拍电报给延安,要求毛氏派出中共主力部队前往外蒙以苏式装备换装,然后进军南满,阻止日军趁机发动侵苏战争,同时让苏联腾出其远东部队20个师,移往西部抗德。毛氏未予答应,一再婉拒。斯氏对此极为震怒。共产国际通过决议谴责中共。行动惩戒随之跟上:斯氏决定部分弃新和激盛反毛,以此警告毛氏:“你不顾及我的后方,我也不顾及你的后方”;甚至:“我可弃盛,也可弃毛!”

斯大林见盛世才杀毛泽民而不救

斯大林惩戒毛泽东的意图完全可以从他对毛泽东的胞弟毛泽民见死不救一事推论出来。苏新关系破裂后,盛世才逮捕了毛泽民等辅助治疆的中共干部,以向重庆政府表忠输诚。苏联驻新部队红八团奉命撤军,途径乌鲁木齐曾做停留。盛氏兵力本来完全不能与拥有坦克、大炮、飞机的红八团相匹敌。如果此时斯氏向盛氏略施压力,毛泽民等人就可被放出来,然后撤入苏联或者返回延安。囿于中苏联手和国共合作抗击日本的形势,蒋介石绝不可能为此抨击斯氏和责备盛氏。但是斯氏却为铁石心肠,不施援手,致使毛泽民等人惨遭盛世才杀害。当时亦被逮捕后来幸被释放的中共元老黄火青,至死之时仍对斯氏此项不义之举耿耿于怀。

斯大林的激盛反毛(泽东)策略甚至还可能包含借盛杀毛(泽民)成分。其实早在盛氏酝酿转向之时,毛泽民等人便已洞悉其奸,曾向苏联方面提出协助全体辅助治新的中共干部撤入苏联的要求,然而竟遭苏联方面拒绝,毛泽民对此感到十分困惑。此事在另一中共元老方志纯(方志敏弟,他娶了毛泽民寡妻朱旦华)的回忆录中亦有记载。从表面上看,令新苏关系破裂的导火索,乃是盛世才弟弟盛世麒被人暗杀事件。盛世麒新近从苏联军校毕业,回新担任军中要职。事件发生之后,盛氏声称中共是幕后策划者;暗杀他兄弟是推翻他本人的第一步。他因此捕杀了毛泽民等人。盛氏于其回忆录中记载,苏联驻新一位要员曾经这样问他:“你知道你抓的是谁吗?是毛泽东的弟弟!”盛氏怒火中烧:“毛泽东可以杀我弟弟,我就可以杀他弟弟!”苏联要员并无要胁盛氏释放毛泽民。依我看来,苏员的这番问话无疑是在对盛氏使用激将法。

过去一度流行的说法乃是盛世才本人策划了这起暗杀,原因是其弟与其争权。盛氏为人心狠手辣。既然可以谋杀妹夫俞秀松,当然也可以暗杀弟弟盛世麒。但是这一流行说法从未道出其弟与其争权的事实根据。盛氏自己则称,因与一苏领事通奸,其弟媳欲除亲夫而后快,遂与中共人员串通,狠下毒手。盛氏更将其弟媳处死后埋在毛泽民等人屍穴一旁,以显示他们之间的“同谋”关系.

说中共参与了此起暗杀,本人从各方面分析,均觉无甚可能。说苏联策划了此起谋杀,或者下令中共执行此起暗杀,倒是不无可能:这是个激盛反毛的好办法。史学家们既然可以怀疑斯大林下令暗杀了基洛夫,当然也可以怀疑斯大林下令暗杀了盛世麒。这件事非常扑朔迷离,真实的答案也许仍然深藏在尚无公佈的前苏联政府档案之中。

无论如何,说斯大林对毛泽民见死不救是成立的。在此之前,斯大林已然对台尔曼见死不救了。事情是这样的:苏德战争爆发前一两年当中,苏德两国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德共领袖台尔曼于此时正身陷囹圄,其妻在莫斯科恳请斯大林借签订条约之机,说服希特勒释放台尔曼,斯氏竟然不为所动;为了让希氏相信他的诚意,他不惜牺牲台尔曼的性命。斯大林既无求于盛世才又无惧于盛世才,他对毛泽民见死不救的动机便只可能是藉此惩戒毛泽东的前述按兵不动、无报恩心。

ssc

●盛世才(1892-1970)与家人。盛独霸新疆12 年,亲苏而和国共叫板,斯大林亲批他入党,终归国民党,死于台湾。

斯大林重将才,毛力保武装实力

最后要谈谈毛泽东为什么不答应斯大林的要求出兵卫苏。依靠苏援饷械对敌雷霆出击,不是中共盼望已久的吗?

蒋介石曾经面临过类似的机遇。经过请示罗斯福,史迪威告诉蒋介石:美国愿意在印度兰姆伽为中国装备和训练39个师,以极大地增强中国抗击日本的能力。蒋氏则害怕这些经过美国装备和训练的军队,会产生飞去来器效应,变成反对他本人的力量。拖来拖去,最后只有不及10万士兵给派去印度兰姆伽领械受训。在解放战争中,由这些士兵组成的新N军成了中共军队最难克制的对手。毛氏的顾虑是否和蒋氏的顾虑一样?不是没有可能。

不过,本人更加倾向于认为,斯大林此时未必存有临阵易帅之意。王明、博古、洛甫、李德等人根本谈不上是合格的军队统帅,这点斯氏早已心知肚明。只要毛氏率部在华抗日卫苏有力,又有何必要将他换下?我刚才说了斯氏的许多不是,但在这儿我可要指出他的一个强项:器重将才,器重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举例说明:罗索科夫斯基元帅于苏德战争爆发之时乃是已被判处死刑的犯人。斯大林敢于让他出狱掌兵。罗氏果然不负众望,在整个卫国战争中百战百胜。他的战功是如此显赫,以致斯大林百里挑一,任命他为庆祝战胜德国红场阅兵的总指挥.这时他的死刑仍未被撤销.

斯氏此前已对毛氏的军事才能表示了肯定,这点毛氏通过任弼时也已知晓。共产国际负责人季米特洛夫已通过王稼祥向王明捎话:“不要再和毛泽东争领导权了!”另外,斯氏若是曾经立意撤换毛氏,也不用绕那么大一个弯子,他完全可以仿照当年撤换李立三,以一纸电报通知毛氏前往莫斯科学习个十年八年就行了。但斯氏一直没有这样做。因此从逻辑上推理,看破斯氏此种心态的毛氏,此时本难持有蒋氏的那种防范心理。

苏日两军在张鼓峰和诺门罕的对抗,业已表明苏军武器装备和战略战术高出日军许多。诺门罕战斗苏军歼敌5万之易,与台儿庄战役国军歼敌5万之难,形成鲜明对照。依此推断,只要中共能源源不断地提供由翻身农民而来的兵源,苏联能源源不断地提供由饷银军械构成的援助,毛氏何患己方实力不会由小到大,何患日强中弱之势不会发生逆转?

抗美援朝一战斯毛嫌隙始得冰释

剩下的只有一个解释:苏德战争初期苏军的节节败退,曾令毛氏感到十分震惊。如果他于此时按照斯氏要求把部队撒将出去,万一苏联沦于敌手,红旗落地,深入敌后的他们便会粮弹不继,顿失母国,进退不得,如何是好?另外,苏联武装中共20个师只够保卫苏联远东之用,中共自身反攻日本至少需要苏联武装100个师,而苏联由于西线吃紧,近期绝无可能办到这一点.如果将抗日的重点放在卫苏而不是卫国上,中共就会丧失民心。一着不慎,全盘皆输;毛泽东不得不小心谨慎,不得不对斯大林说不。他这样做,中共党史研究人员必会理直气壮地说:乃是出于维护中国革命的利益和中华民族的利益。尽管苏联方面会说,毛泽东和蒋介石的忘恩负义行为,说明中国人都是养不熟的小人,靠不住的盟友。

中苏两党关系因为此事出现巨大裂痕。苏方对中方态度急剧转冷,这在苏联派驻延安特使孙平所着《延安日记》当中表露无遗,苏联对毛泽民见死不救一事便是此一转冷趋势的顶峰。毛泽东转而向美国方面求爱;未获成功不说,苏方更起怀疑,为此甚至出招烧死在美配合中共密使谢和赓、王莹夫妇游说华府弃蒋亲毛的冯玉祥。至解放战争末期,毛氏三番五次向斯氏提出访苏要求,均遭婉拒。其中一次回复竟然是:“苏共政治局的全体委员将于8月之中全部离开莫斯科下乡督促小麦收割工作,您提出8月来访,于时不合。”谁能相信这是真话?婉拒当然是一种软性的报复。

斯大林和毛泽东此番嫌隙后来缘何冰释?抗美援朝战争!彼一时,此一时,毛氏这次爽快地答应了斯氏——再次按兵不动,他就会遭到斯氏像杀毛泽民、冯玉祥那样地残忍抛弃,派出20个师救助金日成,以后又增加到100个师。饶有意味的是,他还将自己的长子毛岸英派往朝鲜,结果牺牲了。毛泽民与毛岸英若于阴间叔侄相见,会说些什么?毛泽东忍受的苦楚,又曾向谁诉说?经过此事,斯氏看来是把毛氏看作了真正的同志加兄弟,给予新中国世界史上迄今从无有过的大量经援、军援、技援、教援。不过斯氏死后,毛氏又和克里姆林宫的新主人产生了矛盾,后来两国竟至在边境地区兵戎相见。毛氏心里的恨和气终于给撒出来了,不管是有意识还是下意识.

美国学者公佈毛泽民等的自白书

2013年4月15日,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刊登了张志安的一篇文章《〈新疆冤狱始末〉编写出版始末》,文中说道:

1981年6月,《武汉文史资料》第三辑刊登了《陈潭秋、毛泽民烈士被蒋介石、盛世才勾结谋杀的内幕》一文,该文作者系蒋介石国民党的中统骨干,当年作为国民党重庆军事委员会特派“新疆审判团”成员的郑大纶,1943年3月到新疆后,他也就自然成了盛世才重新组织的“审判委员会”的成员,直接参与了密谋审判徐傑(陈潭秋)、周彬(毛泽民)等人的活动。因此,他在文中以“亲历者”的身份,揭露了盛世才、蒋介石阴谋杀害陈潭秋、毛泽民、林基路烈士的一些“内幕”,承认自己是蒋介石、盛世才的“帮凶”;但是,文章在肯定陈潭秋、毛泽民、林基路等一些人坚贞不屈、大义凛然的同时,却又诬陷当年被盛世才逮捕入狱的许多中共党人经过个别谈话,“在威胁利诱面前多数屈服了”,有的写了“反共宣言”,有的写了“自白书”,并列举了四个例证加以说明。这其中三例所涉及的人就是1946年经党中央营救、被无罪释放、集体返回延安的中共党人中的一部分。不管作者是否是因时隔久远、记忆错误所致,还是确实别有用心,文章的发表必然产生严重的不良后果。尤其是郑大纶作为审案的“亲历者”,他写下的东西,其负面影响非同一般。而已经开始传入大陆的台湾出版的《新疆风暴七十年》一书,对当年中共党人在新疆活动的历史也是肆意歪曲、污衊。如果对这些东西不管不问,任其氾滥扩散,不仅会造成混乱,混淆视听,令人是非莫辩,真假难分,贻害无穷,而且会使因“新疆叛徒集团案”受到诬陷、迫害的同志继续蒙受冤屈,再遭厄运。为此,当年在新疆狱中顽强斗争、终于无罪获释回延安的高登榜等老同志以“久思、易生”的笔名发表了《历史事实不容歪曲——质问郑大纶先生》一文对郑大纶的诬陷进行了有力的批驳。

文中没有明说“另外一例”所涉何人,但是可以推断所涉必然包括陈潭秋、毛泽民二人——不知为何未涉林基路。

美国学者艾伦·怀廷曾于1958年写成出版《新疆:轴枢还是爪牙》一书[A. Whiting,Sinkiang:Pawn or pivot(East Lansing: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 Press,1958)],书末赫然附录了据说是毛泽民、杜重远、盛世麒妻陈秀英所写的三篇自白书英译。国内有意研究此段公案的知晓英文的学者,不妨查阅这些虽然极为可疑但却仍有提供其他史学线索的价值的三篇自白。出于人道主义,作者认为,毛泽民之子、曾经容许残杀张志新的毛远新,于其有生之年也应有权看到此份文件,即使是假料。陈潭秋、毛泽民、林基路、陈秀英乃是被人塞进麻袋乱棒打晕再加活埋的。死前倍受折磨情节何其相似!毛远新生母朱旦华业已去世,无法送予其阅——此份极为可疑文件申明毛泽民与朱旦华感情不好。

据说的《毛泽民自白书》头两段正是这样写的:

在下笔写此自白书前,我须先向一直善待着我和其他中共党员的盛世才督办深表歉意。

本人相信,对于新疆—苏联、新疆—延安关系恶化应付主要责任的乃是苏联,而非新疆和中共。

如果此文为假,那么它至少说明,盛世才也是认为苏联主动抛弃了他,尽管他全然不知本文上面所述那些迄今鲜为人知的原因。

文章来源:《开放》杂志2015年3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