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贪官”是党国堂会的保留节目,区别所在,是这回的舞蹈动作弄得更大些。你看保留节目,实质早就看得眼里长出了老茧。看过之后又如何?贪官照样多得像是漫山遍野的蝗虫,党国也还是腐败得就连杀人的事、抢人的事都没人管。台上演得再热闹,对台下的百姓而言,不过是出闹剧。

抓不完的贪官,演不尽的闹剧。演戏的是癫子,明知这般敲锣打鼓地演下去,即便演至地老天荒,也演不出政清人和,但在黔驴技穷中,也还是得硬着头皮欲罢不能演下去;看戏的是傻子,已被台上的闹剧哄骗了几十年,也还是在期望和幻灭的循环中,受尽煎熬,等待一个难于等来的福音。

有什么样的观众,就会有什么样的闹剧。台上演员们的表演素质,和台下观众们的品位是有直接关联的。你在街头见了耍猴,看得津津有味,看得手舞足蹈,看得流连忘返,而猴见了你神魂颠倒的模样,也益发觉得稀奇、兴奋和有趣。是人在看耍猴,还是猴在看耍人,谁又真能说得清楚呢?

要是时光能倒流,你去看看忽必烈怎么“抓贪官”,肯定会觉得比看党国的堂会更过瘾。忽必烈对于贪赃枉法者,即便是像桑哥、阿合马这样的位极人臣者,都能令其身首异处。可终归大江东去,人类社会在向前发展的过程中,结果还是发现只有民主政治,才能真正有效阻止得了贪风日盛。

世上绝大多数并不极力标榜“为人民服务”以及种种“特色”的国家,不再刻意玩“抓贪官”这样老土的把戏了,也无需弄一堆“八府巡按”终年四处去“巡视”,人家的公仆倒真的是公仆,绝不会就连杀人的事、抢人的事都没人管,更不会弄得清廉度在全球排名总是处在下游,甚而垫底。

而党国仿佛置身在别的星球,还在有滋有味地玩着抓不完的贪官,演不尽的闹剧。闹剧之所以是闹剧,还因为总少了一项重要的戏剧元素。既然有贪官的存在,就必有被贪官祸害的百姓存在,就该在贪官被抓之后让正义及时得到伸张。可你看着这出闹剧,就是想要拍手称快,也只能是语塞。

一批贪官倒台了,又一批贪官在夜色苍茫中朝无助的百姓们汹汹扑来。抓完了这批贪官,怎么才能真正保证下一批贪官不再朝苦难的百姓们扑来?同样的堂会,同样的戏台,在闹剧的演绎中,始终给不出一个让人满意的答案。密集的蝗虫从荒野上一遍遍地掠过,所到之处,照例是一片狼藉。

我因念叨了百姓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于是我儿子的生命权被剥夺,我的表达权和生存权被剥夺,成了被党国迫害和监控的对象。你没踩过党国的痛脚,是否在这个清明节就能要回被抢去的祖屋,并给惨死的冤魂以告慰?抓不完的贪官,演不尽的闹剧。台上是表演控,台下是非人间。

写于2015年4月3日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