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月30日(一)

在日本,很多人会在提倡维护人权和藏人等民族的自治、要求解决政府高官的腐败和环境问题等各领域批判中国共产党。批判中共的人士是各种各样,但是目前介绍他们意见的媒体和演讲会不算多。尤其是关于维权和民族问题的,介绍他们的媒体,除了被不少人视爲“右翼”或者“右倾化”的媒体以外,非常少。右翼媒体以批判中共而敌视中国。也有以批判中共而赞美过去的日本帝国主义或者支持目前“军事化”潮流的意见。近年来,不仅是右翼媒体,而且大媒体也在报道中国的时候带着“右倾化”的倾向。所以,不论从哪个领域,批判中共的人士会容易被归纳入赞美日本,敌视中国的言论倾向。

按尊重每个公民的权利和尊严的想法,批判二战前时代的日本帝国主义、现在日本的“军事化”潮流、毛泽东时代的中共的很多暴力和错误、6?4、目前中共的压制,毕竟都是批判国家权力的暴力。批判中国的国家权力,批判日本的国家权力,两者不是矛盾的意见,而是普通市民对国家权力的正常的反应。但是,目前日本的言论空间很少有像既批判中国,又批判日本的国家权力似的意见。这个原因有很多方面,主要的原因之一是虽然有此想法,也很难找到发表机会。当然日本也有这种人,但是很少,大部分的是属于大学的学者或者志愿者,他们不要靠这些活动谋生。日本非常少有像美国基金会那样支援民主人士的生活和活动的机关。尤其是从大陆来的异见人士,他们很难在日本继续活动。

目前在日本,谈中国的言论倾向主要有3个:(1)。以批判中共和中国而敌视中国。这是最多的。不仅是右翼媒体,而且大媒体也有这样“右倾化”倾向。(2)。以主张中共的正当性而批判日本。这是少数派。主要是左翼媒体和学者、左派的大陆人士。(3)。支持大陆异见人士,批判中共和日本政府的问题。这就更少。主要是一些学者和志愿者。

从大陆来的异见人士,他们要在上述1至3里选一个活动。如果没有学位、没有资金的话,他们只好选(1)或者甘于清贫。

要克服这样情况,给大陆异见人士合适机会的话,必须扩大上述(3)的言论倾向。但是这不容易。我认爲必须解决以下4个课题。1.要建设像美国那样的帮助异见人士的基金会等团体。2.异见人士也要努力开拓合适的机会。3.要充实异见人士能活跃的媒体等机会。4.努力实现让更多一般市民支持大陆异见人士。这些1至4的课题,意味着日本如何尊重每个公民的权利和尊严,希望解决中日两国的课题。在日本,这些方面一直以来都很弱小,我认爲目前渐渐更弱少。如果这样的话,异见人士会被赞美日本,敌视中国的言论倾向所绑架,今后会更明显。

文章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