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光荣正确”
治下的居民
伴随着恐惧长大
选择告密的方式
获取卑鄙灵魂的自慰

你和我
都被变成了告密者
灵魂已扭曲成了撒旦的模样

你和我
都被变成了怪物
怪物必狰狞

这个世界
被扭曲的众多灵魂
演绎成为一张张恐怖的脸谱
印制成这个民族共享的一卡身份证

墙外有个优雅的女人评价:
“大多数中国人从来就没有学到过
什么是体面和尊敬的生活意义”
“全民腐败、堕落、茫然的现象,
在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

在东方有一个
罪恶、死亡和腐败的场所
乃是地狱的延续
关押着正直的诗人和良心犯
墙里面的妇孺都颜面无光
下作的丈夫永与尊严的生活交臂错失
低头享受告密获得的低级快感

这里的告密者
不配获得加略人“犹大”的使徒殊荣
在天上的主
仍没有将他的国度拓展到此地

羞愧的犹大
还知道将卑贱的躯体
挂在那棵弯脖子丑树上
不配见到主的尊荣与救赎

于2015-4-10
注:
1,优雅的女人指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
2,此诗有感于央视主持人毕福剑被告密而作。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