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常青、丁家喜等因为组织策划要求公示官员财产而被刑拘,罪名是“非法集会”。公布官员财产,是世界潮流,国人诉求的目的在反贪。北京公安站在贪官立场,拘捕义士,理应受到谴责和查究。

我也曾因为策划“非法集会”,被国保传唤于2011年,起因是我独立参选区人大代表发表的演讲。 (见照片)

看来“非法集会”有多种用途,主要是打压民意的表达。什么叫“非法集会”?要请最高法院解释,如果说不清,那就是侵犯人权的恶法。有人说凡是没有被共产党批准的就是“非法集会”,那么街头上卖彩票的,做广告表演的不也成了“非法集会”了吗?

民众在公共场所举牌要求公示官财,独立参选人在学生餐厅的前,向大学生宣讲个人理念,自然会引来一些围观者,如果这种行为可以定做“非法集会”。在中国当局垄断媒体的情况下,实际上就是完全剥夺了公民的表达权。难道要人到深山老林去发表演说、去拉横幅?

使用“非法集会”的另一个目的也是在民众中制造恐惧,阻止民众进行集会。

去年到公共场所举牌要求公布官员财产的杨崇被判了刑,今年在北京约有更多人,参与筹划和上街的行动,看来很多人不屈不挠,继续维护自己的表达权。这次举牌的地点从南海之滨的广州转移到了党局的心脏地区北京,人数也有所增加。

最近官员们下重手打压要求公布官财的民众,北京被抓捕之人,除了赵常青和丁家喜之外,还有袁冬、张宝成、马新立、侯欣等共八人。看来这和六四临近有关,因为现在距离六四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当局害怕有人在六四那天,到广场上走走看看,表达他们的哀思。如果有人在那个地方拉出了横幅,那将会惊动海内外,所以先把这几个人刑拘起来,让那些跃跃欲试者六四那天老实在家呆着,不要出门乱说乱动,这是一大背景。

但是刑拘到底能过吓倒多少人呢?去年在广州的杨崇被监禁了一年,最近获释。现在全国有更多人提出这种要求,他们在继承杨崇的未竟之业,如果现在把拘捕的八个人再判一年刑,明年会有多少人再拉横幅呢!如果保持增长的势头,官员公示财产便是迟早的事了

有人总想用抓捕、劳教、判刑等打压手段,让国人在暴政面前屈服,收缩变革之心。看来这些打压能够吓退少数人,但是勇者,却把因维权而被抓捕、判刑看做是一种荣耀,他们会一次一次的,向黑势力冲击。

这次被刑拘的赵常青,毕业于陕西师大,是八九学运领袖之一,担任过北京外高联络络秘书长,六四后被关进监狱四个月,出狱后不改初衷, 1997年,他指责当地官员选举中违反选举法,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3年徒刑,再度入狱。 2002年他起草致中共公开信,提出平反六四等要求。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5年徒刑,2007年11月,刑满出狱。为追求正义他三次入狱,至今不改初衷。今年4月17如他再次被刑拘。看当局是否要判他徒刑。

中国需要赵常青这样的硬汉,造就这些硬汉的是中共的暴政,对这些人来讲,坐牢、判刑是他们的光荣记录。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曼德拉坐牢27年,金大中被判过死刑,刘晓波判刑11年,他们的事迹会记入历史。将来人们也不会忘记那些中国追求自由民主的硬汉。

有人说不要鸡蛋碰石头,我倒劝人不要忘了,水滴石穿的成语。

2013年4月22日于山东大学电话:136553173560531-88365021
来源:维权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