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自由派旗帜《南方周末》的创始人左方日前出版回忆录。在这本回忆录中,他回忆自己从一名激进的文革造反派,逐渐对共产主义丧失信心,成为一名自由派老人,是以借苏联政治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命名自己的回忆录为《钢铁是怎样炼不成的》,以此表达讽刺。同时,他认为当下舆论管制的确趋紧,所以呼吁媒体人妥协以保存实力。

现年80岁的左方原名黄克骥,广州番禺人。香港媒体6月27日刊发对他的采访,左方称自己14岁初读生命中第一本革命小说后,便立志要成为书中的布尔什维克钢铁战士。

中共建国后,左方经历所有政治运动,亦吃了不少苦头,被政治审查,被怀疑做“黑嫌”(特务),坐了7年冷板凳,经不断阅读及反思,他这样自我总结:“从极左的理想主义者,成为一个民主思想的启蒙者,到老年成为忧患意识的老人,通过我一生经历,说明斯大林主义乌托邦的破灭,所以我书名叫《钢铁是怎样炼不成的》……”

在文革时期,他成为广东省最著名的造反派。对文革这个历史伤口,他敢触敢碰,问他是否为过去忏悔,他很坦荡,“政治上我不能负责,我个人负责品质(行为),我认为我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我手上没沾有鲜血,但灵魂上有,需要洗清文革遗毒……我反思文革,觉得不是简单地道歉或者悔罪可以解决问题,那是中国历史进程!”

他对文革有以下结论,“如果话巴黎公社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是第一战,文革是最后一战,讲文革失败,就是马克思所倡导、影响人类几百年历史、有几十亿人参与的一场乌托邦运动的破产、彻底崩塌,文革结束意味共产主义运动的失败!”怪不得文革结束40年,在内地至今仍是禁忌,“文革仍然不能碰,但我觉得历史不能遗忘……”

1983年左方受命筹备办《南方周末》,直到1994年从《南方周末》领导岗位退下,再当4年顾问后真正退休。他自称是“三闲老人”——“读闲书、想闲事、倾闲偈”。他给自己退休生活定下三个原则:过去的事让它过去、现在的事要知足、及未来的事随缘。他说随缘,但对国事始终忧心忡忡,他在书中以“生于忧患,死于忧患”作为结束语,“自己大起大落,起落浮沉人生经历,加上数十年报人生涯,阅读、观察、思考成为我生活的主要模式,这种生活形式,一直持续至我生命最后一刻,我不可能摆脱这种忧国忧民思想……”

他形容中国正处于十字路口,“重新选择方向,如果选错,三十几年人民血汗换来的成果可能丧失于一旦……”他忧患民粹主义思想有抬头趋势,“动不动把不同政见讲成卖国”,他亦担心野心家再度出现,中国会重新内乱,他认为中国要走民主道路,“但条路好漫长,需要中国知识分子坚持对民众做启蒙工作……”

在这本口述回忆录,左方直言现时的传媒环境比过往管制更严,但中国的体制一直是“紧了放、放了紧”,“紧的时候要用策略保存实力,松的时候要推动事业发展”。他以自身经历为例,“六四”后新闻管制极为严格,他“用敏感的人写不敏感的文章,用不敏感的人写敏感的文章”,例如原《人民日报》社长胡绩伟是“敏感人物”,就报道他去四川旅游怀古、写他如何与夫人恋爱相识,“这些事不敏感,但只要胡绩伟见报,读者就关注”;而敏感的观点就由不知名学者写文章,当局往往会忽略而得以刊登。

谈到2013年《南方周末》新年献词事件,左方说自己“不悲观”。他认为,南周没理由放弃使命,“到这里的采编人员都有共同理念,不是哪一个领导可以压制的,加上南周有固定读者群,每年为南方报业集团带来几千万收益,谁也负不起杀掉南方周末的代价”。

来源:【多维新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