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发生的几起的冲突,主要是由香港本土民主前线,或是香港热血公民等等这些团体所发起的。他们主要就是香港的本土派,或是所谓主张香港独立的力量为中心,在雨伞运动的期间,这股力量比较是不服从香港专上学生联会,或者是民主党的指挥系统。在今年,它重新集结,现在就是专门针对水货客的问题,来进行大规模示威的动员。这其中主要的核心领导人物就是独树一格的香港城邦论而崛起于香港舆论界的陈云。这个主张在北京政府的眼里认为是主张香港独立,所以港独论不断地受到北京官方媒体的指责,也有北京的学者对港独论提出很多批判。在这样的激荡之下,还有陆港之间因为自由行所引发的香港社会紧张,主要是它空间狭窄逼仄,大陆来的大批人群,对于香港民众生活空间的骚扰,引发了种种的不安或不满,再加上北京政府对香港控制愈加紧缩和强硬,所以就导致了陆港之间发生很多冲突与摩擦,包括政治上、经济上以及社会还有文化等等方面跟北京政府之间的矛盾愈益加深。

HK 香港“占中”满月,各界民众集会纪念(来源:美国之音)

曾建元
华人民主书院董事
中华大学行政管理学系副教授
国立台湾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法学博士、兼任副教授

北京政府年度工作报告提出“一国两制、港人治港、严格按照宪法和基本方针办事”政策,而­在去年爱与和平占领中环行动退场后,观察中国大陆对于香港争取“真普选”的反应及香港社会有何变化­?中央广播电台台湾之音节目就此访问了中华大学行政管理系副教授曾建元,从中国大陆民众前往香港购买民生物资引发香港­民众反感采取一连串抗议行动探讨。

香港反水货客运动的政治分析

黄莉婕:这里是中央广播电台台湾之音,听众朋友继续收听的节目是《两岸ING》。中国大陆民众前往香港购买民生用品,最近引发香港民众反感,进而采取抗议行动,甚至还演变成香港民众之间的肢体冲突。为什么大陆民众争相前往香港采购民生物资?那么香港民众又为何会有如此激烈的行动?在去年占中行动退场之后,我们要如何观察香港社会的变化?我们今天访问到中华大学行政管理学系副教授曾建元观察解析,非常欢迎曾副教授,您好!

曾建元:主持人、各位听众朋友大家好!

黄莉婕:最近香港民众的抗议行动似乎是重演了两年前大陆民众前往抢购奶粉的场景,我想首先先请教老师,就您观察为什么大陆民众要抢购香港的民生物资呢?

曾建元:我想主要是大陆民众对于大陆生产的产品没有信心,所以他们也是基于民生上的需求,所以到香港采购令他们放心的生活必需品。

黄莉婕:所以前往香港,因为地缘可能也比较近的关系。不过我们进一步来比较这两次的情况,同样都是引发香港民众不满,其实也观察到香港政府也分别采取像限购令,一次只能带几瓶或几罐,还有减收自由行,这次有取消一千多人的政策,这也是跟中国大陆政府在商讨之后所订定出来的。比较不同的,是在前不久所爆发之香港民众,因为抗议行动而导致的肢体流血冲突事件,是由民间组织所发起,不晓得老师您怎么样来观察?这是不是显示香港当地是不是有某些力量的崛起?

曾建元:对。最近发生的几起的冲突,主要是由香港本土民主前线,或是香港热血公民等等这些团体所发起的。其实他们主要就是香港的本土派,或是所谓主张香港独立的力量为中心,在雨伞运动的期间,这股力量比较是不服从香港专上学生联会,或者是民主党的指挥系统。在今年,它重新集结,现在就是专门针对水货客的问题,来进行大规模示威的动员。这其中主要的核心领导人物,就是独树一格的香港城邦论而崛起于香港舆论界的陈云。这个主张在北京的眼里,被认为是香港独立已经好几年了,所以港独论不断地受到北京官方媒体的指责,也有北京的学者对港独论,提出很多批判。在这样的激荡之下,还有陆港之间因为自由行所引发的香港社会紧张,主要是它空间狭窄逼仄,大陆来的大批人群,对于香港民众生活空间的骚扰,引发了种种的不安或不满,再加上北京对于香港一个国家两种制度维持的尺度上的问题,所以就导致了中港之间很多的这些摩擦,这对香港的本土派或港独来讲,香港整体的一种社会氛围,包括政治上、经济上、以及社会还有文化等等方面跟中国之间的矛盾,正好提供了酝酿香港城邦论或本土政治力量很重要的土壤。接下来香港立法会的选举即将登场,最近的这些所谓的光复香港的行动,我认为也许也在为未来立法会的选举布局,是有这样的可能性。

香港泛民主派缺乏中心整合的机制

黄莉婕:是。占中行动告一段落,事实上,包括学联以及刚才我们所提到的本土派力量,都没有达到他们预期的目标。依老师的观察会有拉长战线的可能。在去年,整个占中行动大概持续两三个月,后来慢慢地退场,我们当时也分析了为什么无法达到预期目标,大概是没有办法作一个很好的整合。这股像刚才老师所分析的,不管是港独或香港本土力量,会不会就随着二零一六年香港立法会议员和二零一七年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普选,而在这段期间有所串联?还是其实是各自打着自己的旗帜,然后去实现他们所要达成的目标?

曾建元:我觉得大的目标,就是希望香港能够在一国两制的框架中,充分实现港人自治。可是现在看起来,就是北京的控制是愈加地紧缩。就香港的本土派或泛民主派来讲,他们当然有共同要去解决的问题,但是我们也看到因为政治资源的有限,这两派在政治资源的抢夺上面,彼此的竞争也非常激烈,所以香港的政党分化非常严重,或相当零碎。香港也缺乏比较具有声望的反对派的领导人,能够来整合各方的力量,这个我们从香港民主派在争取普选运动的过程当中,或者是在雨伞运动中都可以看到,中心的一种整合领导力量,并没有形成。我也看到属于比较激进的本土派,当然也会在这个当中找到空间,因为如果香港找不出来具有声望、领导能力、而大家可以互相分工合作、分进合击的联合战线出来的话,那大家只有各自努力了。在这种情况之下,本土派为了维持生存的能量,不断地去创造一些议题,以求进一步在未来有关普选的问题上面,可以取得更大的发言空间,甚至在立法会的选举能够得到席次,我想这都是在这种情势之下,边缘的政治力量寻求自我的生存,自然而然会发生的。

黄莉婕:各方寻求自我生存,却又难以整合彼此间的矛盾,在香港社会当中,这样的情况会不会越来越严重?

曾建元:我觉得可能会越来越严重,毕竟资源有限。然后现在整体看起来,香港政府还有北京的立场都还非常强硬,另外就是北京其实有相当丰富的资源可以去运用,所以它可以对于这些民主派进行各个击破,收买、分化或者是耳语等等,用种种离间的方式去制造他们内部的对立、矛盾、怀疑或猜忌。这些都是可以想象得出来的中国共产党会运用的一些策略。整个舆论或是媒体的环境,也不利于泛民主派。我们可以看到香港的媒体大部分都已经被收买,自我审查的情况也已经形成。整个舆论与媒体的环境是不利于他们的。当然唯一还可以运用的,可能就是小众媒体,或者还有网络。除此之外,你对于大部分香港的民众,如果你并不是这么熟悉现代科技下的传播工具,那么,他们的影响,显然无法达到那个世代的香港市民。如果他们又缺乏对外开拓社会支持或票源的能力的时候,必然就会变成在有限的资源当中来互相抢夺。

北京将极力避免刺激陆港两地社会冲突

黄莉婕:是。最后也要请教老师的是,您观察中国大陆在处理有关占中或反占中这个争普选的议题上,在政策或手段上是否趋于比较强硬一点?对于比如说大陆游客去香港,不管是旅游或是购物,从这几年所引发的冲突或矛盾,您觉得中国大陆会怎么样来处理呢?

曾建元:我觉得从这次北京的反应,它显然也注意到了,它跟香港之间政治上的分歧,它必须要做有限度的控制,不要让它扩散,变成两地社会之间的冲突。表面上来看,是水货客的问题,或者是自由行旅客的人数过多。这些问题好像是非政治性的。过去的说法就是说有助于香港的经济,可是它的负面效果也产生了,因为你如果没有限制,没有有效地管理的话,对香港经济的秩序或社会的安宁,都造成很大的妨碍。这个问题香港社会已经有很多的反弹出来了,如果你再加上政治上面的控制或影响,这很容易造成所谓港独力量,在香港人民的这种情绪之下,会得到高度的鼓励。这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它的统治正当性来讲,它对内宣传所谓一国两制的成功,都是当下很明显的一种反证,所以我想它是不乐见这种情况的发展。把可能引发的两地社会冲突的因素,慢慢地把它解消掉,最难解决的政治问题,暂时延后处理,或是低调处理,我想这也许是目前为止,它在陆港关系现行的政治秩序可能比较好的做法。

黄莉婕:好,我们今天非常感谢中华大学行政管理学系副教授曾建元,从香港民众抗议大陆民众前往香港购买民生物资的议题,来进一步探讨香港本土意识崛起,并为其后续的发展,提供相当深入的观察,非常谢谢您!

(本文为中央广播电台《两岸ING》节目于二零一五年三月八日播出的专访,由中华大学行政管理学系前助理黄淑芬整理录音)

民国一○四年四月十一日晚十一时半于台北晴园

来源:民主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