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习总书记为首的7个火枪手上台月余,政通人和,百废俱兴。贪官接连落网,淫官裸身上像,访民4万释放,网络防火加强。中国总算盼来了几位知道体恤民情的有血有肉的头领,告别了那些不食烟火道貌岸然的圣人。新政对高官约法三章,以至于茅台酒遭遇了销售的危机,领导们也忙着抛售闲房,给茅台爱好者和急需房屋的子民们带来了福音。观乎中华盛况,总书记嘱咐喉舌们作文以记之。喉舌们也不负圣心。伴随着北京早来的严冬,歌功颂德的文章像雪片纷飞凭空而降,企图给人们带来精神上的问候与温暖,奠定复兴天朝大业的信心。

新华社连续几日分期分批有步骤地发布了介绍习近平、李克强、张德江、俞正声等的人物特写,同时公布了他们的一批生活和工作照片,甚至倾诉出他们贫穷艰涩的过去和幸福甜美的爱情。这种先结婚后恋爱的反常行为霎时间让国际的舆论界如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也让一个在西方生活了七、八年的华人产生了类似西方选战的印象。

不过尊敬的领导人们,请恕我说句风凉话: ‘你们把游戏的顺序玩反了。’在西方民主国家,大多是选战在前,就职在后。可是什么事情到了中国都得挂上本土的特色。他们的选战却安排到上台之后。当然,愿望是好的,让老百姓们知道他们的领路人是多么的优秀爱民,是黄土地的普通人民的子孙与公仆。至少老百姓可以拍着胸脯对西方说,我们中国领导人也是血肉之躯,比你们的一点不假,个个都很过硬。这种迟来的选战或许会使中国上下齐心,官民一致,信心百倍,迎接21世纪的新的挑战。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既然这些领导人都那么优秀磊落,为啥不能把这样的选战放到18大之前,大大方方地让人先高兴一阵哪?既然这些领导人都那么优秀磊落,为什么不能把他们交给平民百姓去评头论足,用手去选举哪?既然这些领导人都那么优秀磊落,为什么还要高黑箱作业,偷偷摸摸,神神秘秘,躲在一个阴暗的角落去完成新人的组合。以至于北京的一场洪灾竟然没人过问,市长只能在事后靠半夜里服用泡面而博得同情;以至于世界的华人每天都在猜测是九下七上,还7上9下。

在西方,选战的经费要靠自己的竞选班子到民众和企业中去筹措。西方的宣传机构也没有CCTV那么高的政治觉悟,只要你还没当上总统,广告费就一分也不能少。相对而言,中国的迟来的选战靠的是党报,党TV, 和党笔杆子忙乎出来的。他们所花的都是政府工资,亦即来自纳税人的腰包。因此,与西方政客们相比,中国的政治家们又显得自私与贪婪,花着人民的血汗来营造个人的形象工程。让人们忘记倍感失落的选举环节,进而承认领导班子合法。这种以自上而下的方式来购买人民的爱戴的举动,往浅了说,是欲盖弥彰;往深了说,是假公济私。此风一起,省部地市以及县团级一定会竞相效尤,为自己评功摆好,宣扬政绩。从而忘记了他们该做的事情,从而也掩盖了过去贪污腐化的劣迹。

这种迟来的宣传的特点是只捡美好的说, 而且,生米已成熟饭,大不了把事办坏了你也没辙。要是没有王立军这副药引子,我们的薄大青天的英雄事迹也会编个三天三夜,比这七个人一点也不会少。看看他离开商业部时的动人画面,就知道他也会是一个合格的常委成员。

习近平如果没有红二代的出身,他会从工农兵学员,参军、从政,步步高升吗?原则上说,高干子弟觊觎的好处,他一样也没少,即使在抱得美人归和送子哈佛这样的小事上,他也毫不示弱,即使在名誉学位这样的称号上,他也当仁不让。把这样一个没经过人民考核的个人利益追求者吹捧为民族未来的领路人,你不觉得过早、过分?李克强在河南就任时正是爱滋病泛滥的时期。如今,他摇身一变,成了爱滋病的关注人。居然还会见过有道义感的医生高耀洁女士。如果李真帮过她,她还会有后来坎坷艰难的经历吗?她还会离开她的病人仓皇出走吗?

说張德江心里時刻裝著老百姓,处理动车事故有功更是颠倒黑白。当时事故处理的缓慢和野蛮让人难于接受。在舆论界的质疑之后才扭转活埋车头的错误决定。实在看不出他把老百姓装在了什么地方。一个专管交通的官员不能预防事故的发生,还要靠处理事故英明来标榜自己,难道不觉得可耻。

在卸任后的江老太爷乘坐龙椅参拜泰山的时候,张高丽同志带着文武百官护驾,紧随身后。在旅游季节,封山两日。这大概才是他被提升的理由。在介绍俞正声的时候,提到了他的革命家庭。为什么不说说他的同胞长兄,拿着国家的机密去换取西方的舒适生活。按理,俞大书记的家属有杀关管的关系。然而这样的人却能轻易独步青云,身居要位,一篇赞美文章就能把公案了结。80年代初,有位通过出国考试的研究 生,因为母亲涉嫌一件命案,竟然被克扣多年。难道对海外留学的审查比政治局常委还要严格。

没有时间去一一点评这些被写成有血有肉的来自普通人家的高风亮节的政客,但是这种有取有舍片面的赞美诗未免来的太晚,他们的形象暴露于官位确定之后;这种褒奖弘扬的赞美诗也未免来的太早,因为他们刚刚开始工作。以后,会不会在出个薄熙来、陈良宇,谁也不能打个保票。当然,迟来的选战比不来的选战毕竟是个进步,它会引發了大众的評伦。為中國政治公開化、透明化有个良好的开端。然而,任何事情宣传得过火,都会产生负面的作用,欲速不达,适得其反。

习近平上台不久,便与江胡不同,开始注重民意,并且提出过权为民所赋的进步理念,尽管他的权还不是老百姓赋的。他的几年黄土地的锻炼以及乃父的高风亮节势必影响到他的执政方针。希望总比绝望要好。希望了解西方民主制度的他不只是东施效颦,从模样上去仿照西方,而是给中国的改革注入崭新实在的内容。

面对头上压着的几十位权臣大佬,他的改革的步子也不会迈得太大。他的改革措施也不会轻易实现。前不久,新任政治局委员刘延东、刘奇葆为一本江老爷子做序的诗集捧场助威,就是对习李新政的严峻挑战。况且,江泽民、李鹏极力在官员的代谢中强使余热,纵横捭阖,甚至硬把排名倒数第一的李小鹏扶正,对习近平、李克强的文景之治或光武中兴无疑都是沉重的打击,受人赞誉的胡锦涛的裸退显然也没有终止老人干政的恶行。

《人民群众是我们的力量源泉》、《万事民为先》、《心里要时刻装着老百姓》等,这些都是上好的标题,这文章就看以后如何续写了。让我们不计前嫌,假设党报上宣传的都是真实的故事,至少让老百姓也有个盼头。智取威虎山里有句台词,‘8年啦,别提它啦。’如今,换个说法,‘60年了,别提它了。’让我们伸开双臂,放眼未来,去等待一个新的中国的诞生吧。

2012-12-26

(选自作者文集《升斗草民话一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