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几年前的一个春节晚会上,当今的“国母”彭丽媛将军放开歌喉,唱了一支《打江山坐江山》的红色歌曲。听罢,我情不自禁地看了看表,这都什么时候了。

将军唱的没错,而且从理论到实践都是那么出奇地一致。这理论就是胜者王侯败者贼。从实践的角度,将军的老公公打了江山,将军的老公又坐了江山。这首歌应当算是国母的专利,连另一位金嗓将军宋祖英都没有这样的资格。

打江山坐江山在中国就是一条亘古不变的真理,打江山坐江山在老百姓心目中也是理所当然。人家拼了几十年,流血牺牲,好不容易扫荡狼烟,回归一统。江山不让他坐,于情于理说不过去。于是,自秦、汉始,经唐宋元明清、共产,这条老理一直印记在统治者和被统治者的心间。统治者的一个字是“牛”,被统治者的一个字是“服”。

但中国人笃信的老理也有不少缺点。做皇帝的依仗的改天换地的卓越成就,高高在上,颐指气使。当功臣的则以功自傲,骄奢淫逸。统治集团常常忘记了战乱给人民带来的苦难,形成一个特权阶层,开始尽兴地享受。老一代过去之后,按血统又把权力移交给他们的子孙。让这些可靠的人继承衣钵,以期江山永固。

这样的政权存在几个弱点。第一,打江山的人出生入死,功勋卓著。 好不容易活了下来,他们自然会要权,要钱,要待遇。而且要让他们的子孙封爵,世世代代荣华富贵。这些人天不怕,地不怕,仗着一块免死牌无恶不作,称霸一方。自然会成为贪污腐化的隐患。

第二,打江山和坐江山是两件完全不同性质的工作。然而各级官员往往用战时的办法管理国家。比如,革命战争时期把支部建在连上,注重政治思想建设,也许是必要的。但是在和平建设时期,如果继续保留这样的制度往往会带来危害。中国的党委制、党管军制、党支部制,就是战时制度的延续。一个国家由两套班子治理,又是党委,又是省直机关。于是干部数量成倍增加,而且他们还要“死而后已”。于是难免人浮于事。一旦有油水可捞,他们自然会利用手中权力谋求私利。这就是贪污腐化。

第三,后任的领导班子往往要从官员的后代、亲属中优先录取; 或者从在他们身边工作过一段时间,听从使唤的人里来提拔,当一回伯乐。几代下来,继任的班子如同近亲繁殖,基因品质会逐代下降。一个大的国家,能人到处都是,可是他们可能连党都入不了,没有竞争的机会。结果,上层领导只能以其昏昏, 使人昭昭,举国上下,缺乏生气。于是贪官污吏自然会在无能的监管者的鼻子下鼠窃狗偷,贪婪地吸食着民脂民膏。

辛亥革命的历史功绩在于根除了皇帝,但是没能清除中国人脑子里的封建思想, 没能建立一个尊重人权的民主制度。毛泽东成功后虽然没有恢复帝制,但是这位一向对西方蔑视的革命家抛弃了孙中山的理念,回过头来采用了资治通鉴的办法来管理国家。唯一不同的是他又掺进了从苏俄趸来的无产阶级专政,这条无情的马列理论成了中国封建制度的门神。既然脱不出历史的俗套,自然也不会消除历史上贪污腐败的恶果。

一般来说,一个新的朝代在开始的时候,由于马上皇帝的威严,贪官污吏都会有所收敛。而且,从战争打出来的皇帝也多少知道民间疾苦,会严厉惩治贪官。如朱元璋之诛蓝玉,毛泽东之杀刘青山。因而, 在开始的数年间,贪污腐败不大明显。但几十年后,朝廷百官成了一罎死水,蚊蝇开始菌集,贪腐开始发酵。由于官员上下级间的亲属、人脉的关联,往往熟视无睹,网开一面,放任自流。于是贪官大军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最后会形成雪崩,危害国民。

就此而论,贪污腐化的泛滥虽然发生于毛泽东死后30年, 但近日之腐败却源于他老先生奠定的制度。他应当也有责任。至于邓、江、李等权势家族,成了贪污腐化的先锋,在政坛,在商界,随心所欲,胡作非为。他们对贪腐现象更有直接的责任。当然,在这样的制度下,如果官场如一潭清水,高风亮节,那倒让人大吃一惊了。

美国的国父华盛顿先生的伟大之处在于他留给后人一个法制的民主国家。他原本可以效仿刘邦、朱元璋,在美利坚称帝,永享荣华。但是,在8年头上,他走了。回到自己的农场,去经营他自家的财富。对他和第三任总统杰佛森来说,当总统是赔钱的买卖。这个光荣的传统至今还继续保留着。以至于有人在参选的时候声称不要工资。年薪40万对拉姆尼的收入来说是九牛一毛。这样的官大可不必为了几百万黑钱锒铛入狱。

21世纪的互联网已经推广到千家万户。如果地球的一面有只苍蝇,另一面可以听到它的嗡嗡。遗憾的是,古老的中国还在恋眷着5千年的祖制。不改制的反贪,无异于舍本求末,无功可成。我看过一幅漫画,一个人用刀片刮胡子,刀片走到右边时,左边又见了胡子茬。但愿手持刀片的人不是中国的总书记。

2012-12-04

(选自作者文集《升斗草民话一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