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43)2015年4月11日,王藏的妻子王丽(左一)和其儿子(左二),暂住在北京宋庄。“追魂”的妻子刘立姣(右一)及其一对子女亦在场。(画家王鹏提供)

因声援香港“占领行动”,在北京被捕的宋庄艺术家追魂和记者张淼,上月底被通州检察院退侦。而另一名占领行动支持者、诗人王藏,不但遭狱警打压,还被同室的囚犯威胁,称要对其妻和孩子不利。王藏的妻子王丽,由于恐惧,已经20多天不敢出门。(卡帕/林静报道)

通州检察院于上月27日,将《时代周报》助理记者张淼及艺术家追魂,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追魂今次已经是第二次退侦。

张淼的律师周世锋,周一前往看守所会见了张淼。他指出,检察院再次退侦之后,案卷又回到了公安,期限又是一个月。张淼现在情况正常,但他发现张淼比4月初会见时瘦了很多。张淼托律师带话给所有关心她的朋友,感谢大家。

追魂的律师刘卫国对本台指出,追魂被北京市第二看守所列为二级危险控制,并在他囚室内安排耳目,对他作出监控。

宋庄艺术家王鹏表示,当局对被捕宋庄艺术家的管控严厉,可能还与香港近期可能组织的第二次“占中”有关。追魂被列为二级危险管控后,与他有关的物品检查、安全管控、狱中情报、监区医疗、家属送来物品,都受到影响。而王藏不但被狱警折磨,更被同室囚犯威胁,要对他妻子和孩子下手。

王鹏说: 这次香港不是要有一个二次占中嘛,现在他(追魂)就是说二级看管了,他所有的书信、家里送的东西,都受阻挠。王藏的近况呢,一直是受排挤,而他的狱友威胁,要对他的老婆、孩子进行报复。然后,狱里边员警对他进行这种折磨吧,所以,导致他身体近况不是很好。

王鹏还说,王藏妻子王丽带著年幼孩子,一直持续受到各种骚扰。4月10日,王丽在家门口被抢劫,案件至今没破,他们一直怀疑是当局所做。

王鹏说: 前一段时间,王丽被抢劫了嘛,人都说那个地方不可能发生抢劫。而那个抢劫的人到那里,说,你想不想你的孩子有事?要不想有事,你就别动,给我点钱花。慢慢悠悠的把钱包拿走了,而且骑的那车嘛还带著牌。从这些分析吧,有可能是当局干的。但是,我们没有告诉王藏,因为影响他在里边的情绪。

周日,王丽与本台记者通话时表示,由于恐惧,她从被抢劫后到现在,已经有20多天不敢走出小区了。

而王藏的律师隋牧青指出,以妇女和孩子作为要胁的手段,是当局一贯的做法。

隋牧青说: 这个很正常啊,他们一直都是这样的啊,甚么妇女、儿童,不是他们考虑的范畴,尤其是妇女儿童,更适合下手。你们可能对中国的情况太不了解,很常见、很常见的。

隋牧青还说,相比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期间所受到的虐待,王藏在第二看守所的处境已有所改善,但因为看守所本身的性质和特定的环境,不能期望会变得很好。两次退侦是政治犯的基本待遇。一方面,是搞法律的人都知道他们无罪,规避自己日后被追责的风险,但同时也是在法定程式内延长羁押,使当事人遭受更多的折磨,变相为不进入司法裁定换取时间。

去年10月初香港爆发占领行动初期,宋庄10多名艺术家因为声援而被捕,迄今为止,除艺术家追魂、朱雁光、诗人王藏、记者张淼四人继续被关押之外,其馀的人已经获释。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