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孩子看超人拯救世界、日本孩子看奥特曼打怪兽、中国孩子看齐天大圣胖揍小妖精时,生活在约旦的孩子们却不知超级英雄为何物。贫瘠的文化生活和极端组织的刻意渲染令他们以为,“保护他们远离西方侵略”的恐怖分子就是英雄。

90144_150505101806_1巴希特希望用自己创作的中东英雄,对抗极端组织对青少年的洗脑。

苏莱曼·巴希特 苏莱曼·巴希特

英雄元素 《英雄元素》

零元素 《零元素》是阿拉尼媒体工厂最卖座的作品之一。

在美国孩子看超人拯救世界、日本孩子看奥特曼打怪兽、中国孩子看齐天大圣胖揍小妖精时,生活在约旦的孩子们却不知超级英雄为何物。贫瘠的文化生活和极端组织的刻意渲染令他们以为,“保护他们远离西方侵略”的恐怖分子就是英雄。

约旦漫画家巴希特认识到了超级英雄的缺席,他希望用自己创作的中东英雄,对抗极端组织对青少年的洗脑。

召唤“圣战者”的是认同感和冒险的冲动

关于宗教引发的暴力,苏莱曼·巴希特比其他人有更多感悟。这位约旦漫画家的右侧脸颊上有道令人印象深刻的疤痕。那是2008年,他被一名极端分子割伤后留下的。“这道疤提升了我的约会指数,追女孩更容易了。”他轻松地说。

巴希特因自己的漫画作品而受到攻击。与挑衅宗教的《查理周刊》不同,他赋予自己的使命是,通过漫画降低“圣战”组织对阿拉伯和穆斯林青少年的吸引力,让他们迷恋真正的英雄,而非“圣战者”。

“许多人认为,贫困和失业滋生极端主义,但事实并非如此。数据表明,极端主义的同情者,受教育水平和就业率正在提高。”他说,”基地”、”伊斯兰国”之类的组织,企图将来自贫困农村的天真孩子培养成”人弹”,但这些组织的领导层大多由中产阶级甚至以上的人组成。”

巴希特认为,人们加入极端组织的动机与经济问题关系不大。他解释道:“根据英国军情五处发布的报告,一些英国人前往叙利亚和伊拉克参加”圣战”的路上,买过《傻瓜书之伊斯兰》(编者注:关于伊斯兰文化的入门书籍)。这是真事,说明这些人根本不了解伊斯兰国家,召唤他们的是归属感、认同感和冒险的冲动。”

巴希特的分析似乎与过往极端组织的招募方式不谋而合。“圣战”组织并不过分渲染伊斯兰和阿拉伯世界的复杂历史,而是将之精心编织成诱人的神话故事。

对英雄只有“病态的认知”

“9·11”恐怖袭击发生时,巴希特正在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念书。事发后不久,走在校园中的他被4个人围殴,原因再简单不过:因为他是阿拉伯人。

“我要永远憎恶所有白人”,这个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但我很快就意识到,那并不是真正的我。”想起当年,巴希特已能笑得云淡风轻。

“我从中得到的唯一结论是,这些人看到我或是任何阿拉伯人,都会觉得遇到了恐怖分子。所以我开始在学校周围举办讲座和研讨会,希望给年轻人留下积极的印象,让他们明白,我们只是各种各样不同的人,无关出处。”

真正让他投向漫画事业的是一次对话。一个6岁女孩问他:“有没有阿拉伯裔的芭比娃娃?”这个问题令房间里炸了锅。“有没有阿拉伯超人?”“阿拉伯的蝙蝠侠呢?”人们议论纷纷。

这使巴希特受了很大启发。他放弃大学课程回到约旦,追求已萌芽的梦想。然而,最初的调研结果令人沮丧。

“我在约旦的校园中问孩子们,谁是他们心中的大英雄,而他们一脸茫然地看着我。”巴希特说,“如果我再锲而不舍地追问下去,答案更可怕,他们会说,听说本·拉登和扎卡维保护阿拉伯人免受西方侵略,所以这些人是他们仅知的英雄。我这才意识到,像”基地”和”伊斯兰国”这样的组织不仅在打造政治真空,也造成了”故事真空”。”

巴希特认为,今天在中东地区最严重的问题之一,就是恐怖主义被粉饰成英雄主义、恐怖分子成为年轻人崇拜的英雄。

中东人渴望另一种故事

为对抗这种病态的认知,巴希特在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基金的支持下创立了“阿拉尼媒体工厂”,希望通过创作一系列英雄漫画,为年轻人设定完全不同的英雄形象,令他们远离极端意识形态赋予的价值观。

他的漫画事业一度发展得有声有色。“阿拉尼媒体工厂”最卖座的作品包括:《零元素》,主角就像美剧《24小时》中杰克·鲍尔和《007》系列主角邦德的阿拉伯混合加强版;《红心公主》,用漫画重现现代版《一千零一夜》;《手抓饭和冲锋枪》,故事类似“大力水手”吃菠菜变身的桥段。

还有两部已经创作,但由于资金和“文化障碍”未能发布的作品:反映世界末日之际生态战士传奇的《萨拉丁2100》,以及根据真实故事改编、描述约旦军队中女性反恐精英的作品。

“阿拉尼媒体工厂”出品的漫画取得了超过120万册的销售成绩,在只有650万人口的约旦,这相当令人瞩目。

“我们的工作表明,阿拉伯世界的年轻人渴望另一套讲述故事的方式。短短几年,我们就见证了人们对待英雄的态度如何变化。”巴希特说。

他需要复杂、宏伟的英雄制造产业

由于缺乏资金,巴希特的漫画工厂关张了,但他并未气馁,转而着手创作作品《英雄元素》,并且比以往更加雄心勃勃:他想将漫画《英雄元素》搬上银幕和电视屏幕。

他希望打造“阿拉伯世界的迪士尼,为穆斯林孩子讲述全新的故事,展现全新的世界,让他们明白什么是英雄主义,什么是为他人服务”。

这还不是全部。“我们想知道人们如何看待英雄,对他们而言什么是真英雄,以及什么样的英雄故事能被现代中东接受。”给人们讲故事和弄清英雄的定义,对巴希特而言同样重要。

“英雄故事是历久弥新的经典。所有政府都教导孩子不要做恐怖分子,但恐怖分子已先行一步告诉年轻人,”加入我们吧,当个英雄”。哪种方式更具吸引力,高下立见。”

巴希特称,极端分子塑造的是“影子英雄”。“我们与恐怖分子之间尚存在一场叙事方式上的战争。想要取胜,我们就得提供另一种神话。而现实是,这些有毒的故事是阿拉伯和穆斯林孩子唯一能接触到的。”

尽管困难重重,巴希特还是对前景保持乐观。“在中东,62%的穆斯林不足30岁。”“政府不会做我正在做的事情,他们的长项不是沟通,但他们可以授权,让有抱负的社会人士大展拳脚。我们已做好准备,只需很低的成本,就能实现持久的积极影响。”

巴希特需要的是一个复杂、宏伟的英雄制造产业。想象一下,穿着深色西服、戴着墨镜的中央情报局官员们,招募来自世界各地的古怪男孩,这番情节设置和漫画中经典冒险故事的开场是多么相似。

来源:《华盛顿邮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