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谈话成为过去,
没有那么直白,没有那么含蓄,
真诚让心灵颤抖,虚伪令人难以释怀,
我们拒绝、抵抗,发现良心。
我们能否做得更好一些,
当生活只能经历一次,弥补是另一种生活,
怀着深深的愧疚,哪怕只为一点儿拖欠,
双手为女人捧上玫瑰,
在恐怖的小说中,置身于谋杀者的陷井,
正义的五角星向邪恶倾斜,
雪山和草地存在于旷野的历史,
我们永远天真地歌唱,
教化领略到一丝希望。
革命和英雄主义的修辞学,
带来全民饥饿,一个大国的空腹,
装得下反常识,反法律,反人伦,
屠杀者最讲究辩证法,
和个人主观的美。
“一个外国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
我们的话题谈到合葬,无名者的死亡,
野草长满山坡,野花开遍坟头,
我们谈到人类二十世纪的颜色。
我们是一群没有眼睛和耳朵的人,
“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
从过去走回来,完全不需要任何力量,
如果头已经低下,就抬起来,
必要的夜空与必要的星月,
要求我们沉思、自足,
感叹一个民族伟大的命运时,
它仅仅是一次言说,
却迟迟没有发生。

陈家坪,本名陈勇,1970年4月出生于农民家庭。中学时代开始写诗,做过建筑工、工厂工人、打字员,文学杂志编辑,报社记者,画廊总编,创办学术网站。1997年,与廖亦武、汪建辉、蒋浩、蒋骥一起创办民刊《知识分子》。2011年出版诗集《吊水浒》。2014年,与王东东、张光昕、李浩、苏琦、张杭、江汀、昆鸟、戴潍娜共同发起北京青年诗会,进行系列诗歌交流活动。

640

文章来源:作者微信公众号“批评者”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