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b7912f-3632-40bc-a671-80758fae6a3e广州、湖南等地律师出席听证会。(律师提供/记者乔龙)

广州维权人士郭飞雄(本名:杨茂东)、孙德胜被控“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一案的其中一位辩护人葛文秀律师,被广州天河法院投诉拒绝出席庭前会议,相关处罚听证会,星期五在广州市律师协会举行,但投诉人天河区法院未派人赴会。代理律师认为,法院作为案中关键人物却不出庭,应作撤诉处理。也有律师认为,法院作为审判机关,无权投诉律师。

代理维权人士郭飞雄、孙德胜案的两位广州律师葛文秀和葛永喜,去年9月因拒绝出席天河区法院举行的庭前会议,广州市律师协会拟就此处分上述两位律师,葛文秀律师要求召开的听证会,于本周五在广州律协举行。来自广州、湖南等地的律师十多人到场旁听。

8897ddc8-6db4-4475-8a41-5dc86def68cb葛文秀律师听证会在广州律师协会举行。(律师提供/记者乔龙)

葛文秀在听证会结束后,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投诉人缺席听证会:“所谓的投诉人天河法院根本就没有派人出席听证会,这是第一,再有按照广东省律协会员违反纪律处分规则的细则,所谓投诉人应当是委托人,不应该包括所谓公检法公权力,这本身就不符合主体,另一方面他们根本就没有依法,他们也没有什么证据,有一个指令性的,给广州律协的建议,要求怎么处理。

葛文秀委托陈科云、葛永喜等四位律师参加了当天举行的听证会。葛永喜对记者说,鉴于天河法院未派人出席听证会,因此无法确认投诉内容的真实性:“没有办法确认他的投诉材料是不是真实的,你到场之后,要出示原件给我们看,我们要看你所谓投诉我们的材料是不是证实的。按照听证会程序规定,律协纪律委员会要通知投诉人到场,你怎么通知的,你有没有通知,天河法院以什么理由解释不到场(缺席),他们也不给说法。如果天河法院人员不到场,一定是应按撤诉处理。因为无论是民事诉讼,还是行政诉讼案件,原告不到场,都是按照撤诉处理的”。

葛永喜说,如果原告不到场,律协应该放弃投诉人的建议:“如果你不到场,说明你们对所谓的权利并不在乎,这件事情可能是你杜撰出来的,你以后随便想投诉谁,就可以投诉谁,投诉后反正不到场,让我们律师疲于奔命,来应付这些所谓的投诉”。

去年,9月12日,郭飞雄、孙德胜案开庭前,法院以短信方式通知葛文秀开庭。葛文秀表示,法院未按照规定,在开庭日三天之前,通知律师,而是在三天内告知开庭。当他到达天河法院参加庭前会议时,又遭到法院人员刁难,阻止律师带电脑出庭,双方发生争执。于是,葛文秀与另一位陈光武律师拒绝参加庭前会议。最终导致9月12日的庭审延期。

周五上午,部分打算旁听的公民被律协人员,要求核查身份及禁止参加听证。葛永喜说:“我们认为,在任何一个文明法制的国家,显然应该公开的,不需要核对公民的身份,你硬是要赶人家出去,就是说,你不是完全公开”。

记者:今天来了多少律师?
回答:今天应该有十几个律师,深圳的,广州的较多,还有湖南的。

专程参加听证会的湖南律师蔡瑛对记者表示,法院方不能成为投诉人:“根据广东律师行为违法处罚办法,没有规定法院不可以做投诉人。因为他是调节当事人与律师至今的矛盾,以及在执业过程中,当事人的委托人与律师之间产生的纷争,与法律没有关系。即使你作为投诉人,你应该参与本案的听证,要接受对方的质询和程序意见”。

郭飞雄、孙德胜案源于2013年元旦《南方周末》发表的新年献辞,因多处提到“宪政”而遭广州主管意识形态部门大幅度删改,引起报社员工抗议。维权人士郭飞雄、孙德胜等人,因参与声援活动而被捕。该案于去年11月18日在天河区法院开庭。

葛文秀及葛永喜律师于周四晚发布通告称,郭飞雄、孙德胜案是一件赤裸裸的毫无正义可言的政治迫害案,民众可以参见郭飞雄的自辩书、最后陈述及张磊律师、李金星律师的辩护词。自中共建政以来,当局在审理类似政治迫害案件中从来就没有程序正义,审理此案的天河区法院亦完全将刑事诉讼法抛在一边,不依法提前三天通知辩护人开庭,却投诉律师拒绝出庭。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