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异凡:斯大林时期镇压了多少人?

Share on Google+

以国事罪被正式判刑的人数在450万左右,其中被枪毙的约85万左右。这数字不包括在集中营中的死亡人数、集体化中被当作“富农”消灭的人数、大饥荒中死亡的人数。

13592_150520100118_1对斯大林时期的大镇压有各种说法和评价。斯大林时期到底镇压了多少人?说法不一,说少的认为不过80万人而已,说多的认为高达6000万人。人数是不以主观愿望为转移的,必须以事实作为依据。困难在于至今没有看到官方确定的完整的最后数字。作为外国学者,我们只能根据苏联解体以前和解体以后官方和有关学者的各种不同说法进行分析,找到比较接近事实的结论。

一、“镇压”的概念

关于斯大林时期实行的镇压在一些史书中有不同的说法:“大清洗”、“大镇压”、“大恐怖”、“大肃反”,尽管色彩有所不同,说的是同一件事,即苏联20世纪20年代末至50年代初斯大林时期对一大批无辜人员的镇压迫害。这是对社会主义历史上一种恶的现象的笼统说法。它所表达的是对一大批无辜的人们的镇压和迫害,而不仅仅是指一批人通过审判被判处死刑的现象。

吴恩远《苏联三十年代大清洗人数考》给我们提供的是按照合法程序判处死刑的人数。然而,这不是斯大林时期遭镇压或迫害的全部数字。镇压的概念中还应当包括20世纪30年代被当作“富农”消灭的大量农民。谈斯大林时期的镇压,不提这些农民是很不公正的。对农民的镇压迫害是斯大林时期大镇压的有机组成部分。这里包括被直接枪毙的;流放途中因恶劣的条件而死亡的;到达流放地因恶劣的气候和生存条件,缺乏起码的物质装备而死亡的。这些人没有被列入镇压、迫害、枪毙的名单之内,但他们是遭受镇压的最大群体,则是不争的事实。其人数官方至今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我们只知道,按照斯大林的说法是“一千万”或者“几千万”。

苏联时期承不承认“政治犯”是大可怀疑的。以30年代的三大公审案件为例,被判刑者的罪名都是“背叛祖国”、“进行暗杀”、“炸毁桥梁矿山”、“充当外国间谍”等等,这些罪名只能构成刑事犯或国事犯,而不是什么政治犯。资料表明正是在大镇压的高潮的1937—1938年,“刑事犯”人数剧增,这显然不是抢劫、盗窃、杀人的刑事犯人数增加的结果。

被镇压的人中有一些是通过“合法的程序”(即通过法庭)判决的,但更多的是通过非法程序即违背宪法的程序,由所谓“三人小组”、“二人小组”判决并执行的,有的甚至没有经过任何司法程序就被处死的。在列宁格勒案件中,据说有人就是被乱棍打死的。在这种情况下,有多少被镇压者列入官方的统计数字,是有待查清的问题。

劳改营中死亡人数至今官方未能提供确切的数字。这不是秘密,苏联的许多大型建筑工程,如地铁、水电站、运河用的都是劳改犯。这是非常残酷的人力使用方法,例如被派到北极圈工地劳动的劳改犯,他们的服装和其他装备都是无法在那里生存的,更不用说劳动了。这些人据说只能坚持一个星期的劳动,然后就会消失。这样死亡的人应不应该列入镇压的范畴呢?由此可见,镇压的概念中至少应当包括被判刑处死的,关进集中营劳改的、流放边远地区以及因此而死亡的,集体化过程中被驱逐以及因此而死亡的“富农”,还有不明不白消失和失踪的。

如果把范围再扩大一些,还可以包括根据各种非常法律、非常措施(如根据“麦穗法”因捡拾地头麦穗,根据刑法105、107条因不出售粮食)而被判刑的;因集体化导致的饥荒中饿死的城乡居民,等等。不过在这里,本文不准备把范围扩大。

吴文列举的几个官方数字,对俄国的历史学家而言,显然早已不是秘密了,但他们还是说不清楚镇压的规模。对被镇压者的数字之所以存在多种说法,显然主要是因为目前的资料不够完整而不足以揭示出事情的全部真相。轻率地说什么我国学者受“西方和俄国学者观点的影响”因而夸大镇压的数字,是不慎重的。数字是事实问题,只有符合实际与否的问题,而不存在受什么影响的问题。人为地缩小镇压的范围自然可以缩小镇压的人数,但缩小不了客观存在的历史事实。

二、大致的结论

斯大林逝世之后不久,苏联有关当局即开始冤假错案的平反工作,为737182人恢复了名誉。1962年反斯大林行动降温,平反工作几乎停顿。直到20世纪80年代后期才又继续这一工作,至今没有结束,所以官方始终没有公布过确切的被镇压的总人数。各国研究者一致认为,要准确查清斯大林大镇压的牺牲者的数量是不可能的。可能做到的仅仅是得出一个大致数字,或者说关于镇压规模的大体概念。

兹·布热津斯基综合各种统计资料,在《大失控控与大混乱》中得出如下数字:

按保守的估计,斯大林造成了不少于2000万人,甚至可能超过2500万人的死亡。在这一总数中,单就1937—1938年期间,有100万人被枪决,另有200万人死于劳改营。在20年代后期斯大林掌权后的前几年还有100万人被处决。在集体化期间和人为引起的30年代初大饥荒中,有几百万人死亡。罗伯特·康奎斯特在他的著作《大恐怖》一书中估计,总共大约有700万人是斯大林毁灭农民社会中的牺牲品;大约有1200万人则死在劳改营里。此外,还必须加上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和以后被处死的另外约100万人。他说,尽管被斯大林处死的确切数字将永远无法获知,但估计在2000万到2500万人的范围内,不会是夸大的。人口普查统计还表明,除此以外,在斯大林统治期间,苏联人口的生物性灭绝的数字甚至更高。布热津斯基本人是不会亲自去做统计的,他用的显然是他人统计资料的汇总。所以我们需要看看苏联或者当今俄国权威人士的说法。1990年2月13日《消息报》发表《在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一文,介绍了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为无辜遭受镇压的人士平反的情况。文中说,国家安全委员会会务委员会研究了20世纪三四十年代和50年代被无端镇压的人士平反问题。对档案的仔细研究使得有可能确定镇压的规模。1930—1953年间被法庭和各种非司法机关以“反革命罪”、“国事罪”判刑的共3778234人,其中786098人被枪决。被镇压的有党和国家的领导人、大学者、军官、文学艺术家、经济管理干部、工人、农民和契卡人员。1988—1989年,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与苏联检察院搜集了诸如“右派与托派联盟案”、“军事法西斯阴谋案”、“列宁格勒案”、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联合中心”、“平行中心”、“莫斯科中心”案、“马克思列宁主义者联盟案”、“工人反对派案”等等大案的材料。审查了856582人的案件,其中有844740人得到平反。

1991年6月,在苏联解体前夕,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克留奇科夫公布了一个数字:“目前已查明,1920到1953年期间,在苏联约有420万人受到镇压,其中200多万人是在1937—1938年受到镇压的。”由于克留奇科夫的身份,这个数字应当是可信的。1991年10月18日,俄罗斯联邦出台《关于为政治镇压牺牲者平反》的法令,以后又出台了为无辜被判刑者提供赔偿和照顾的法规,为大规模镇压提供根据的指示和命令解密。这时平反工作已不限于斯大林时期,从1917年至1990年的所有类似的案件都进行重新审查。1992年8月3日《消息报》发表了记者对俄联邦安全部的专访,其中报道,1987—1990年为1043750人恢复了名誉。

俄联邦安全部平反和档案处处长安纳托里·克拉尤施金提供了这样的数字:在整个苏联时期(1917—1990年),以国事犯及其他触犯类似刑律判刑的共3853900人,其中827955人被判处枪决。现在国家安全部档案中444888个案件有待审查,其中包括因意识形态原因被判刑的435个案件。

需要注意的是,这300多万未判处死刑的人中有相当大的一部分死在集中营之中。有将近45万个案件有待审查,就是说这些涉案人员没有被计算在385万人数之内。

还有一个权威人士是亚·雅科夫列夫。1987年年底,在苏共中央政治局下专门设立一个委员会处理平反问题,由雅科夫列夫领导。在叶利钦时代,雅可夫列夫继续这一工作。在此期间,委员会为250万人恢复了名誉。毫无疑问,他是能够接触到所有有关材料的人。然而他在《一杯苦酒》中也说,“目前尚无根据可靠文件得出的、能准确反映全国性大悲剧规模的确切数字。”但是他认为,被镇压的韦尔纳茨基院士1939年1月写的日记所说的被流放和监禁的总人数为1400—1700万,“不会有什么夸大之处”。

《一杯苦酒》中提供了一些比较确切的数字。1954年内务部长C.克鲁格洛夫报呈赫鲁晓夫:1930至1953年间遭镇压的人数约为370万,其中76郾5万人被枪决。雅科夫列夫认为,这个数字被大大压低了。其中没有列入内务人民委员部内部监狱的人数,没有在集中营中的死亡人数。遭镇压的农民和被放逐的少数民族的人数也被忽略了。所以应当加上受害于集体化时期的340万人和遭镇压的330万少数民族,这样就超过了1000万人。

由于政治原因进行镇压是恐怖政策的一个方面,另一方面是广泛的惩罚政策。1923—1953年,仅俄罗斯联邦据不完全统计被判刑的人数超过4100万。其中确实有刑事犯,但有数百万人是因上班迟到,未完成规定的劳动日定额等原因而丧失自由的。2000年十月革命节前夕,雅科夫列夫接受记者采访,下面是他同记者的对话:

帕施可夫(记者):“据我所知,斯大林镇压的牺牲者大概有五六百万”。

雅科夫列夫:“不,超过五六百万。实际上,这涉及可以说2000万人,也许还要多。我认为多于此数。天才的学者,韦尔纳茨基院士说是1600万。而我倾向于2000万。全部问题在于,在这些数字中目前还没有把那些尚未正式恢复名誉的人计算在内。例如那些被从其居留地流放到遥远地区的农民,另一些”……帕施可夫:“也就是被作为富农剥夺的”……

雅科夫列夫:“是的,这是被当作富农[而被]剥夺的……他们都带着孩子……发布‘麦穗’令之后,您记得,第一年有120万人被判刑,要知道这一直持续到1953年。甚至1953年斯大林去世以后,还有30万人因为没有出工、没有完成劳动日的任务、捡了‘麦穗’以及其他问题被判刑。”

“我[向总统]提出成立统计政治镇压牺牲人数的各部门联合委员会,最终哪怕得出一个大体数字,准确数字我们是永远不会知道的,哪怕是一个大体的数字,他们有多少人?是谁?在什么地方?有哪些类?不仅有被枪毙的,还有饿死的,要知道……有1000万人是饿死的,死于有组织的饥荒。一次是死于余粮收集制,而另一次是在乌克兰,在我们的南方城市死于有组织的饥荒。与此同时,还出口粮食,卖粮食。”

综合以上的各种说法,可以得出一个大致的概念:以国事罪被正式判刑的人数在450万左右,其中被枪毙的约85万左右。这数字不包括在集中营中的死亡人数、集体化中被当作“富农”消灭的人数、大饥荒中死亡的人数。

现在来做个小结。当时苏联人口约1. 9亿,被直接镇压的人数为2000万左右,占人口的1/10。这个数字就是一般所说的“大镇压”的规模。不过无论如何,本文所提供的仍是一个大致概念,希望以后有更多的解密档案能提供更准确的数字,以彻底解开此20世纪历史之谜。

来源:《世界历史》2003年8月

阅读次数:76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