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于2015年5月20日
Shitao20出狱不到两年,有许多好心的亲友认为,受到政府打击处理近十年,就应当夹起尾巴,看别人脸色行事,以免“人家”心情不爽再来了二次打击。对此,我确实谨小慎微。今天参观庐山会议会址,发现那些被政府打击处理过的一批人,江青姚文元张春桥康生之流名牌照样摆在现场,仿佛历史只是一场玩笑。想想枪口之下大家都和徐纯合命运是一样的。今天还看到拘留所里笑容灿烂的屠夫吴淦的相片。是非善恶,悲欢离合,在我们这个苦难深重的国家真是一场漫长的迷梦。我有恐高症,今天爬庐山含鄱口汉阳峰,心想如果不小心掉下山去,肯定会有五毛和他们的贼爹幸灾乐祸。于是心一横,花巨资在瀑布前照一张标准照片,以纪念我在这一世间所经历的荒谬岁月。

来源:作者微博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