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271413china1苏昌兰(网络图)

5月27日报道5月25日上午九时,刘晓原律师和苏昌兰丈夫孙德权一起到广东佛山市检查院递交苏昌兰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的委托手续并要求阅卷。

案管中心接待人员称,最高人民检察院有规定,律师阅卷要先进行身份认证,然后按指定的时间来阅卷。刘晓原律师说这样的规定给律师办案增加了工作量,阅一次卷还要跑两趟,实在不理解。经过交涉,接待人员才为律师办理了阅卷手续。

刘晓原律师等了一个多小时后,案管人员说还在请示能否让律师阅苏昌兰的案卷。又等一段时间后,案管中心又说,承办检察官没有时间听取我对苏昌兰案的辩护意见,还说要在三日内安排阅卷,今天不能阅卷。律师问什么原因,也不作具体解释。刘晓原律师质疑:最高检已多次下文要解决律师阅卷难问题,要为律师阅卷提供方便。为何这个规定到佛山就成了一纸空文?这不是故意刁难外地律师吗?为阅卷让你等三天。

于是刘律师要求见检察长,要求见承办检察官,案管中心称,他们夹在中间也很为难。

下午,刘律师到南海区看守所门卫室办理进所登记,在他把把律师执业证从窗口递给门卫室保安时看见窗边桌子上有一份南方日报,报纸边上写有“刘晓原==北京来的律师”。

以下为刘晓原律师会见实录:

“会见大厅里,我交了委託材料。佛山市南海看守所不知是条件所限,还是不愿为律师会见提供方便?一个诺大的看守所,律师会见室只有五间,不受会见时间限制的有两间,会见时间限二十分钟的有三间。律师去会见还要排很长的队。据当地律师说,提审室有很多间,检察官和警官来办案是不用象律师那样久等。由于看守所方面没有会见室,只能“选择”20分钟快速会见的方式。”

“下午4时10分才轮到我会见,律师进入会见室会见,不准带公文包和手机,要另存。可我发现,检察官和警官来提审是不用另存公文包和手机,有的检察官还带旅行箱进入(可能是装案卷)。这种做法,明显是歧视律师。按照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只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同意,律师是可以录音录像的,但在南海看守所却被禁止。”

“南海看守所会见室条件实在是很差,我在里面会见仅二十分钟,上衣就湿透了。我不知南海看守所里关押了多少人,如果关押的人多,律师会见的也多,为何不尽快改善一下条件?由于羁押室与会见室有一段距离,把嫌疑人(被告人)带出来,还要给戴黑头套(会见时脱掉,离开时再戴上),这我真是第一次见过。”

“苏昌兰说,在侦查阶段时办案人员曾威胁,说她是思想意识形态问题,可以放过她,也可判她十年八年。办案人员还要她写悔过书、保证书、自首书、投降书。苏昌兰认为,自己是依法参与维权,没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犯罪行为,警方扣的这个政治帽子太大了,让自己心里感到很恐惧。”

“苏昌兰的身体状况不好,特别是颈椎压迫神经引发眼球痛,头也痛疼,心脏也不好。这是苏昌兰被抓近七个月,我第一次会见。时间被限制在二十分钟,二十分钟一到苏昌兰立刻被带走。”

据记者了解,因苏昌兰被关押半年多的时间里一直不允许家属和律师会见,为她呼吁声援的网友天理(陈启棠)也被佛山市南海区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拘。2014年12月31日批捕,至今已被羁押6个月,律师多番申请会见被拒。

苏昌兰的哥哥苏尚伟仅是在佛山市公安局门外举了“苏昌兰无罪、苏昌兰回家”纸牌,被佛山市公安局禅城分局刑事拘留31天。苏昌兰丈夫陈德权拍摄了照片,也被刑事拘留26天。

苏尚伟对于此次律师阅卷、会见被折腾一事说:其实他们内心确实在戏弄普通老百姓,花言巧浯一套套,互相推诿推卸责任。让我们办事找不着门,也很无耐。这是典型的衙门作风!特别是苏昌兰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来说,办案人员刁难,打击报复就更凸显出来。

来源:博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