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我在《即使一句灯谜的话题都不提》的博文里曾写道:

写完那篇《80后猜谜与搜索引擎》,才发现新浪博客也有搜索功能,搜索一下,竟然从中找到一位30多年没有联系的画家和一位近20年没有联系的马鞍山谜友。那位画家饱经风霜,现已旅居美国,居然在国内开了新浪博客,但看来很少登录,几天后我们通过电子邮件才得以联系上。

这位画家就是来自重庆现旅居纽约的薛明德先生。我们相识于1979年的西单民主墙前,他后来在《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中记述了我们的相识:

3月5日,我的巡回露天画展在中国美术馆外东侧的公园里围了一圈,收取参观费1毛钱。有很多人向我提问,各种话题都很有趣,比如对毛泽东的评价等等。有来自河南安阳的刘二安等人热心地帮忙粘贴,把展品挂在绳子上,他还拍摄了一些现场照片,后来曾寄往重庆我的家里。

从北京分手后,我们保持了一段时间的联系,随后又遭遇了同样的劫难,失去联系30多年,这30多年来,从露天画展到行为艺术,他从未放放弃艺术创作,不管生存环境如何险恶,正如2011年在重庆举办《时间的缝隙——薛明德个人油画展》,策展人冯石先生在前言中所说:薛明德是中国当代艺术的先驱,为前辈们所熟知,因其倔强的性情一直备受争议,却又因常年在外而被国人逐渐淡忘。数十年如一日,他用画笔表达内心的情感,强烈的色彩与笔触所记录的,乃是薛先生为艺术之美坎坷奋斗的一生。三十年前,当全国的画家们还在夜以继日地创作政治宣传画时,薛明德就已经开始现代艺术的创作,用表现主义画风和略带印象派风格的笔触来强调色彩表现中富有情感冲击力的艺术理念;而三十年后的今天,当许多艺术家放弃架上绘画这种表现形式的时候,薛先生仍旧坚持他的初衷,用充满冲突的激情来表达着他的艺术追求。
30多年后,通过互联网我们重新建立了联系,来美探亲时,距我们初识恰好35年,我尽快拨通了明德兄的电话,电话里听到他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他盛情邀我去纽约。
4月27日下午,我到达纽约宾夕法尼亚车站,人流如织,明德兄费尽周折才接到了我,我们夫妇便住在了他的画室。35年后的重逢令人感慨万千,我们各自讲述了这些年的经历。在纽约的几天里,明德兄做向导,陪我们参观游览了大都会博物馆、中央公园、联合国总部大厦及纽约市容,远眺了自由女神像,还陪我到中国城书店寻谜书。明德兄曾在曼哈顿时代广场创作行为艺术《白痴》《红绸裹尸》,虽未能亲睹,置身广场却也感同身受不由为之赞叹。离开纽约前一天,明德兄又为我画像。
我曾写过一组七绝怀人诗,其中有一首写给明德兄的:

藩篱未必困奇男,初遇京城断壁前。
冲破云层图振翼,要将美景绘人间。

这其中的“冲破云层图振翼”,既是对明德兄志向的评介,同时也是一条灯谜,谜底即为“露天画展”,“冲破云层”显露出天空,“图”本为计谋或谋取之意,如宏图、图谋,这里“图、画”互扣,别解为用绘画,“振翼”之扣合“展”,抛开其“展翅高翔”而取“展览”意。
我以此诗此谜回赠明德兄。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