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ngan
官方结论仍然以无可动摇的状态盖棺定论着庆安事件。

黑龙江访民徐纯合在庆安火车站被警察公然枪杀事件,检察方的调查结果日前也在社会千呼万唤下终于公布了出来:在调查、核实大量客观证据的基础上,检察机关认定,民警李乐斌是依法执行公务,在处置此事件中使用枪支依规合法。这一结论,与此前警方公布的调查结果相一致。
应该说,检察方的调查结果与此前警方的调查结果都是在不出民众意料中的“相一致”了。虽然网络上大量质疑声从事件开始就存在,尤其后来一批律师冒险介入后,将事件从警察使枪,到公安自己调查公布结果,再到央视以新闻传媒身份出来作结论等等违反法制程序与新闻中立原则的问题进行不断揭露后,官方结论仍然以无可动摇的状态盖棺定论着庆安事件。这就使民众看到任何质疑都无助于接近事实,而任何试图追讨真相的努力必将在现实前化为泡影,官方的最后结论从来不违背于最早的结论。

应该说多年来中国社会发生的诸多引起公共关注的事件,最后结论几乎没有改变最早结论的案例。也就是说,虽然民众、专业律师、人权活动人士通过多种途径来调查事实,但对于官方的结论不会有些许影响。官方永远是最权威而最真理的,这也符合他们一再宣示的理论自信、制度自信、道路自信,其实他们还一直保持着垄断事实“真相”的自信。也就是说,这世界发生的一切永远都是他们说的那样,而别人了解到的,看到的,听到的,乃至亲历的,都是必须符合他们来认定的,否则就都是浮云。

庆安事件从央视结论性播报,到铁路公安自查式结论,再到检方作出所谓的独立结论,无不相互印证,相互呼应。在中国各种公共事件中,新闻与公检系统结论之所以能长久地保持如此高度相一致,皆因他们原本就是一家。诚如网络上有人所言,新闻、公安、检察原本该是魏蜀吴的互相竞争与监督关系,结果却变成了刘(备)关(羽)张(飞)的生死与共兄弟关系。这样一来,监督变成了包容,竞争变成了依赖,真相就必然是谁先说了就都维护谁,保持高度一致,致死不渝。

在庆安事件发生以来,那些民间敢于质疑者,前往调查抗议的人纷纷被抓捕,提出分析的警察被封精神病,网络反对官方结论的言论一律被封杀,如此一来,官方就垄断了对事件发言的话语权,使舆论保持高度统一,进而实现将真相灌输给民众的目的。在这种民众有异议被禁,而官方媒体与公检又休戚与共情况下,中国社会所发生的一切事情的真相就只能是官方需要的“真相”,而不会是事实本身。

官方为了维护自己拥有“真相”的特权,最近舆论管理机构在宣布规管网站服务商的“约谈十条”后,再推出旨在严管新闻来源的“可供网站转载新闻的新闻单位名单”。名单列出381家新闻媒体,分为中央、省份两级。其中,央媒有99家,分别是人民网、新华网等26家中央新闻网站,《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等63份报纸杂志,外交部、国家网信办等10个部委网站进一步管控网络舆论。31个省份的媒体,则分为新闻网站、报刊、电台电视台三类,共282家。名单显示,包括《南方都市报》及上海澎湃新闻网等新锐媒体均被剔除。也就是说这些新锐媒体发布的新闻已经成为了网站转载的禁忌。

从人类历史来看,任何事物的真相都源自人们广泛而深入地从不同角度的调查、探讨。诚如印度寓言所说的瞎子摸象,只有让足够多的瞎子摸足够充分全面的大象,将各自的结论汇总起来,才能形成一个相对完整的大象图案,才能尽可能地接近事实,而如果只让一个盲人摸像,只听一个盲人所言,那么这个盲人所言的像就必将与事实上的像相去万里。因此,人类追寻事物真相,就必须无禁忌,鼓励支持各种社会力量从各自角度来调查分析。而今天中国社会面对一件有争议的事件,却采取了只许官媒公检系统陈说定论,而禁止民间调查质疑,这样的结论只能是一个盲人摸出的大象,而不会是大象本身。

中国多年来之所以在任何发生的具有争议的公共事件上,最后都没能达成官民的相对共识,而是一次次撕裂社会,原因就是对事件的真相没有独立可信的依据。至今可以说,中国官方纵使真正在某次事件上作出了符合事实真相的结论,但可以肯定的是同样得不到民间的认同。其中原因就是权力垄断“真相”太久,民众已经本能地相信官方的一切结论都是远离真相,甚至与真相相反。所以,今天中国社会要想求得真相,要想形成社会共识,必须打破这种权力对真相垄断的局面。如果没有真正独立的民间调查机制引入,没有让民众真正看到权力之外的结论受到平等的尊重,那么共识就永远难以形成,真相就永远是官方独家的“摸象”。如此,社会每发生一次公共事件,就会撕裂一次官民认知,最后社会终有那么一天在这种撕裂中彻底破碎。

庆安事件只有官方的“真相”的结论,没有消弥民间的质疑,虽然在目前“我手上有枪”的情况下,这个结论没有什么力量可以来改变,但是民心在这种结论中急速流失,绝望在这种结论中持续累积,中国社会官民共存的基础在这种结论中进一步崩析。如此,必将有一天枪杆不能压住真相,权力不能垄断结论。到那时再想寻求民众的认同,肯定会为时已晚。

来源:东网

By editor